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一笙有喜 第697章 爱让高贵卑微

时间:2018-04-03作者:鱼不语

    宋喜帮祁沛泓联系长宁的医生,虽说是看在祁未的面子上,但为确保万无一失,还是跟乔治笙提前打了声招呼。

    她直言从前欠祁未一个人情,乔治笙回应的很痛快,“那就趁早还给他。”

    宋喜道:“我看祁未主动联系我,他都不计较祁丞跟你之间的事儿,我更不能小气了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长宁打开门做生意,就算祁丞亲自来,我也接待。”

    宋喜暗道乔治笙骂人不带脏字儿,除了医护人员,好人谁来医院?

    两人抽空聊了会儿天,乔治笙那边有事儿要忙,随后挂断。

    当晚乔治笙要赴市里的一个饭局,局上有盛宸舟,从前乔治笙跟他碰见,都会点头致意,这回倒像是没看见一般,视线掠过去,如若无物。

    盛宸舟心底打鼓,按理说他没惹到乔治笙,前阵子长宁出事儿,盛家也有出面帮其辟谣,且不说乔治笙的性子,绝对不会刻意热络,但还不如从前了……这是因为什么?

    终于等到合适契机,盛宸舟来到乔治笙面前,主动道:“治笙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淡淡的看了他一眼,没出声。

    这一眼看得盛宸舟心下一沉,越发肯定自己的直觉是对的,乔治笙就是故意要疏远他。

    “心情不好?怎么不说话?”盛宸舟看着乔治笙,语气平静又不无关心。

    乔治笙面无表情的时候,天生一张冷漠脸,薄唇开启,出声回道:“跟心情没关系,没什么好说的。”

    盛宸舟唇角轻勾,“跟我没话讲吗?”

    乔治笙淡淡的,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盛宸舟心生诧异,表面上却不动声色,径自道:“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了,有什么话可以直说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看着他,冷淡的道:“我发现你们家人都喜欢让人有话直说,我跟你叔叔直说过,跟盛浅予也直说过,但他们好像听不懂我是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说的如此直白,盛宸舟终是换了一张正色的脸,两人附近没外人,他开口道:“那你跟我直说一下,看我懂不懂你是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是懒得多废话的人,再说一次不是看盛家人的面子,而是从前跟盛宸舟的私交。

    “长宁医院方面,感谢盛市长出面辟谣,如果真如新闻所说,是市里信任海威,我一定不负市里所望,但要是盛市长的私心,麻烦你回去转告一下,我现在已婚,请他把我从未来女婿的名单上剃掉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也顺道转告盛浅予,把我的私人动向转手告诉第三人,这是第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,以前我们只是做不了朋友,我不想跟她当敌人。”

    第一点盛宸舟听明白了,盛峥嵘也跟他提起过,原话是:“我给这小子一次机会,让他明白风向如何,不过是我一句话的事儿,他要是能及时回头,我还是愿意他当我们盛家的女婿。”

    但第二点,盛宸舟不明所以,不由得眼带狐疑,出声问:“小予什么时候向外人透露你的私人动向了?她有多喜欢你,你心里清楚,对你不利的事儿,她从来都不会做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面不改色,唯有眼底飞快的闪过一抹不耐烦之色,“话我就说到这里,念在大家相识一场的份儿上,没必要弄的太难看。”

    说罢,不给盛宸舟再纠缠的机会,乔治笙迈步走开。

    当晚饭局结束,盛宸舟第一件事儿就是打给盛浅予,对方接通,惯常道:“哥。”

    盛宸舟眉头微蹙,问道:“身边有人吗?”

    盛浅予那边停顿片刻,随后道:“我回房间了,怎么了?”

    盛宸舟说:“我今晚碰见乔治笙,他说你向别人透露了他的动向,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盛浅予明显愣了几秒,紧接着有些急的回道:“我没有,我怎么会向别人透露他的动向?再说我们很久都不联系,我都不知道他平时去哪儿,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盛宸舟道:“我也是这么说的,但乔治笙很生气,一副笃定是你卖他的语气。”

    盛浅予平日里很平和的人,哪怕遇见大事儿也很少露出慌乱之色,唯独乔治笙的事儿,再小,在她这里都是天大的事儿,所以她在电话里面就表现出焦急,一口一个没有。

    盛宸舟迟疑再三,终是忍不住道:“还有,乔治笙说他已婚,叫二叔把他从未来女婿的名单上剃掉……摆明了不想跟盛家扯上关系。”

    他原本还想问一句:你不是说乔治笙跟宋喜在一起是假结婚吗?

    但这句话有些残忍,盛宸舟一时间难以开口。

    果然只是说到前一句,盛浅予那头就忽然没动静了。

    良久,终是盛宸舟主动开口,声音低沉:“小予,是不是你弄错了,其实乔治笙他……没关系,天涯何处无芳草,他不爱你,你还缺人爱吗?你不要难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才说到一半,盛浅予忽然道:“哥,我先挂了了。”

    不待盛宸舟出声,盛浅予那头径自挂断,盛宸舟将手机收起,眼带担忧,叹气都是无声的。

    今天是他第一次面对面跟乔治笙聊,也是第一次从乔治笙那里得到明确的态度,早前盛浅予说乔治笙在跟她赌气,包括前阵子长宁风波,也是她求着盛峥嵘帮忙,说乔治笙一定会回头,所以盛峥嵘才帮了。

    可今天一看,根本不是这样的,乔治笙仿佛铁了心要跟宋喜在一起。

    如果乔治笙是两头瞒,那他绝对不会放过他,可刚刚盛浅予的反应,她是早就清楚,在明知道乔治笙不可能回头的前提下,还骗盛峥嵘帮了长宁。

    停车等红灯的时候,盛宸舟心口有些泛堵,一来无奈盛浅予的傻,自欺欺人,忍着伤心还要帮乔治笙,二来……他脑海中总会有意无意的想到宋喜,那个打从第一次见面,就莫名让他目光移不开的女人。

    当时他不知道她是乔治笙的人,只觉得她很特别,宴会上所有人都巴结他,唯有她冷冷的,哪怕跟他面对面,眼底也是掩不掉的不喜。

    从前他百思不得其解,现在他才明白,因为他是盛家人,他叔叔抢了她爸爸的位置,他妹妹是她老公的前女友,她怎么可能看他顺眼?

    许是想的出神儿,红灯转绿后三秒,直到听见后车鸣笛,盛宸舟才反应过来,赶紧踩下油门,他刚才竟然在想,如果乔治笙跟宋喜是假结婚就好了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