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一笙有喜 第757章 现学现用乔治笙

时间:2018-04-23作者:鱼不语

    元宝坐在轮椅上,只觉得侧身嗖嗖发凉,余光瞥见乔治笙在看他,他不着痕迹的摸了摸轮椅扶手,提醒乔治笙,自己还是个伤兵。

    一帮人前些天才在一起聚过,最近集体活动不少,总在一起玩儿感情越来越浓,桌上说说笑笑都不甚在意。

    不知是谁提起了阮博衍正在追的女人,询问过后发现还在追,霍嘉敏打趣道:“这你就要跟常某人取取经了,就没他追不上的姑娘。”

    阮博衍还没等开口,常景乐马上道:“你少来,打着夸我的名义往我头上扣屎盆子,我多久没谈恋爱了?“

    他这么一说,众人后知后觉,是啊,常景乐单身好久了。

    佟昊道:“你家里还在给你安排相亲?”

    霍嘉敏笑说:“看来是对女人产生恐惧了。”

    戴安娜左边是宋喜,右边是韩春萌,余光扫着正常人是什么样的表情和反应,她照葫芦画瓢,面带笑意,眼神儿还得装出好奇的样子。

    常景乐拿着红酒杯,也不着急喝酒,只把玩着杯柱,不轻不重的叹了口气,半真半假的道:“哎,我现在就希望我家能出个私生子,甭管我爸这边儿还是我妈那边儿,只要能扛起传宗接代大旗的就行。”

    一帮人快被他笑死,这种浑话也就只有从他嘴里说出来才无伤大雅。

    戴安娜其实不是很想笑,但大家都在笑,她也不得不勾起唇角陪笑。

    元宝说:“你要不想走相亲这条路,那就自己找一个喜欢的,带回家里给叔叔阿姨瞧瞧,你爸妈都是挺好说话的人,他们只希望你能早点儿结婚,又不是非逼着你盲婚哑嫁。”

    常景乐双目看着杯中暗红色的葡萄酒,意味深长的道:“我爱的名花有主,爱我的惨不忍睹,夹缝中生存,我都快抑郁了。”

    霍嘉敏说:“抑郁本身抑郁了,你都不会抑郁,你长心了吗?”

    常景乐翻了一眼,“去,果然单久了是病,赶紧找个男人治一治你的尖酸刻薄,同样是女人,你看满桌子有高精尖的,有贤惠的,有可爱的,还有能干的,再看看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就剩下好看了。”

    原本霍嘉敏已经默默地拿起了餐刀,闻言顿时勾起唇角,恨不能把盘中菜都分他一半。

    宋喜小声对身旁乔治笙道:“你看看人家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面不改色,“看什么?”

    宋喜道:“多会说话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看着宋喜,“不喜欢我说话?”

    宋喜在桌下拉着他的手,弯着眼睛回道:“你这款深得我心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没买账,“我看你是没走心。”

    桌上成对的情侣不少,乔治笙和宋喜,韩春萌和顾东旭,还有乔艾雯和凌岳,剩下几个零星的单身狗,还有互相暗搓搓喜欢却不说的,这一桌子人,当真是心思各异。

    饭后大家都准备了小节目,各种才艺表演,还有令人惊喜的,惊讶的,惊骇的小游戏,谁能想到笑话都能讲成惊心动魄险象环生?

    这种馊主意自然是常景乐提的,一圈人坐一起,真心话大冒险的模式,但输的人不讲真心话讲笑话,如果讲不出来就要接受惩罚。

    刚开始乔治笙,佟昊和凌岳都是拒绝参加的,一看也知道,他们三个捆一起就是加粗的冷字,笑话是什么?他们懂幽默吗?

    但禁不住大家架拢,尤其今天是宋喜生日,乔治笙不能不参加,宋喜也拉着他,侧头道:“你玩儿游戏不是一直很厉害吗,也未必会抽中你,别怕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的确有些怕了,天不怕地不怕,但他不会讲笑话啊。

    刚开始玩儿了几轮,戴安娜输了,她面不改色心不跳的道:“之前朋友说,有个电影特别好看,叫什么shan,我说什么shan,《断背山》?她说不是,我猜《观音山》,还不是,想了半天,她自己说《碟中谍shan》。”

    反应快的人一秒钟就乐喷了,韩春萌刚刚在桌上喝了一些酒,脑子反应慢,侧头问顾东旭:“《地中谍山》是什么?”

    顾东旭道:“《碟中谍3》,3shan不分。”

    当其他人笑劲儿过了的时候,韩春萌哈哈大笑,栽在顾东旭身上笑,她这一笑不要紧,其他人又开始跟着笑。

    要说怕什么来什么,从前乔治笙玩儿什么都赢,幸运女神似乎也对他格外偏爱,但今天幸运女神估计出去串门子了,乔治笙好死不死一下中了,桌上所有人都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样子盯着他,怂恿他赶紧讲笑话,毕竟乔治笙讲笑话,这本身就是个笑话。

    宋喜坐在乔治笙身旁,比谁都激动,眼中亮着星光,她还没听过他讲笑话。

    乔治笙不动声色,永远都是一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模样,薄唇开启,镇定自若的说:“乌龟生病了,叫蜗牛去帮它买药……”

    宋喜才听了一句就忍不住把脸埋在乔治笙背后,其余人不明所以,还在听,等到乔治笙讲完,戴安娜第一个带头拍手,“好,特别好笑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手肘怼了下身旁韩春萌,韩春萌慢半拍裂开嘴,“哈哈,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乔艾雯说:“不好笑吗?我觉得特别好笑!”

    霍嘉敏哭笑不得,“你在哪儿听来这么冷的笑话?”

    宋喜躲在乔治笙背后,不忍心露脸,这个锅她不背。

    乔治笙道:“看谁讲了,喜儿讲我就觉得好笑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面不改色心不跳,坦然自若,其余一众人羡慕的羡慕,嫉妒的嫉妒,也有人受不了嫌他们两个天天撒狗粮的。

    游戏一直在继续,笑话不停,有些特别冷,有些则爆冷门,越想越好笑。

    元宝就讲了一个险些把宋喜小到闪了腰的笑话。

    “战场上,弓箭兵因为杀敌太多,被敌军集体包围,队伍里有一对兄弟,他们背靠背举着弓,严阵以待的瞄准,弟弟小声说:大哥,我总觉得他们待会儿会先找咱俩算账。哥哥不解:为什么?弟弟说:教书先生说过,有括号的先算括号里面的。”

    宋喜笑到直不起身,趴在乔治笙腿上,一点儿动静都没有,只见身体发颤。

    其余人是被她给逗笑的,等她半晌直起腰擦眼泪的时候,元宝纳闷儿的问:“有这么好笑吗?”

    宋喜边笑边说:“我在想,那么危急存亡的时候,就不要讲笑话逗对方了吧?万一他们一笑,对方以为他们目中无人,挑衅呢?”

    她说完,其余人又是一阵爆笑。一笙有喜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