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一笙有喜 第737章 躲得过枪伤,躲不过生理

时间:2018-04-17作者:鱼不语

    何母带着何裕森的骨灰离开夜城,象征着一个人的落叶归根,同样也代表着一次事件的落幕,此后一连两个礼拜,日子都过得风平浪静。

    乔治笙也是骨骼清奇,受了这么重的伤,中途又伤口崩开一回,普通人怎么也得在床上躺两三个月,然而他不到一个月,竟然已经可以拄拐下地走了。

    元宝也从iuc转到普通病房,每天都是乔艾雯从家里带来的各种补品,时不时韩春萌也会开小灶给他带一份,吃的他直呼腹肌都快退化了。

    前阵子乔家差点儿将整个香港社团掀翻了,经此一役,香港那边现在分外安生,那些躲在背地里暗自观摩的人,总算是见到乔家新一任当家的做派,纷纷避其锋芒,就连暗里使坏都不敢了。

    乔顶祥早就教过乔治笙,对人只需要两种态度,要么以德服人,要么以狠服人,无论是哪一种,目的都是叫对方永远不会也不敢再打小算盘。

    托了这次‘血杀令’的福,香港老旧居民区重建的工程很是顺利,港媒因此特地报道海威集团,夜城这边,林栋文带头发声鼓励,一时间海威正面形象尽显,普通老百姓都是跟着政府走,大方向说什么好,那什么就是好的,谁会知道光明背后的黑暗?谁又会在意正义下的血腥?

    趁着乔治笙分身乏术的空挡,祁家也成功脱险,政府为其发声,表明食品安全和偷税漏税的传闻皆属谣言,并说近期频频发生知名企业和集团被人诬陷事件,有关部门已在追查,如果抓到造谣生事者,务必严厉处分。

    这话是盛峥嵘说的,明着在说造谣生事者,可实际上就是在说乔家和祁家,再细化一些,他已经帮了祁家,那这话就是说给乔家听的,之前的事情到此为止,往后也不要再闹到台面上来。

    元宝现在精神头好多了,躺在病床上处理公事,看到盛峥嵘的这则消息时,他似是自言自语的念叨:“到底还是把盛家给得罪了。”

    佟昊躺在不远处的沙发上,闭着眼睛,像是睡着了,可听到元宝的话,他开口接道:“早晚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只要乔治笙不选择盛浅予,那乔家跟盛家闹掰,也是意料之中的,只看时间早晚罢了。

    元宝道:“祁丞也真会看人下菜碟儿,这是摆明了钻盛家搭不上乔家的空子。”

    佟昊说:“他生错时候了,早生个三五百年,赶上封建旧社会,就他这点儿藏在裤裆里的手段,能把整个皇宫给搅合乱了。”

    元宝似笑非笑,“那他还得换个性别。”

    佟昊不苟言笑,“谁说让他当妃子了?他这气质也就配当个太监。”

    元宝道:“下次见着祁丞,你就这么骂他,比动手打他一顿解恨多了。”

    佟昊道:“我才懒得跟他废话,要不是笙哥不同意,我早把他做了。”

    元宝面色如常,平静的回道:“记着,你是商人,不是混社会的,别动不动喊打喊杀,没素质。”

    佟昊闻言,睁开眼睛,斜眼瞥向元宝方向,无语的口吻说:“你数数自己身上多少个窟窿,怎么好意思说我?”

    元宝说:“我没掩耳盗铃,干用纹身遮伤疤这种蠢事儿。”

    佟昊随手抄起身边抱枕,这是本能动作,可要抬手扔的时候才想到元宝身上有伤,叨念着:“等你好的。”

    元宝嫌他烦,催促道:“走,上别屋待着去。”

    佟昊故意在沙发上寻了个舒服的姿势,重新合上眼睛,淡淡道:“没地儿去了,笙哥那屋就差在门口挂个禁止入内。”

    元宝唇角轻勾,“宋喜在呢?”

    宋喜在乔治笙房里,最近她没排手术,每天来医院就专心陪他,他要洗头,她将他扶到轮椅上,推到浴室。

    轮椅可以放平,他稍稍往上一点儿,脑袋就完全悬空露出来,宋喜一手托着他的头,另一手拿着花洒,动作轻车熟路。

    这种活儿本该护工来做,但宋喜非要亲力亲为,原来他一天最少洗一次头,最近住院已经拖到两天一洗,宋喜从最初的手忙脚乱到现在的镇定自若,过程就是乔治笙的受难史。

    犹记得第一次,她慌里慌张把水弄得他满脸满身,洗个头而已,过后还得换上衣,知道的是洗头,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洗澡。

    宋喜自己都觉着不好意思,但乔治笙什么都没说,只怕她弯腰累着,当天就叫人给她准备了小板凳,这事儿通过佟昊传到元宝耳中,元宝意味深长的说了句:“爱情啊,旁人看着遭罪,没准儿当事人觉得是享受呢。”

    佟昊说:“我现在算是明白什么叫痛并快乐着,你是没看见,洗个头,整个洗手间跟打过仗似的。”

    元宝忽然抬眼道:“你怎么知道没打过仗?”

    两人目光相对,佟昊很快就t到元宝猝不及防的黄腔,别开视线,他刚开始没说话,慢了几秒才道:“笙哥的腿都这样了,不方便吧?”

    打从乔治笙跟宋喜正式在一起之后,除了她大姨妈或者极个别吵架生气的情况,乔治笙从来没‘休息’过,如今生生在病床上熬了一个月,他没被伤口折磨疯,倒是被其他的生理机能搞疯了。

    宋喜给他洗完头用毛巾包住,将轮椅后背升起,出声说:“你先自己擦一下,我给你洗澡。”

    说是洗澡,乔治笙的腿是绝对不能沾水的,宋喜都是洗好毛巾帮他擦,乔治笙随意的擦了几下头发,毛巾搭在一旁,黑色的瞳孔一眨不眨的黏在宋喜身上,都说认真的男人最有魅力,其实认真的女人更让人欲罢不能。

    宋喜洗好毛巾,转身来到乔治笙面前,看着他问:“自己能脱衣服吗?”

    乔治笙上半身好好的,却故意道:“不能。”

    他有他的撒娇方式,宋喜做了个嗔怒的表情,动作却很诚实,伸手帮他解衬衫扣子,待到上衣脱下来,露出整个精壮健硕的胸膛,宋喜边擦边道:“你这么久不运动,腹肌竟然一点儿没变,真是不公平。”

    想着多少人在健身房里挥汗如雨,累死累活也未必练的出乔治笙这么漂亮的腹肌和身形,宋喜撇着嘴,暗叹老天爷偏爱他。

    乔治笙抬起手臂,环着她的腰,把人往怀里搂,宋喜低头避开他受伤的左腿,轻蹙着眉头说:“别闹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硬是拉她坐在自己右腿上,手臂如安全带一般缠在她腰间,让她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下巴一扬,吻上她的唇瓣,他这几天第n次提到:“两个礼拜到了。”一笙有喜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