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一笙有喜 第728章 内鬼

时间:2018-04-17作者:鱼不语

    宋喜趁势将小杰抱起来,走进单独房间,她洗了温毛巾帮他擦脸,动作轻柔,声音同样轻缓,“小杰,我知道你听得懂我在说什么,你不是故意哭,只是太想爸爸了对不对?”

    小杰点头,巴掌大的小脸上,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,谁看了都觉得可怜,尤其是不哭不闹的时候,只会让人心疼。

    宋喜说:“最近爸爸有事儿要忙,把你放在干爹干妈这边,干爹你知道吧,就是总爱穿黑颜色的衣服,长得很帅很帅的那个。”

    小杰已经不哭了,安安静静的坐在床边,任由宋喜帮他擦胳膊擦手。

    “干爹最近也有事儿,不能过来陪你,所以让干妈过来带你玩儿,你以前来过夜城吗?夜城有特别特别多好吃的好玩儿的,你是想去爬长城,还是想去看升国旗?要不然干妈带你去逛故宫,你知道故宫以前是谁住的吗?还珠格格住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小燕子姐姐……”

    小杰突然开口,奶声奶气,还有些嘶哑。

    宋喜慢半拍儿才听明白,抬眼看着他,惊喜的接道:“是啊,小燕子姐姐住的地方,你想不想去?”

    小杰乌溜溜的大眼睛盯着宋喜,似乎是不怎么熟,一时间不知该不该答应。

    宋喜在医院工作,也跟小孩子打交道,撒娇卖萌是一把好手,她歪着头说:“你看我长得这么好看,一看就不像坏人,我们交个朋友吧?”

    说着,她伸出手,“你好,我叫宋喜。”

    小杰半晌才伸出手,握了握宋喜的手指尖,“我叫何励杰。”

    “哇,你的名字真好听,是哪个厉啊,厉害的厉吗?”

    小杰很诚实的摇了摇头,“我不会写字。”

    宋喜被面前的小朋友逗笑,拉着他扯东扯西,中途乔艾雯进来,拿着个时下最火的模型,趴在小杰身旁,“帅哥,你会拼这个吗?我不会,你教教我吧。”

    小杰没有马上动,宋喜说:“她是干妈的朋友,你要是会的话,就帮帮她。”

    闻言,小杰这才动手,乔艾雯侧头说:“可以啊。”

    宋喜回以一记得意的目光,心里也很有成就感,原来哄好小朋友不亚于做一场手术,斗智斗勇。

    当晚宋喜没能抽身去医院看乔治笙,因为小杰离不开她,莫名的粘她,任丽娜又粘着小杰,她总不能拖家带口把所有人都带到医院,背地里跟乔治笙打电话的时候,宋喜表达了自己的处境,乔治笙还安慰她,“别来了,好好休息一晚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以为只是一晚,谁料接下来一连几天,宋喜再也没露面,打电话不是在爬长城就是在逛故宫,她连后海的船都上了,累得腰酸背痛腿抽筋儿,又不能抱怨,毕竟这个儿子比亲儿子还要人疼。

    这些天宋喜忙着陪孩子,乔治笙忙着为孩子他爸报仇,原本他说再给南华社一天时间,结果南华社用那一天的时间跟其他帮派火拼,是打算死也要把这帮血口喷人的拉下去做垫背。

    最后没等乔家这边动手,南华社打散了,还把其他帮派一个老大给打死,另外两家重要人员打成重伤。

    如今隔着海都能闻到香港那边的血腥味儿,那边乱了套,传到这边,上层人也都晓得是乔治笙大难不死,开始疯狂报复。

    林栋文曾派人跟乔治笙传话,叫他别搞太大的动静,这件事儿多少人都在看着,别翠城山枪击案没被抓到把柄,这次再被人揪到小辫子。

    乔治笙也叫人回了话,言简意赅:事儿从香港开始,就在香港了结。

    言外之意,绝对不会搞到夜城这边来。

    林栋文知道乔家的做派,早在乔顶祥当家的时候,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,人若犯我斩草除根。

    这次不是幸好乔治笙命大,是元宝替乔治笙躺在那里,明事儿的都知道元宝在乔家的地位,更何况何裕森又死在夜城,乔治笙如果不发飙那才怪了,只是所有人都没想到,乔治笙发起狠来竟然毫不逊色当年的乔顶祥,宁错不放,哪怕染红了整个香港岛,也要把幕后的真凶给揪出来。

    医院这边,除了佟昊几乎二十四小时守着之外,光靠一个夏昭也顶不住,他叫一些信得过的人轮流过来守,这样大家都可以休息。

    终于在事发的第十一天,佟昊亲手将企图给乔治笙和元宝药里下毒的内鬼揪出来,是邓晨,也是跟元宝的人。

    佟昊将他压到乔治笙面前,邓晨早就吓得腿软站不住,扑通一下跪在病床边。

    他额头汩汩的往下流着血,显然佟昊已经在外面动过手。

    乔治笙躺靠在病床上,修长的手指间把玩儿着一根烟,没有点燃的烟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乔治笙声音很淡,也很平静,邓晨却吓得浑身一抖,低着头,哆嗦着唇瓣,颤颤巍巍的说:“他,他们抓了阿昭的妹妹,给了他期限,如果再不动手,就等着给他妹妹收尸……”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这事儿也有夏昭的份儿?”

    邓晨面如死灰,摇头,眼泪和血混在一起往下掉,半晌才找回声音:“不关阿昭的事,全是我一个人的错,我去澳门赌钱输了大几百万,借了高利贷想翻本,没想到输得更多,我不敢说,怕宝哥会骂我,所以……所以我把宝哥的行程卖给振兴社,他们答应我绝对不会做伤害你们的事情,后来他们炸了包国祥的车,本来只是想制造一些混乱和麻烦,让乔家无暇香港居民区改造的事……“

    乔治笙坐在床上,一声不吭,气场却足以让人感受到凌迟之惧。

    站在邓晨身后的佟昊气得直咬牙,一脚踢在邓晨后背上,邓晨猝不及防的往前一趴,虽然没吐出血来,可五脏六腑震得生疼。

    半天才爬跪起来,他垂着头,声泪俱下,“笙哥,我真的没想出卖你和宝哥,振兴社他妈的抓住我卖过一次行踪的把柄,要挟我再为他们做最后一件事儿,如果我不做,他们就把我捅出来,我真的怕……他们保证过,保证过只是想知道你的行踪,绝对不会惹麻烦,我以为跟上次包国祥一样……”

    乔治笙淡淡道:“所以你把翠城山的地址告诉他们了。”

    邓晨趴在地上痛哭,“我真的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车上有我,有元宝,还有我老婆?你不知道这是你第二次出卖兄弟?还是你天真的以为,死去的那些人不会怪你背信弃义?”

    邓晨趴在地上,伸手揪住自己的头发,脑袋砰砰的往地上磕,“对不起笙哥,我对不起你和宝哥……”

    乔治笙不动声色,“包括刚才,你还想亲手杀了我和元宝。”

    邓晨已经完全崩溃,“笙哥,你杀了我吧,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,不关阿昭的事,振兴社知道我跟阿昭关系好,抓了他妹妹,想让他做掉你和宝哥,他不肯,我怎么说他都不肯,不关他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身后‘咔嚓’一声,那是佟昊掏出枪,拉开保险。一笙有喜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