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一笙有喜 第719章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

时间:2018-04-17作者:鱼不语
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祁丞找人调查沈兆易的结果是,沈兆易这人在工作上就是密不透风的一块儿铁板,但凡他是个好说话的人,也不会刚上任就把检察院一副局给惹了,据传当初对方也是威逼利诱都用了,沈兆易非但没有服软,反而更加变本加厉,吓得那副局赶紧弃卒保车,免得引火烧身。

    当初宋媛跟他提过,宋喜没跟沈兆易在一起,是宋元青不同意,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沈兆易现在身居要职,反倒宋家潦倒败落,他该很高兴才是吧?

    现在祁丞也是诸事缠身,每一件都够他头疼,他只能抱着试一试的心情,死马当活马医,找关系跟沈兆易见了一面。

    两人约在一处很私密的高档会所,绝对不会有人偷拍或者偷听,祁丞一看到沈兆易推门进来,马上笑着起身,“沈科长,久仰久仰。”

    伸手不打笑脸人,沈兆易跟祁丞握了下手,待到落座之后,祁丞很是热络,客套话说了一大堆,都是吹捧沈兆易的。

    沈兆易好看的脸上没有喜怒,只在中途插了一句话:“祁先生,实不相瞒,这次过来是看在关副局的面子上,最近祁氏涉嫌税务纠纷,我是负责人,我们这样的关系,碰面不符合规矩,所以麻烦你有话直说。”

    祁丞笑容不减,开口道:“沈科长果然快人快语。”

    沈兆易明知祁丞为何而来,也做好打算,无论对方说什么,他不听就是了。

    “沈科长贵人事忙,我也不好耽误你太长时间,实话实说,最近祁氏负面新闻不少,是因为我得罪了一个人,这个人在夜城的势力,只能用一手遮天来形容,我们是被陷害的。“

    沈兆易平静的回道:“我们刑侦只管经济案件,如果祁先生觉得人身或者其他方面受到胁迫,可以报警处理。”

    祁丞苦笑,“如果警察管得了,那这世上不就有王法了?”

    沈兆易说:“没有王法,那我们这些人做的这些事儿,都算什么?”

    祁丞闻言,马上说:“沈科长自然是例外,我说这话不是针对你,只是……哎,有时候无奈又寒心,乔家在夜城势力太大,说整谁,对方只有任人摆布的份儿…”

    话说一半,祁丞佯装不小心才说出乔家,看了看沈兆易的脸色,见他不做声,提了口气说:“沈科长是不畏强权的人,我也不怕点名道姓,没错,这次祁氏陷入负面新闻,就是乔家在背后从中作梗。”

    乔家代表着什么,沈兆易不可能不知道,但祁丞还是不吝笔墨的再次渲染了一番,临了补了一句:“原本乔家就手眼通天,现在乔治笙又跟前任副市的女儿搞到了一起,在上头更是如鱼得水,我……”

    沈兆易原本很淡定,就算祁丞说出花儿来,他也不会眨一眨眼睛,可是……

    “你说谁?”沈兆易打断。

    祁丞停下,“嗯?”

    沈兆易问:“你说乔治笙跟谁在一起?”

    祁丞道:“前任副市的女儿,怎么了,沈科长认识?”

    沈兆易说:“宋元青的女儿吗?”

    祁丞心底暗喜,鱼儿终于上钩了,表面却是一本正经的演着戏,点头道:“是,叫宋喜。”

    这一刻沈兆易脑海中闪过诸多念头,他可以接受宋喜不跟他在一起,也可以接受宋喜心里有了别人,但他从未想过,这个人会是闻名贯耳的乔治笙。

    祁丞见沈兆易半晌没讲话,开口试探性的问:“沈科长,有什么问题吗?”

    沈兆易将所有情绪隐藏,淡淡道: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祁丞道:“沈科长跟宋家有交情?”

    沈兆易面色无异,不答应也不否认,倒让祁丞难以接话。

    两人皆是沉默,片刻过后,祁丞主动道:“不管沈科长跟宋家是交好还是交恶,我说这话都没有怪宋家的意思,只是想表达对乔家一手遮天的不满和无奈,祁氏真的是被乔家诬陷的,沈科长是明白人,也是兢兢业业工作的人,我不想把你的精力浪费在别人的圈套里,这不跟间接把你当枪用一样吗?”

    沈兆易还是不说话,祁丞摸不准他心里想什么,在没提到宋喜之前,他还偶尔搭腔,现在是彻底沉默。

    祁丞试探性的开口道:“说句实在话,我现在被乔家逼到上诉都无门的地步,要不是宋副市被关,我真想当面儿问问他,他当年也说过会惩治恶势力,怎么现在倒让自己的女儿跟恶势力在一起?”

    沈兆易本是视线微垂,闻言,缓缓抬起眼,看着对面义愤填膺的祁丞,出声道:“祁先生连我们关副局都请得动,不至于到上诉无门的地步吧?”

    果然只有提到宋喜,沈兆易才会开口,祁丞心中如此想着,嘴上回道:“跟关副局之间有些交情,他也是见我实在没有办法,这才请沈科长过来一叙,我在来之前也的确做了些功课,打听了一下沈科长的喜好,得知你是个真心为老百姓做事儿的人,我只能和盘托出,希望您高抬贵手,不要让恶人得逞,也放无辜的人一条生路。”

    沈兆易沉默五秒有余,祁丞实在拿不准他心中想什么,不敢贸然开口,只能等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会儿,沈兆易主动开口: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站起身,祁丞眼底有一瞬间的不解,马上跟着起身。

    沈兆易道:“事情经过你也都说了,没有其他事儿了吧?”

    祁丞道:“沈科长你看……”

    沈兆易道:“我不方便在这里待太久,没事儿的话,今天就这样吧。”

    沈兆易走后,祁丞思忖良久,虽然不确定沈兆易的意思,但有一点足以肯定,他还在意宋喜,而且不是一般的在乎,只是祁丞又不确定,这份在乎,到底是求而不得的记恨,还是可望而不可得的希冀?

    如果是前者,那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,如果是后者,说不定他可以帮沈兆易一把,有共同目标的人也是朋友。

    看来,沈兆易这个朋友,他是交定了。

    在盛浅予那里碰了壁,祁丞憋了一肚子恶气,听说她还跑去长宁看乔治笙,热脸贴冷屁股,他是个男人都看不下眼,不知道盛浅予图什么,还说他不如乔治笙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