菠萝网目录

一笙有喜 第770章 拒绝合作

时间:2018-04-28作者:鱼不语
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宋喜将这些人的话如数转给乔治笙听,念叨着不好拒绝,乔治笙看她面带难色,出声道:“他们说什么你不用往心里去,也不用你拒绝,往我身上推,我来解决。”

    宋喜说:“我想帮你挡掉,免得你麻烦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你只需要当好人,坏人我来当。”

    宋喜躺在乔治笙身上,颇为感慨的‘啧’了一声:“以前离远看着,不觉得你有多难,现在走近一看才发现,最难的就是你。”

    都是亲戚,帮谁不帮谁,虽然大家明面上都不敢挑刺儿,但保不齐背地里说什么,也难怪乔治笙宁可落个‘六亲不认’的名声,也绝对不接济天下。

    九月底魏沣主动联系乔治笙,约他一起出来吃饭谈公事,说保育区批文有眉目了,乔治笙跟元宝提起的时候,元宝还挺意外,没想到这么快就有消息。

    乔治笙也好奇魏沣走了哪条关系,直到晚上赴约的时候,包间房门一推开,桌边坐了两个人,其中一个是魏沣,而另外一个……

    魏沣起身,面带笑容的说道:“七少,介绍一下,这位是盛浅予盛小姐,盛市长的千金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跟盛浅予四目相对,前者一贯的面色冷淡,后者也少了从前的执着炙热,像是罩了一张假的面具,只剩下陌生人初见面的礼貌和疏离。

    乔治笙跟盛浅予谈恋爱的时候,除了乔家盛家,以及两人很亲近的朋友之外,其余人一概不知,所以魏沣也不知道面前这两人不仅不是初相识,反而是‘故交’。

    乔治笙看到盛浅予,眼底是一闪而逝的意外,不过他掩饰的很好,进门之后,不接魏沣的话茬,反而不冷不热的说:“有其他人,怎么事先没打声招呼?”

    他声音不辨喜怒,但魏沣却从这话里听出不高兴的情绪,心脏一提,下意识的赔上笑脸说:“这次批文的事儿,要多亏盛市长帮忙,盛小姐临时决定过来,大家一起聊聊保育区改建后的具体事项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不动声色的坐下,魏沣道:“先点菜吧,咱们边吃边聊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道:“不着急。”

    魏沣笑容挂在脸上,明显在打量乔治笙的神情,分析他的心情,正愁着怎么活跃气氛打破僵局之际,一旁的盛浅予开了口:“那就先谈公事。”

    魏沣赶紧顺着话茬下来,出声道:“行,反正都还不饿,我们聊完正事儿再吃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倒了一杯茶,放在转盘桌上移到乔治笙面前,“在座的没有外人,又是我在中间牵的线,所以无论七少还是盛小姐都大可放心,今天我们在这儿说的话,绝对不会有第四个人知道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把茶杯拿走,魏沣又倒了一杯茶,转到盛浅予面前,“盛小姐想入股这次的合作,往后每年抽总利润的百分之二十,前提是保育区解禁批文,以及日后政府重点工程项目扶持。”

    盛浅予把茶杯拿走,面不改色的说: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魏沣说:“我也同意。”话罢,他看向乔治笙。

    乔治笙虽然把茶杯从转盘上拿下来,却一直没喝,此时更是眼皮都没挑一下的道:“我不同意。”

    盛浅予眸子一挑,看向对面的乔治笙,魏沣尚算冷静的问:“七少有什么想法,大家不妨开诚布公的商量一下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淡淡道:“我看这次的合作就没必要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魏沣才神色一变,出声道:“怎么了七少,哪里不满意,都可以商量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对魏沣道:“除了这个项目,你没有其他感兴趣的?”

    魏沣对上乔治笙的目光,很想看出他心里到底在想什么,然而乔治笙那双名贵如黑曜石般的瞳孔,除了让人心悸之外,什么都看不到。

    “十五,你是觉得占百分之二十高了吗?”

    盛浅予突然开口说话,魏沣看了她一眼,只见她眼里只有乔治笙。

    乔治笙却没看盛浅予,依旧是模糊了淡漠和不在意的口吻,低沉着声音说:“跟钱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盛浅予目不转睛的说:“百分之十,换解禁批文和政府重点扶持项目,你不亏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终于抬起眼,看着对面的盛浅予,俊美的面孔上一丝表情都没有,还是那句话:“没有合作的必要。”

    在魏沣看来,盛浅予将占股降到百分之十,这对乔家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买卖,五百亩地,放在那里扔着也是扔着,如果一纸批文下来,一年最少十几二十亿,这还没有合作的必要?那什么才是必要的?

    盛浅予却能轻而易举的从乔治笙眼中读懂他心底的对白,他说没有合作的必要,是不想跟她,跟盛家再有瓜葛,所以哪怕铺好了康庄大道给他走,他还是不肯迈步。

    两人目光交汇,盛浅予当魏沣不存在,一眨不眨的看着乔治笙,她声音沉稳中透露着隐怒,“无论我占股多少,你都不打算考虑?”

    乔治笙不假思索的回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这一刻盛浅予好想朝着他笑,露出一个你行,你真的行的笑容。

    他三番两次伤她,她不计较,得知魏沣找关系要解禁的是乔家的地,她也第一时间主动过来联系,她为什么?还不是为了他!

    然而她换回的又是什么?

    此前是被拦在门外的耻辱,如今是上赶着送上门也不领情的羞辱。

    盛浅予看似不动声色,实则心底的爱已经迅速转化为恨,从前有多爱,如今就有多恨,她终于知道他狠心起来是什么模样。

    整个人都是空的,但盛浅予还是缓缓勾起唇角,漂亮的脸上带着不失分寸的微笑,出声道:“既然是这样,那我们也没有必要再谈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起身,拿着包。

    魏沣急得站起来,“盛小姐……”

    盛浅予淡笑着道:“祝你们谈的顺利,如果以后拿到批文顺利建厂的话,我会亲自过来道贺。”

    这话乍听很礼貌,但细听不无挑衅甚至是嘲讽,魏沣哪里想到三人坐下还没五分钟,这就谈崩了。

    盛浅予要走,魏沣起身出去送,等到再回来的时候,乔治笙也从包间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七少。”魏沣一脸急色,这事儿闹的。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如果你有其他项目想要跟海威合作,随时欢迎,我老婆刚才打电话给我,急事儿叫我回去,不好意思失陪了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