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一笙有喜 第729章 尽在掌控

时间:2018-04-17作者:鱼不语

    邓晨浑身筛糠似的发抖,趴跪在地上,双手捂着头,却没有说一句求饶的话,捅出了天大的篓子,他知道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他。

    乔治笙始终平静,薄唇轻启,“振兴社是谁跟你在联系?”

    邓晨埋首在地上,看不见脸上表情,带着哭腔说:“他们二当家,程标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给佟昊使了个眼色,佟昊暂时收了枪,转身去外面打电话,等到再回来的时候,开口说:“我叫人去找夏昭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夏昭的名字,伏在地上的邓晨浑身一震,紧接着抬起头,满眼通红的看向乔治笙,连声道:“笙哥,真的不关阿昭的事,我发誓阿昭不知道我把宝哥的行踪卖给振兴社,等到振兴社抓了他妹妹他才知道,是我不够兄弟,我不是人,我连累大家,我自己的错自己一力承担……”

    乔治笙置若罔闻,邓晨见他无动于衷,跪着转身面向一脸肃杀的佟昊,“昊哥,你杀了我,全是我一个人的错,你杀了我,不关阿昭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佟昊眼底卷起一股厌恶,抬脚踹在邓晨心口窝上,直将他踹的整个人往后翻倒,这一下,邓晨直接喷出一口血沫子。

    佟昊拉着脸道:“你他妈也配给人求情?”

    邓晨蜷在地上,爬都爬不起来,五脏翻搅,眼睛血红,这一刻当真比死还难受。

    没多久夏昭就被人带来了,医院这边的换防都由佟昊亲自安排,他并不知道今天是谁当值,但冥冥之中有一种感觉,不妙,果然一进乔治笙的病房,就看到邓晨跪在地上,佟昊拎着枪站在一旁。

    只有刹那间的心沉,不过很快就回归平静,夏昭毕竟是元宝带出来的人,与其说胆子大,不如说心思透彻,有些事儿该来的总会来的。

    乔治笙瞥见夏昭的不动声色,第一反应也不是气愤,而是果然像元宝。

    夏昭绕过床尾,在邓晨身旁跪下,垂着视线,出声说:“对不起笙哥,我没什么好说的,如果可以的话,我想去看一眼宝哥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淡淡道:“因为你身边的人,元宝到现在还昏昏沉沉,他是兄弟,元宝就不是你兄弟吗?”

    这句话太戳人,以至于兀自维持镇定的夏昭,一瞬间被打回原形,将头垂的更低,双手紧握成拳,忍到浑身发抖,他半晌都不说话。

    邓晨伏下去给乔治笙磕头,动作已经非常迟缓,一边磕一边说:“都是我的错,我一命抵一命,不关阿昭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音刚落,身旁夏昭忽然一拳抡过去,“你他妈给我闭嘴!”

    邓晨侧倒在地上,脸上,嘴角都是血,他闭着眼睛,一边抽搐一边流眼泪。

    夏昭直挺挺的跪在乔治笙面前,低头道:“笙哥,我知道是邓晨卖了你跟宝哥,我不仅没说出来,我还告诉他跑路,错在我,我愿意替邓晨受罚,只希望在此之前……你能让我去看一眼宝哥。”

    提到元宝,夏昭攥着拳头,指节都是青白色的。

    乔治笙没出声,身后佟昊道:“你跟邓晨好兄弟讲义气,元宝平日里是怎么对你的?半小时之前他还想害死笙哥跟元宝,你还他么替他求情!”

    夏昭闻言,慢半拍才回神儿,紧接着扑过去揪起邓晨的衣领,血红着眼睛道:“你干了什么?我问你,你干了什么?!”

    邓晨睁开一半的眼睛,很低的声音,带着哽咽道:“阿昭,你妹妹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艹!”夏昭才听到一半就急了,一拳打在邓晨脸上,不解恨,还将他按在地上猛揍,最后是佟昊将夏昭给拽开。

    夏昭疯了一样,嘴里骂着:“邓晨我他么早该让你去死,你该死!”

    事到如今乔治笙和佟昊都看出来了,夏昭拿邓晨当兄弟,因为邓晨曾救过夏昭的命,早年夏昭家里穷,他妹妹生重病没钱治,也是邓晨想尽办法筹钱给治的,所以夏昭没办法供出邓晨。

    可同样,乔治笙和元宝对夏昭有知遇之恩,哪怕振兴社抓了他妹妹,威胁他杀了乔治笙和元宝,他也没办法动手,他像是被架在了天平的两端,往哪一头走都是失重后的万劫不复。

    他知道如果供出邓晨,邓晨必死无疑,振兴社也会杀了他妹妹,所以他叫邓晨跑路,本想等到邓晨跑走之后,他再跟乔治笙和元宝坦白,就说是他卖了他们,这样就算死,他跟妹妹黄泉路有人作伴,也不会放过振兴社那帮鬼,欠邓晨的情,也算是还了。

    可谁想到邓晨竟然跑来杀乔治笙和元宝……

    许是地上弄的到处都是血,乔治笙道:“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佟昊叫来人,将已经半昏死过去的邓晨架出去,又叫人把地弄干净,夏昭跪在那里,不辩解也不求请。

    佟昊对他很失望,毕竟他的不作为也是默认站队的一种,没有伸手去拉他,佟昊只冷声道:“走吧,还在这儿干嘛?”

    夏昭垂着头说:“对不起笙哥,我想去看一眼宝哥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冷漠的说:“不用了,元宝看见你只会更难受。”

    这一句就是将夏昭压垮的最后一根稻草,他当即呜咽出声,像是死都不怕,就怕死之前还惹最在意的人伤心失望。

    后来夏昭也被人带走了,房间中只剩乔治笙和佟昊,两人一个靠在床上,一个坐在沙发上,久久无言。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佟昊率先开口,“我叫人跟振兴社说了,把夏昭妹妹送回来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无言,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佟昊道:“元宝那么看重夏昭,也不会希望他家破人亡,等他妹妹送回来,就让他们离开夜城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还是什么都不说,佟昊道:“你也别太往心里去,人总会有看走眼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几秒之后,乔治笙淡淡道:“谁说我在想他们,我在想老婆和孩子。”

    佟昊侧头看向乔治笙,乔治笙那张脸常年的面无表情,的确让人猜不到心里想什么。

    无语的扯了下唇角,佟昊点着头道:“倒是我想太多。”

    血洗香港帮的命令是乔治笙下的,不排除被激怒后的报复,但更多的是深思熟虑后的考量。一来乔顶祥过世之后,乔家换他掌舵,很多人都在后面坐山观虎,想看他到底有没有乔顶祥当年的魄力,如果他扛不起,那外界分分钟过来鲸吞蚕食,他这样做也是敲山震虎,杀鸡儆猴。

    二来元宝迟迟不醒,身边明显有内鬼,他必须要想个法子让内鬼自己跳出来,怎么跳?逼香港那边坐不住,黑手就一定会联合内鬼再次动作,刚开始乔治笙有怀疑夏昭,但夏昭在医院好多天都没动,机会摆在眼前而不下手,那就说明不是他,所以他叫佟昊换防,把可能的人都叫来医院,这不,邓晨马上就露了。

    乔治笙躺在病床上仍旧算无遗策,佟昊以为他抓到真凶之后心底必定不好受,本想安慰几句,谁料人家想老婆孩子。一笙有喜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