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一笙有喜 第725章 停查,抓鬼

时间:2018-04-17作者:鱼不语

    越是复杂的问题,越是要快刀斩乱麻,乔治笙这边刚刚让佟昊跟林栋文的人见了面,转天刑侦那边就传来确切消息,将此案最终定为持枪抢劫,绑架未遂,警察局停着的几十具尸体被秘密送去火化,反正都是黑市上的人,无亲无故,也不用担心谁会闲的事儿后翻旧账。

    几乎是同一时间,祁氏的几个负面新闻都被政府公开辟谣,刑侦那里也被叫停。

    沈兆易接到通知之后,直接去问关鹏磊,查到一半的案子,为什么要停。

    关鹏磊让沈兆易坐下,云淡风轻的问:“喝茶吗?”

    沈兆易摇了下头,“不喝,谢谢。”

    关鹏磊自己倒了一杯茶,极品大红袍,盛峥嵘叫人送来的,是上头特供的茶叶,不是正部级的官员想都不想要。

    坐在椅子上,抿了一口茶,关鹏磊道:“小沈,别这么急,你还年轻,往后大案子有的是,还愁没事做吗?”

    沈兆易一脸正色的说:“饭要一口一口吃,事儿也要一件一件办,经侦的同事为了这个案子已经加了好几宿的班了,现在突然说停就停,我要给下面人一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关鹏磊依旧是不以为意的模样,淡淡道:“谁管你要交代,你叫他们直接来问我,你啊,就是心眼儿太好使,你要时刻记得,你是头儿,你要他们查什么,他们就要查什么,同样你不需要他们查什么,一句话就够了,哪儿来那么多原因,就像你读书的时候,老师布置作业,难道还要解释为什么这一页不需要背吗?”

    沈兆易知道关鹏磊在跟他打官腔,说来说去,都没说到正点儿上,而且话里有话,也是在敲打他,领导说的话,下面人做就是了。

    可沈兆易是一根筋,坐着沉默半晌,唇瓣开启,直接道:“是有什么不能查的吗?”

    关鹏磊喝茶的动作微顿,不过很快便恢复如常,放下茶杯,抬眼回道:“你要是这么问我,那我只能说,法律面前人人平等,没有什么是不能查的,也没有谁不能查,像你之前查检察院的副院长,局里有阻拦你吗?并没有。但我们都是受过专业训练的人,应该明白什么叫服从,我也是接到上面的指令,有新的工作交给你办,风华地产就到此为止吧。”

    沈兆易最终什么都没说,跟关鹏磊打了声招呼,起身往外走,在他快走到门口的时候,关鹏磊临时叫道:“小沈。”

    沈兆易闻言转身,关鹏磊看着他微笑,“你在经侦的表现很突出,局里领导看得见,上面同样看得见,继续努力,你未来要走的路还很长。”

    沈兆易颔首,“谢谢关局,没什么事儿的话,我先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去忙吧。”

    祁家突然转危为安,乔治笙这边稍一打听就知道是祁丞找了盛峥嵘,他不甚在意,因为眼下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。

    元宝已经醒了,可是每天睁眼的时间前后不超过一小时,更多的时间是在沉睡中度过,宋喜说这是正常现象,身体一时间透支过大,需要在大量的休眠中才能逐步愈合。

    乔治笙的腿,元宝的人,何裕森的死,所有一切都要归结于香港帮身上,继四方堂之后,忠义堂也被灭了,短短几天之内,两个帮派就这么七零八落,像是秋天里的落叶,一阵风过就没有了。

    如今香港那边已经乱成了一锅粥,每个帮派的老大都想方设法的要来夜城找乔治笙,当面表明忠心,同时,众人也人心惶惶,都在担心下一个‘死神令’落到谁家头上。

    无辜的人在喊冤,真凶也掺在其中,真真假假,谁也分不清楚,他们有过联合起来反抗乔家的心,但四方堂和忠义堂**裸的前车之鉴,乔家这棵树太过庞大,与之对抗,无异于蚍蜉撼树,更何况这种想法大家都有,可却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吆喝。

    既然没有领头羊,那么说别的也都是废话,所有人心中想的都出奇的一致,那就是宁死道友,也不要死贫道。

    乔治笙也是早就看透人心,哪怕是一家人还有面和心不合的时候,更何况是全港大大小小几十个帮派之间,如果他们能拧成一股绳,倒叫他刮目相看了。

    然而事实是,在乔家的高压之下,帮派之间彻底撕破脸,所有人都在找刺杀乔治笙,杀害何裕森的真凶,扬言找出来都不用乔家动手,这帮人就能撕了他。

    在第三个三天即将到来之际,香港那边传来消息,说南华社是幕后真凶。

    乔治笙从佟昊嘴里听到‘南华社’三个字,脸上并无惊讶,只淡淡道:“证据呢?”

    佟昊道:“现在他们统一了口径,都在指证南华社,但也都拿不出什么实质性的证据,倒是有几个人说,事发前几日跟南华社的人吃饭,听到他们的人说要有动作,也不知道是真是假。”

    “是真是假对大多数的人而言都无所谓,毕竟他们只要推一个替死鬼出来。”

    佟昊问:“那我们怎么做?”

    乔治笙坐在床上抽烟,弹了烟灰,出声道:“再给南华社一天时间,如果拿不出证明清白的证据,那就随民意了。”

    佟昊应声,乔治笙一根烟抽完,抬眼道:“再给我一根儿。”

    佟昊道:“抽一根儿行了,这是病房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你什么时候开始有公德心了?”

    佟昊道:“宋喜警告过我,不要在你的病房里抽烟,她要是知道我给你烟抽,回头我连门都进不来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她把我烟没收了,我昨晚一整晚没抽一口,就等着你白天过来。”解救我。

    佟昊唇角勾起,笑着道:“这么怕老婆?”

    乔治笙面色坦然:“我是遵医嘱。”

    佟昊马上道:“遵医嘱你不要抽啊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下不去床,急得眉头轻蹙,朝着佟昊伸出手,佟昊嘴上调侃着,可还是递了根烟过去。

    乔治笙才抽了两口,门外忽然传来敲门声,两人同时露出紧张甚至是慌乱的神情,因为这里平时连护士都不进,全是宋喜在负责。

    乔治笙抬手将烟递给佟昊,佟昊接过去之后,快步往洗手间走,乔治笙挥了挥身旁的烟,又喝了一口牛奶,这才道:“进来。”一笙有喜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