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一笙有喜 第648章坏人偏要狠人治

时间:2018-03-19作者:鱼不语

    宋喜一番话后,护士长当真拿起手机报警,眼镜男瞪着宋喜,几秒后大声道:“报警!警察来了更好,是你们违规操作在前,就你身后那小子,惹急了我让他当不成医生!”

    张观阳欲上前,宋喜伸手一挡,淡定的说道:“你可以再大声一点儿,这条走廊最少住了一百个患者,你把哪个吵犯病,都要赔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正好斜对面病房出来一个患者,特别生气的说道:“吵什么吵?有没有公德心?这屋里还住着心脏病患者呢!”

    眼镜男明显噎了一下,护士长挂断电话,对宋喜道:“宋医生,警察马上过来。”

    宋喜道:“咱们的人先散了吧,该干嘛干嘛。”

    一众人等散开,眼镜男身后的人也有些站不住,一个个你看我,我看你,都在等对方的动作。

    宋喜跟旁边保安说了句:“麻烦看着点儿他们,警察来之前别让人走。”

    这边话刚出,眼镜男身后有人不乐意的道:“你凭什么不让我们走?医院你家开的?”

    另一个人跟着道:“就是,我们想走就走!”

    五六个大老爷们儿,就这么互相一唱一和的……掉头走了,只剩下眼镜男自己站在原地,表情尴尬极了。

    可他还是死鸭子嘴硬,咬死了一句:“随便你找警察还是找律师,你们违规操作还有理了。”

    宋喜都懒得搭理他,叫护士看着病房里的病人,保安看着眼镜男,她带着张观阳进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待到房门关上,张观阳微垂着视线,红着脸,半晌才憋出一句,“对不起…”

    宋喜走到饮水机旁,倒了一杯水,掉头回到张观阳面前,伸手递给他,“为什么道歉,谁说你做错了?”

    张观阳抬头看宋喜,神情还没从愧疚中完全转化回来,露出茫然之色。

    “喝点儿水压压,嘴皮子都吵干了吧?”宋喜把水杯抬了一下。

    张观阳接住,没喝,重新垂下视线,低声道:“我给医院惹了麻烦。”

    宋喜坐在办公桌后,让张观阳坐沙发上休息一下,面色如常的说道:“医院哪天没麻烦?麻烦的患者,麻烦的手术,麻烦的家属,有时候连同事和同事之间都有麻烦,我们不仅要拿手术刀,还要处理各种人际关系,就你刚才的表现,我要批评你一下。”

    张观阳马上身体紧绷,这是上次被宋喜骂过之后的后遗症,现在做恶梦都是宋喜叫他背校训和职业守则。

    本以为宋喜要批评他不守规矩,结果她说:“遇到那种泼皮无赖,你跟他讲理讲得通吗?看他的样子不是缺钱,那就是老赖,故意找借口不想给钱,你跟他说出花儿来,他也不会领你的情,还要反咬你一口,农夫与蛇的故事常听,没想到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吧?”

    张观阳闻言,暗自舒了口气,随即开口回道:“我想起你上次救的那个老人,在人命面前,所有的一切都该退而求其次,规矩是死的,人是活的,我怕我不救,心里会愧疚。”

    宋喜道:“你能这么想,首先就对得起你这身衣服,至于患者和家属的品行好坏,全凭运气,早前你是没看到江主任怎么对付这种人的。”

    张观阳问:“怎么对付的?”

    宋喜说:“江主任建议所有医疗行业将这种患者家属列入黑名单,但凡他别有个头疼脑热需要进医院,让这种人也感受下求助无门的滋味儿。”

    张观阳又震惊又狐疑,“这不行吧?”

    宋喜道:“当然不行了,不过当时那件事儿闹得不小,都上社会新闻了,也引起很大的关注,能让外界引起重视也是好的,别用到我们的时候叫天使,用不到的时候当废纸,我们是人,也有脾气的。”

    张观阳终于露出一丝笑模样来,“你不愧是江主任的学生。”

    宋喜道:“你也不愧是我的学生啊,今天你的选择让我刮目相看,其实很多时候,我们面对的困难不仅仅是手术的难易,更多的是怎么选择,是趋利避害,还是尊重生命。”

    宋喜的一番话,瞬间点燃了张观阳,饮冰十年,难凉热血,他庆幸跟了一个好老师,教会他一个职业应该有的职业操作,甚至是做人该有的勇气和勇敢。

    外面,每天负责跟宋喜的保镖,隔三差五都会来楼上转转,刚刚看到宋喜跟患者家属吵架,保镖没上前,因为宋喜还算是安全状态,这会儿他走去安全梯打给元宝,问需不需要处理。

    元宝交代了几句,保镖挂断电话,一直守在可以观察到病房门口的位置,等了能有二十分钟,眼镜男一边打电话一边走出来,医院里的保安很尽职的跟着,生怕他跑了,眼镜男瞪了一眼,迈步走向洗手间。

    保安没跟进去,保镖戴上口罩跟进去了,眼镜男站在小便池前,正说着:“我在医院,老头子出来转悠犯了心脏病,也不知哪个不开眼的给送协和来了,这边的医生也是缺德,直接给做了个手术,让我交钱,哼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等说完,忽然从后面伸出来一只手,捂住他的嘴,男人尿到一半,一手拿着手机,另一手扶着下面,根本回不过来神儿,身后人也没想让他回神儿,直接揪住头发,猛地往墙上一撞。

    “唔…”

    眼镜男闷哼一声,眼镜和手机都掉了,身后人却没打算放过,揪着站不住的人,将他脑袋按到小便池处,脖子卡在边缘,稍微一按,窒息一般的痛苦。

    眼镜男不敢喊,因为张嘴都是尿味儿,眼睛也睁不开了,顺头淌血,他完全不知所措,混乱中听得身后传来陌生男人的声音:“艹!连自己老子都不救,要不是窗户封死的,我他么把你从楼上丢下去,孙子,你他么惹众怒了,赶紧乖乖把手术费交了,不然你出这个楼门,爷爷把你大胯敲折了!”

    说罢,又揪着头发在小便池上狠狠一瞧,眼镜男闷哼一声,等到身后人松手,他瘫在地上,由始至终连个人影都没看清楚。

    保镖走几分钟,从洗手间里面爬出来一个满脸是血的人,吓得保安大白天差点儿没跳起来,赶忙道:“来人啊,快救人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