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一笙有喜 第689章 活阎王的本来面目

时间:2018-04-03作者:鱼不语

    就这样被前车拖行了不下十几分钟,宋喜正飞快想着脱身的办法,忽然右侧一辆黑色奥迪r8急速掠过,跟前方橙红色跑车保持并行,巴厘岛是左侧通行,副驾车窗降下,里面的男人用英文跟外国男人说停车。

    从宋喜的角度,她根本看不见r8驾驶席上的人是谁,但她认出乔治笙的声音,哪怕是并不多听的英文。

    这一刻,宋喜忽然有些想哭,在最危险的时刻,是他赶来救她。

    然而橙红色跑车上的男人是疯子,非但不停,反而对黑色车子中的人比了个骂人的手势,随后挑衅性的将车子开的更快。

    宋喜把刹车踩死,拖缓速度,轮胎不转,车子在柏油马路上发出刺耳的声响。

    整体车速减慢,但却不是对方忽然靠边停车的原因,好在宋喜及时转了方向盘,车子绕开前车车尾,两辆车没有发生碰撞。

    她有些余惊未退,却更惊讶是什么原因让疯狂的前车停下,直到她看见黑色r8驾驶席车门打开,熟悉的男人阴沉着一张俊美面孔走出来,他绕过车头,手里赫然提着一把黑色手枪。

    几步来到橙红色跑车门口,乔治笙‘咔嚓’一声开了保险,黑洞洞的枪口直接顶在男人头顶,男人吓坏了,缩着脖子,双手举起,宋喜眼睛一瞪,更是吓坏了,连忙解开安全带从车中出去。

    耳边全是两个陌生男人道歉和求饶的声音,宋喜第一反应就是冲上前,把乔治笙手中的枪口移开,这是宋喜第一次摸枪,冰冷的金属,带着死亡和危险的气息。

    她将手枪一把夺过,乔治笙看都没看她一眼,抓着外国男人的头发,将他的脸往方向盘上狠狠一撞,刹那间,空气中似乎漂浮着鼻骨碎裂,血肉模糊的声音。

    男人刚开始还呼喊着,然而猛地一撞之后,只有闷哼声,乔治笙却没停,抓着他的头发,同一个动作,机械性的重复,方向盘上很快印下血迹,副驾处的男人刚开始怕开枪而不敢逃,此刻瞥见乔治笙疯子般的行为,再也克制不住恐惧,推开车门就要往外跑。

    乔治笙松开驾驶席的男人,男人马上往一旁栽倒,脸是垂着的,看不见,唯有方向盘上触目惊心的斑驳血迹。

    副驾处的男人也是吓懵了,哪里不好跑,偏偏往前跑,还腿脚踉跄,自己绊了自己一个跟头,乔治笙迈开长腿走过去,同时抽开腰间皮带,可怜男人还没等自己站起来,忽然脖颈处被什么东西一绕,紧接着一瞬间的窒息感,他被人拖着脖子往后走。

    宋喜亲眼目睹所有经过,整个人愣在原地,发不出声音,也迈不动脚步,眼睁睁看着乔治笙将个大活人像拖货物一样拖到车尾处,他单手解开挂在车上的绳子,竟是想用绳子将男人拖起来。

    宋喜定睛一瞧,男人已是面如紫茄,半睁的眼睛中布满红血丝,她没看过濒死的模样,可大抵也就如此了吧。

    想着,她终于强迫自己动起来,冲上前去拉乔治笙的手,“治笙,放开…放开他……”

    乔治笙不理宋喜,浑身上下充斥着死神的肃杀,这事儿过后很久,宋喜才明白他‘活阎王’的外号,真的不是浪得虚名,这人狠起来,是会要人命的。

    可眼下宋喜想不到这里,她只是不能看着乔治笙杀人,他不听她的,她就把手挡在男人脖颈处,如果乔治笙想缠绳子,只能把她一块儿缠了。

    乔治笙见状,气得胸口上下起伏,却仍旧不看她一眼,勒着男人脖子,将他的头往车尾上撞,男人很快就闭了眼,完全陷入昏迷,宋喜上前死死的拽着乔治笙,把他往后拖,“别打了!乔治笙,我让你别打了!”

    乔治笙松了手,宋喜以为他会气得头也不回的走掉,要么是跟她大发雷霆,结果都不是,他扣着她的手腕,来到r8车门边,打开副驾将她塞进去,她浑身发软,手脚都是颤的,一点儿动静都没敢出,安静的坐进去。

    等到他上车之后,安全带都没系,一脚油门踩下去,车子比她之前开的不知道快了多少。

    原本宋喜心里难过,只想出来透透气,眼下事情变成这样,是她完全没有预料到的,此刻坐在飞驰的车中,心情没有因为速度而平复,反而更加难过,眼泪不知何时掉下来,她低声说了句:“停车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不为所动,宋喜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,不由得提高声音道:“停车,开这么快想死吗?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,她只是担心他的安全。

    乔治笙充耳不闻,宋喜眼泪掉的太多,只好抬手去擦,他余光瞥见,眉心微不可见的一蹙,不多时,他减速,车子靠边停下。

    宋喜垂着视线,乔治笙似是赌气,又似是不忍看,所以侧头看向另一边,过了一会儿,宋喜推开车门下车,迈步往前走,乔治笙见状,紧随其后,两人往前走了百米,再往前就是海边了,乔治笙快走两步,上前抓住她的手腕,“还往哪儿走?”

    宋喜一个字都没说,忽然把头低得很深,从他的角度,只能看到大滴大滴的眼泪往下掉。

    一把将她揽进怀里,宋喜的哭声被他滚热的胸口撞破,终于从无声变成有声,乔治笙抱着她,明明眼底是不舍好心疼,嘴上却狠厉的道:“你知不知一个人跑出来有多危险?这是国外,不是夜城,你是小孩子吗?如果酒店的车没有定位,我上哪儿找你?!”

    如果找不到她,他该怎么办?

    如果她有一丝一毫的损伤,他把那些人弄死又抵得了什么?

    宋喜哭得特别委屈,像是被全世界给抛弃了,乔治笙向来不动声色的面孔,此时充斥着纠结,喉结微动,他抚着她的后脑,低声道:“照片我看到了,不是你想的那样,我没做过对不起你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宋喜闭上眼睛,很想克制住自己的哭声,好像哭了就是认输了,觉得自己不如盛浅予,所以只能在异国他乡撒野,还拖累乔治笙出来找她。

    她从未觉得如此挫败,有些人早早的站在了胜利的终点,嘲笑她的努力和不自量力。

    aq

    瓜.+?子小 说*网  .e. 更新w快 广t告少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