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一笙有喜 第687章 不让他为难

时间:2018-04-03作者:鱼不语

    凌岳俯身打球,“你不天天喊着让我跟你一起玩儿嘛。”

    乔艾雯满眼嗔怪,“该玩儿的时候不玩儿,不该玩儿的时候瞎玩儿。”

    凌岳知道她心里想什么,不动声色的回了句:“你还小,别看人家干什么你就干什么,一点儿主见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乔艾雯眼睛一瞪,“我有主见啊,我的主见明显的不能再明显了,是你不干!”

    凌岳绕到另一侧去打球,头都没抬的回道:“我也有主见,我的主见就是不干。”

    乔艾雯看着他的背影,又可气又…着迷,凌岳就是个看得见吃不到的香饽饽,虽然她成天喊着把他推倒,可这种西天取经般困难的推倒过程,又迷之让她沉沦,其实女人都很纠结的,就好比乔艾雯对凌岳,如果他很好追很好推,可能她也不会如此喜欢他。

    简单易上手的,她都不喜欢,别人做不到的,她才喜欢。

    晚上游艇开回港口,元宝佟昊叨念着这两天没睡好,要回去补觉,凌岳和顾东旭也说没睡好要回去,乔艾雯说:“那干脆今晚男女分帮,我们出去玩儿,你们爱干嘛干嘛。”

    宋喜偷着朝乔治笙使了个眼色,暗道要跟他分开几小时了,随后几个女人直奔巴厘岛最出名的夜市,吃吃喝喝,没有男人在身边的时间非但不空虚,反而更有意思。

    一帮漂亮女人聚在一起,自然惹人注目,这一路就没缺上前搭讪的,哪国人都有,问到韩春萌和乔艾雯,两人礼貌的说:“我有男朋友了。”

    问到宋喜,宋喜更直接,“我老公在后面。”

    就差一个戴安娜,大家都张罗着给她送出去,戴安娜瞥眼回道:“姐姐不是没男人,你们一个个有男朋友有老公的,有什么好显摆的?我还有前夫呢,我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一句话直接让喝椰子汁的韩春萌呛到,宋喜正给她拍后背,一旁的乔艾雯瞪眼说:“哎呀,你都吐奶了!”

    她声音不小,韩春萌抬起头,没等擦嘴先迫不及待的说:“身边人都笑话我了!”

    身边几米内的人的确都在往这边看,宋喜出声安慰:“没事儿,他们听不懂中文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乔艾雯用英文又说了一遍,这回所有人都听懂了,唯独韩春萌没听懂,还纳闷儿好端端的,乔艾雯飚什么英语。

    几人从街头吃到街尾,宋喜手里拎着一罐冰镇啤酒,听着身旁几人尬段子,嘴角就一直没放下。

    约莫两三个小时的样子,几人玩儿累了,坐在马路边吃冰淇淋,宋喜无意间一抬头,看到街对面站着的熟悉身影,黑色棉t,黑色长裤,白色休闲鞋,高高的个子,帅到让人回头的俊美面孔,竟然是乔治笙。

    来的不止乔治笙一人,其余几人也都来了,但宋喜眼中只容得下他一个。

    等到绿灯,一帮帅哥朝着马路对面的美女们走去,这幅画面引得巴厘岛游客和附近商户的注目,原来名花都是名草的。

    后来宋喜被乔治笙单独带走,她问:“你们怎么找来的?”

    乔治笙回道:“你在哪儿我都能找到。”

    宋喜勾起唇角,笑着回道:“偷着吃糖了?”

    乔治笙瞥了眼宋喜左手的冰淇淋,“好吃吗?”

    宋喜点头,“好吃,就在前面,我去给你买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乔治笙伸手抢了她的,她已经吃了一半,原来是尖头的,现在被她习惯性的舔成半圆形,他都没嫌弃,张口就吃。

    她陪他去附近出名的店吃炒饭,炒饭上面放着一层大虾,他夹到她嘴边,都让她吃了。

    宋喜吃了一路,实在撑得不行,两人没有打车回酒店,就这么慢悠悠的牵手往回走,她站在马路牙子上,仍旧比下面的乔治笙矮了半头,加之平衡感又差强人意,走起来左右倾斜,他极为耐心的伸手扶着,走着走着,忽然说了句:“我觉得女儿好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宋喜侧头看向他。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小雯小时候很皮,上蹿下跳,别说上马路牙子,就是上房,我爸都在下面托着。”

    宋喜唇角勾起,“小雯也常跟我说小时候的事儿,爸真的很宠她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你爸也很宠你,所以我觉得生女儿好。”

    提到宋元青,宋喜从马路牙子上迈下来,跟乔治笙手拉手,边往前走边道:“可我觉得儿子好,儿子挺家,就像你,爸不在了,你依然能扛起整个家族,没人敢欺负你,女孩儿就不行,我常想如果我是儿子,是不是可以帮到家里更多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目视前方,出声回道:“你要是男的,我怎么办?”

    宋喜没想到他会这么说,猝不及防的被逗笑,随即道:“不说真爱无关性别嘛,如果我是男的,你就不爱我了?”

    乔治笙一脸正色的回道:“不用考验我的取向,我只喜欢女的。”

    宋喜美眸一挑,“呦,这都没上套儿?”

    她开起了玩笑,乔治笙则出声道:“你是女儿身,男人的心,总会替身边人着想,恨不能上战场也要打头阵,很早之前元宝就说他挺崇拜你的,但现在你是我老婆,天大的事儿有我在,用不着你操心。”

    宋喜差点儿冲口欲出,如果她有能力,就用不着盛家出面解决长宁医院的危机,但话到嘴边,她忍住了,这种事儿于乔治笙而言,是百利而无一害的好事儿,她要怎么跟他说?明知道是自己心里别扭,总不能叫乔治笙为难,一己私欲和大局之间,势必得拿捏的清。

    不着痕迹的垂下视线,宋喜佯装无意的回道:“我们是夫妻也是战友,就许你替我挡枪子儿,还不许我替你挖地雷了?”

    她说的掏心掏肺,谁料乔治笙笑点清奇,竟然被她给逗乐了。

    宋喜侧头瞪他,“笑什么?”

    乔治笙看了她一眼,“挖地雷,你头上还少了条毛巾。”

    宋喜闻言,白了他一眼,“你说的那是偷地雷的!”

    乔治笙唇角明显上扬,眼底也尽是笑意,两人对视几秒,宋喜也‘扑哧’一声被逗笑了。

    回酒店的路,打车要二十几分钟,宋喜跟乔治笙走了好久都没到,她脚上鞋子是新的,有些累,乔治笙看她走一会儿停下来看看鞋,出声说:“脚疼?”

    “有点儿。”

    他说:“我背你。”

    宋喜高兴地站在马路牙子上,起跳趴到乔治笙后背,被他搂着双腿,她离地很远,勾着他的脖子笑问:“累不累?”

    “不累。”

    “受不了就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问:“你背我吗?”

    “行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腿会拖地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我假装背……”

    路灯将两人的影子拉成一条,宋喜朝着影子晃腿,影子中的两条细腿马上如出一辙的摆动,她努力说服自己,盛家爱帮就帮,反正不是乔治笙求的,他们再怎么做也是剃头挑子一头热。

    \s* .e. 全\s*,v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