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一笙有喜 第744章 重掀波澜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鱼不语

    七月的最后一天,戴安娜的餐厅正式开业了,名字叫queen,起名最初韩春萌还开玩笑说:“queen是女王又不是王妃,应该叫princess啊。”

    戴安娜道:“我没有当王妃的命,靠山山倒靠人人跑,还是靠自己更靠谱一点儿。”

    宋喜道:“不用靠嫁得好来提升身价,我们本来就很好,比起王妃,我更想自己当女王。”

    宋喜这句话一锤定音,定了餐厅名字不说,也更加坚定了戴安娜当独立新女性的信念,宋喜说的没错,谁有不如自己有。

    餐厅开业的前一晚,戴安娜在二层办了个私趴,邀请所有好朋友吃饭,除了元宝,他现在虽然转到普通病房,但之前伤得太重,还不能随便出院,其余人都到了,包括腿脚还有些不利索的乔治笙。

    一帮人热闹到很晚才结束,临走前乔治笙特地跟戴安娜说了句:“提前祝贺你开业大吉,明天喜儿过来,我就不来了。”

    开业当天人太多,乔治笙的确不方便露面,戴安娜微笑着回道:“谢谢,要不是你帮忙,我也占不到这么好的店位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都是朋友,不用客气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众人从里面走出来,大家各自上了自己的车,韩春萌跟顾东旭要去看电影,戴安娜说她不去了,顾东旭说:“上车,我先送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戴安娜道:“不用,你们先走吧,我还有点儿东西没弄完。”

    将所有人都送走,唯独剩下常景乐,他压根儿就没从店里面出来,等她再回去的时候,看到他一个人坐在长长的餐桌旁玩儿手机。

    “回来了?”许是余光瞥见戴安娜,常景乐没抬头,声音如常。

    刚刚人太多,戴安娜都没注意到常景乐没下来,还以为他趁她不注意上车走了呢。

    这会儿人去楼空,二层只剩他们两个人,戴安娜心里说不出的异样,愣了几秒之后,出声问:“你怎么没走?”

    常景乐微不可闻的‘咝’了一声,游戏玩儿死了,他收回手机,抬眼回道:“看看你这儿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戴安娜勾起唇角,笑着回道:“没有了,剩下的都是捡盘子洗碗的活儿,一会儿楼下店员上来收拾,你快走吧。”

    常景乐拿起手边半杯没喝完的饮料,喝了一口之后,出声道:“你不走?”

    “我也马上走了。”

    常景乐说:“我送你。”

    戴安娜下意识的说:“不用了,你忙你的。”

    常景乐道:“我今天什么事儿都没有,没看我连酒都没喝嘛。”说话间,他站起身。

    戴安娜想到今天在饭桌上,佟昊顺手要给他倒酒,他马上说:“今天不喝。”

    佟昊问:“干嘛?待会儿还有事儿?”

    常景乐应声,却没说什么事儿,难道,只是为了要送她回家吗?

    心底不可抑制的往渴望的方向想,戴安娜一边克制,一边又要佯装淡定,她不想把朋友之间的关系破坏掉,所以只能装作若无其事。

    两人下楼,戴安娜跟店员打了声招呼,随后出门上车。

    车内很安静,不说话的时候戴安娜会觉得有些尴尬,所以主动挑起话题,“欸,阮博衍怎么没带上次餐厅遇见的那个女孩儿一起过来?”

    话说上次戴安娜跟田历吃饭的时候,看到常景乐跟个陌生女人一起出现,她还以为他身边有人了,后来他跟她说,是阮博衍喜欢,但女孩儿还在犹豫,他们之间关系不错,所以正在帮阮博衍保媒拉线。

    “还没追到。”常景乐说。

    戴安娜淡笑着道:“阮博衍很好啊,那女孩儿要求太高了吧?”

    她是怕尴尬临时找的话题,常景乐说:“喜欢不喜欢,有时候真要看眼缘,不是好就一定会被人喜欢的。”

    戴安娜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敏感了,她总觉得常景乐话里有话。

    “也是,再好的人也不是所有人都喜欢。”她接了句。

    常景乐唇角轻勾,似笑非笑,“再坏的人也有人喜欢。”

    戴安娜余光瞥见他那张好看的侧脸,心跳漏了一拍,鲜少的慌张,竟然不知说什么才好,正巧这时放在包里的手机响了,戴安娜暗道,这是哪位救苦救难的大英雄,简直不要太及时。

    手机掏出来,看了眼屏幕,屏幕上显示着‘田历’来电字样。

    停顿两秒,戴安娜心底迟疑着要不要接,其实她能感觉得出来,如今她跟常景乐之间比普通朋友多了些什么,但离暧昧还有点儿差距,就更不用说捅破窗户纸,反之田历跟她之间,每次见面聊得都是工作居多,他也从来没有任何僭越之处,但她不是傻瓜,一个男人平白无故对一个女人这么好,可不光是看在同学一场的份儿上,即便现在他没说什么,不代表日后不会有行动。

    身边的这两个男人,一个是她偷偷抱有好感的,另外一个可能是对她有好感的,所以戴安娜莫名的不想在常景乐面前接田历的电话,哪怕三人目前都还是独立的个体。

    所有的这些想法统统在两秒之内闪过,事实上戴安娜很坦然的接通电话,“喂?”

    手机中传来田历的声音,“老同学,你明天早上几点开门?我提前过去,帮你搭把手。”

    戴安娜勾起唇角回道:“太谢谢你还有这份儿心,不用了,你就等上午开业的时候再来。”

    田历说:“客气什么,我明天没事儿,你就说几点过去方便?”

    戴安娜拒绝了几次,田历执意要来,她只好说:“那你十点左右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田历说:“好,你今晚想想还缺什么,我帮你一道带过去。”

    戴安娜一直在道谢,等到后来电话挂断,她以为身旁常景乐会先出声说话,结果等了五秒,车内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真不是她多想,从前她心无杂念的时候,两人在一起总有话题聊,反倒是最近,她一见他就会偷偷紧张,连话都不会说了。

    车内持续安静,越安静越尴尬,越尴尬越不知道讲什么,戴安娜坐在副驾,如坐针毡,脑子里一锅粥,越想冷静,却越发的混乱,很久,已经很久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了。

    她高中就跟黄聪在一起,十年时间,爱情早就磨成亲情,后来连亲情都遭受背叛,就只剩下互相怨恨,再后来,她打赢官司回国,这半年仿佛连恨意都逐渐消失了。

    别人的二十几岁,是人生刚刚开始的时候,而她却像是走到了终点,本以为余生不会再有波澜,谁料身旁会出现这样一个男人,猝不及防,刺中她的心房。一笙有喜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