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一笙有喜 第680章 都是纹身,怎么就不一样?

时间:2018-03-29作者:鱼不语

    ,!

    在巴厘岛的日子,每天都过得像撒开缰绳的野马,蓝天,大海,沙滩,阳光,睁眼就能看到一帮熟人的脸,看个腹纪长腿都是小儿科,毕竟常景乐光屁股游泳的照片还被传到了群里,宋喜躲过了现场直播,终究没躲过后期报道,好在乔治笙嫌群里吵,早就屏蔽了,也不轻易点开看,不然少不了还要吃醋。

    在酒店住了两天,男人们张罗着出海,乔家在这边有私人豪华大型游艇,倒也方便。

    上午阳光大,一群人躲在开了冷气的房间里打牌,惩罚特别耻辱,女的专往脸上画东西,男的除了脸,全身随便画,一般出馊招儿的都没什么好下场,所以刚开局没几把,常景乐就连着坐庄,敞开的衬衫露出一片精壮胸膛,胸前的内衣是佟昊给他画的,脖子上的项链是戴安娜画的,他明明有腹肌,阮博衍偏偏将他的腹肌描了一遍,乍看之下特像假的。

    大家单人单伙,可乔治笙还是明显向着宋喜,他坐宋喜上家,每次都是死磕他上家,然后放水给宋喜,让她一路顺风又顺水,他上家就是倒霉的常景乐,几局过后,常景乐丧着脸道:“不带这样的啊,我要求换位置,快被扛死了。”

    他好多次都能直接出完就走的,然而乔治笙各种炸,炸的他浑身不是‘内衣’就是‘项链’,再玩儿几把,他脱了衣服就能直接出去走秀了。

    阮博衍率先道:“谁爱换谁换,我是不换。”

    是啊,谁坐乔治笙上家谁倒霉,乔治笙是绝对要保宋喜的,玩儿了一个多小时,满桌子所有人都挂了彩,唯独乔治笙和宋喜,一个衣服系的好好的,另一个脸上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常景乐假模假式的把牌往桌上一摔,出声道:“不玩儿了,身上画不下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把烟头按灭,平静的道:“衣服脱了,正面画不下,还有背面呢。”

    常景乐长眸一瞪,“你还是不是人啊?不是你我能一直输?”

    乔治笙已经拿起笔,“少废话。”

    众目睽睽之下,常景乐把身上衬衫脱了,平日里看着他挺瘦的,其实身材很有料,是精瘦的类型,再配上他那张脸,绝对是引女人尖叫的,然而最近天天看,都看麻了,大家只是兴致勃勃的看个热闹。

    常景乐转过去,背身对着乔治笙,当初惩罚规则也是他定的,只要不停笔,一笔画多大都行,乔治笙大笔一抬,足有半分多钟没停,常景乐耳听得身旁人的笑声,蹙眉道:“精忠报国也不用写这么久吧?”

    乔治笙目光专注,唇角难得勾起一丝弧度,淡淡道:“想当岳飞,那你也得先叫我一声爸爸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不光嘴毒,还一针见血,身后站了一堆人,韩春萌和戴安娜眼泪都快笑出来了。

    常景乐一脸焦躁,奈何玩儿的起,生生挺着没躲,后背很痒,他出声问:“嘛呢?”

    戴安娜边笑边道:“你要我给你拍一张吗?”

    常景乐变脸很快,前一秒还在烦,这一秒马上嬉笑着道:“别人不行,戴戴想拍就拍吧。”

    戴安娜对着常景乐的后背拍了一张,拿到他面前,常景乐乍一看,乔治笙在他后面写了半背的字,还是从右到左,从上往下,很是讲究,嘀咕了一声,他放大来看,上面内容是:“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,今天下三分,益州疲弊,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……“

    常景乐边看边低声念,后知后觉,扬声道:“你在我背后作诗呢?”

    阮博衍摇了摇头,“没文化真可怕。”

    韩春萌小声念叨:“看着眼熟啊,是不是初中语文书上必须要背的文言文?”

    顾东旭道:“别问我,我就从来没背过。”

    乔艾雯一脸莫名骄傲的说:“《出师表》嘛。”

    凌岳侧头道:“知道的不少。”他眼底带着打趣般的促销,乔艾雯见状,扬头回道:“那是,我在美国读中文系。”

    她这人生经历简直堪比外国人去东北学普通话,凌岳抬手覆在她头顶,也就是人多,没有下一步动作,可眼里的喜欢昭然若揭。

    宋喜扬起唇角道:“只有我自己觉着小笙哥很帅吗?看看这字体,看看这一气呵成的气势,大家风范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终于写满了常景乐的背,被人问及为什么要写《出师表》,乔治笙把笔往桌上一放,随口回道:“字多。”

    常景乐看不见自己的背,可一扭头,字都写到肩膀上了,面对众人的嘲笑,他只有一点担心,“这特么能洗掉吗?”

    不说还好,说完戴安娜捂着肚子,扶着韩春萌,都快站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宋喜也是笑到眼泪飙出来,一颤一颤的道:“其实挺酷的,乍一看像是纹身。”

    元宝一本正经的说:“我要是你,我就干脆弄成纹身。”

    阮博衍道:“昊子一脱衣服,别人看他后背就吓跑了,你一脱衣服,异曲同工之妙,别人也会吓跑,怕你突然对着他们念经。”

    “哎呦…”戴安娜被戳到笑点,已经笑到上不来气儿。

    宋喜,韩春萌和乔艾雯也都差不多的状态,捂肚子的,抹眼泪的,开启笑声静音模式的。

    常景乐见状,痞里痞气的笑道:“得,看在仙女们的面子上,算了。”

    为博红颜一笑,他什么事儿都做得出来,关键是罪已经遭了,顺道卖个人情,这就是常景乐,上天造他出来,就是专门哄女人开心的。

    除了乔治笙和宋喜之外,大家都是一身花,结束之后马上回房洗澡,别人是在身前,倒也好细,常景乐在往二楼走的时候,嘴里念叨着:“阮阮,一会儿进来帮我洗个背。”

    阮博衍头不抬眼不睁的怼道:“要不要帮你扒层皮?”

    常景乐‘啧’了一声:“我自己够不到嘛,不然用你?”

    阮博衍哼了一声:“好事儿从来没想过我。”

    他不去,爱找谁找谁,常景乐马上看向元宝和佟昊,两人清一色的避开视线,最后他胆大妄为的将目光投向了乔治笙,乔治笙什么话都没说,只眼皮一掀,淡淡的看了他一眼,常景乐立即别开视线,随即不怕死的看向宋喜,“要不宋医生搭把手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