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一笙有喜 第755章 好的不灵不好的灵

时间:2018-04-22作者:鱼不语
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午饭在老宅吃,任丽娜预备了一大桌子菜,乔艾雯也在家,还有小杰,他拿着煮好画了涂鸦的鸡蛋送给宋喜,“干妈,生日快乐。”

    任丽娜和乔艾雯都备了礼物,宋喜在客厅挨个感谢的时候,乔治笙去了别处,拿起手机打给佟昊,问:“外面的显示屏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佟昊回道:“说是接到市里通知,让下了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面不改色的问:“什么理由?”

    佟昊道:“没说原因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没再说别的,佟昊试探性的问:“那咱们这边儿?”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挂全天。”

    等到电话挂断,元宝看向床尾处的佟昊,“笙哥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佟昊说:“挂着。”

    元宝靠坐在病床上,若有所思,几秒后说:“八成是盛家。”

    佟昊抬眼道:“管天管地,还管人给老婆过生日了?管的真宽。”

    元宝说:“除了盛家我想不到其他原因,挂个生日祝福又影响不到别人。”顿了两秒,“除了盛浅予。”

    佟昊走到沙发处坐下,脸上露出嘲讽之色,嗤声道:“真以为夜城是他家开的?”

    元宝道:“你说笙哥出事儿的时候,盛浅予和盛宸舟来探望,你没让他们进,还故意让他们在外面等了那么长时间,以盛家人的脾气,能咽下这口气就怪了。”

    佟昊不以为意的道:“我最看不惯他们那副高高在上的样子,盛峥嵘牛什么牛?还不是靠他老丈人上位,凤凰男当的有滋有味儿,还想让笙哥去给他当上门女婿,难道走他的老路?长得不美,想的可挺美。”

    元宝说:“前阵子盛家替祁丞保驾护航,又顺带着敲打我们,意图已经很明显,这回又无缘无故横了一道,看来想井水不犯河水都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佟昊悠悠的看向元宝,“你怕盛家以后会给笙哥使绊子?”

    元宝道:“盛峥嵘就盛浅予这么一个女儿,盛浅予对笙哥是什么心思,大家心知肚明,没能力的人求之不得也就只能认命,要是有这个能力呢,会心甘情愿放弃吗?”

    佟昊眉头一蹙,眼底是赤裸裸的厌烦,开口道:“当初离开夜城的是她,跟乔家划开界限的是盛家,怎么现在不怕乔家连累他们,不怕乔家尾大不掉了?哼……世上哪有那么多便宜事儿给他们占,召之即来挥之即去,当我们是狗啊?”

    没能在最需要的时候陪在身边,等同于放弃,只能同享福不能共患难的人,跟见风使舵的墙头草有什么分别?

    元宝半晌没说话,佟昊瞥眼道:“琢磨什么呢?”

    元宝说:“我在想,下全城的生日祝福,不会是无缘无故。”

    佟昊一脸嫌弃的说道:“那还用想,指定盛浅予跟她爸耳边叨叨了呗。”

    元宝道:“就怕比叨叨还严重。”

    佟昊看着他,眼中有狐疑和不解。

    元宝说:“她有心脏病。”

    佟昊满脸本就不喜欢还平添烂毛病的表情,“我怎么不知道?”

    元宝说:“我记得是贫血性心脏病,以前见过她包里带药,可能平时没那么严重。”

    佟昊问:“那严重呢,会死人吗?”

    元宝说:“盛家拿她当眼珠子看,别说死人,掉根儿头发都不能轻易作罢。”

    佟昊越听越心悬,眉头一蹙,“你怕她气得心脏病发作?”

    元宝不置可否,事实上,好的不灵不好的灵,还真叫佟昊说对了。

    昨晚盛浅予突然病发,大半夜被120接走抢救,好在发现的及时,没有生命危险,医生说是盛浅予最近营养摄入过少,体重也偏轻,加之情绪波动过大,所以导致病发。

    这个病是方慧遗传给盛浅予的,家族病,没办法彻底根治,只能调理,好在这些年盛家精心养着,盛浅予的身体也很少出毛病,上一次特别严重的时候,是家里叫她去英国,她也大病了一场。

    命只有一条,她两次都是因为乔治笙,第一次是没办法,盛家理亏,但这次不同,盛浅予摆明了就是被乔治笙给气的,盛峥嵘勃然大怒,当即叫人把全城的生日祝福都给下掉,短短半小时内,整个夜城只剩下海威大楼还跳动着小狮子happyrthday的字样。

    上头的意思,海威不可能不知道,却迟迟不肯撤,摆明了乔治笙不肯买账,原本盛峥嵘觉得,乔治笙脾气倔,跟盛浅予闹脾气,连带着对盛家有点儿意见,他可以看在女儿和诸多因素的面子上,不予计较,可现在看来,乔治笙压根儿就是要跟盛家作对。

    他三番五次的抛橄榄枝,乔治笙不接也就算了,还接了林栋文的,自古政商结合都要慎重,尤其是高官和巨商之间,这样重要的决定,乔家都敢舍弃盛家,那就别怪他一点儿旧情都不念了。

    盛浅予醒的时候,身旁是方慧和盛宸舟,盛峥嵘不可能一直在医院里陪着,去市里开会了。

    见她睁开眼睛,方慧凑上前,眼眶通红,显然是熬了一夜。

    “小予,感觉怎么样,还不舒服吗?”

    盛浅予脸色煞白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盛宸舟问:“喝水吗?”

    盛浅予还是摇头。

    方慧握着她的手,话未开口,眼泪已经掉下来了。

    盛宸舟抽了纸巾递给方慧,“二婶,别哭了,小予不会有事儿的。”

    盛浅予也开了口,低声道:“妈,我没事儿。”

    方慧道:“小予,心里有什么不痛快的,跟妈说,全家都会帮你解决,不要什么事儿都憋在心里,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妈……”

    后面的话没说完,尽数化作哽咽。

    盛浅予道:“妈,我什么都没想,更不想死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这么吓唬妈,你爸一夜没睡,气得好几次都要给乔治笙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听到乔治笙三个字,盛浅予淡淡琥珀色的瞳孔中很快闪过了本能的痛苦,不过很快,她便开口接道:“别打,不关他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方慧道:“还不关他的事儿?要不是你爸跟我说,我都不知道什么生日祝福,还弄的满城都是,你不喜欢可以跟你爸说,他会想办法,何苦难为自己?”

    盛浅予说:“真的不关他的事儿,我最近可能睡得不大好,昨晚又没吃东西,自己都不知道发作了,别让我爸去找他,丢人。”

    她控制不了伤心,控制不了病情,但总不能把脸丢到宋喜面前,她可以在没人的时候狼狈不堪,但是人前,她就要活得光鲜完美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