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一笙有喜 第640章 爱情,让人如何是好

时间:2018-03-16作者:鱼不语

    ,!

    不知道乔艾雯那边回了什么,凌岳站起身,平日里冷静安静惯了的人,难得见他烦躁的在客厅里走,边走边说:“我是不会疼人,不会给你买冰淇淋,也不会给你拍照,更不会随便对你动手动脚,我只会傻的帮人养鱼,你买的那个鱼,没三天就死了,是我偷着去买了条一模一样的放里面,你看了这么久都没认出来,我看你眼光也不怎么样,小心被那个周政骗!”

    宋喜站在门边,眼露惊讶,小声对戴安娜说:“这醋劲儿,我认识他这么多年,从来没见过他这样。”

    戴安娜靠在墙边,低头看新做的指甲,云淡风轻的说:“你以为只有女人会嫉妒?男人心眼儿小起来,更要命。”

    随后客厅中又传来凌岳的声音,“你还往我头上泼脏水,觉得我跟白倩有一腿,我告诉你,追我的人从心外排到北外,你随便出去打听打听,我跟谁有过暧昧?”

    “啧啧啧。”宋喜摇头,满眼感叹。

    凌岳这回是彻底倒了醋坛子,酒精麻痹了大脑,他自己都不知道说了什么,中途乔治笙给宋喜打电话,他看见想都没想就给挂了,拿着手机继续‘埋怨’乔艾雯。

    后来顾东旭接到乔治笙的电话,不得已,悄悄地穿过客厅,走至对面房间,将手机递给宋喜。

    宋喜正听得入迷,随口问:“谁啊?”

    顾东旭道:“你老公。”

    宋喜闻言,将手机贴到耳边,低声道:“喂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你在跟谁打电话?”

    宋喜回道:“不是我,是凌岳,用我手机跟小雯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道:“我还以为你挂我电话。”

    声音中淡淡的撒娇之意,宋喜转过头去,小声哄着:“当然不是我了,我接你电话高兴还来不及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很好哄,马上说:“我这边结束了,现在过去接你?”

    宋喜说:“我还没听完热闹呢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低沉悦耳的声音传来,“我想你了,一起回家。”

    宋喜闻言,顿时骨头酥了一半,迷迷糊糊就答应了。

    乔治笙半小时之后到的,凌岳拿着手机进了单独房间,宋喜没准备‘夺人所好’,干脆手机不要了,人跟乔治笙一起回去。

    两人进了电梯,宋喜往他身上一靠,乔治笙搂着她的腰,说:“喝了多少?”

    宋喜慵懒的回道:“没喝多少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多少?”

    宋喜仰起头,眯眼看着他,“给你检查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垂目看下去,认识这么久,每天看,依旧觉着她很漂亮,二话不说,他垂下头吻她,等到电梯在一楼停下,电梯门打开的时候,乔治笙已经抬起头,拉着她的手往外走,说了句:“还白掺红。”

    宋喜笑嘻嘻,想说他是狗鼻子,后来一想,根本是狗舌头。

    司机送两人回家,宋喜在车上睡着了,恍惚间睁开眼,是乔治笙抱着她往楼上走,她眯缝着视线,轻声哼道:“回家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男人熟悉的气息包裹着她,宋喜贴在他胸口,身上裹着他的外套。

    两人来到二楼主卧,乔治笙将宋喜放下,出声说:“我去放水。”

    宋喜一把勾住他的脖颈,将他拉低,不由分说张口去咬他的唇,乔治笙岂会拒绝,当即顺水推舟,高大的身体压下来。

    当他进入她时,宋喜惯常难耐的蹙起眉头,口中溢出声音,乔治笙架着她的双腿,每一下都做到最深。

    宋喜今晚格外主动,乔治笙还以为她是喝了酒的缘故,但她今天话也多,抱着他的后背,一颤一颤的说道:“老公,我、爱你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早已神魂颠倒,呼吸沉重,用反应去给她回应,速度更快更猛,宋喜声音越发急促,指腹扣着他的手臂,等他速度慢慢降下来的时候,她才将他拉低,用力抱着他的脖颈,带着一丝哭腔说道:“我们不要分开,也不要吵架……”

    今天看到凌岳给乔艾雯打电话,刚开始听着还能笑出来,可听着听着,莫名的心里很酸,明明两个人互相喜欢,明明就是一张窗户纸的事儿,结果纸还没等捅开,窗户先破了。

    记得很早之前就听过,爱不爱,合不合适,在不在一起,是三件事。

    大千世界,芸芸众生,能相爱已是不易,可有些相爱的人,走着走着就散了,今天凌岳一句‘我就问你,你回不回来?’翻译过来,其实是问她,我就问你,你到底爱不爱我?

    戴安娜说得对,谁也不是谁肚子里面的蛔虫,熟识如韩春萌和顾东旭,也差一点儿就错过了。

    有些人在一起之后方知不合适,而有些人在一起之后,更加恐惧如果当初错过了,那该怎么办?

    宋喜自问,她不是百分百的了解乔治笙,两人隔三差五也会吵架,虽然吵架都是他先低头,可是……

    “老公,你会一直对我好吗?”

    宋喜感受着乔治笙在自己身体中搅起的动荡,明明这份感觉如此真实,可她仍需确定。

    乔治笙猜她今晚一定听到了什么,平时她特自信,时而女王时而公主,却从来不表现出患得患失的一面。

    放下她的腿,乔治笙拉着宋喜的一只手,放在自己心口处,很少在这种时刻讲话的人,破天荒的开口道:“你不是很厉害嘛,摸摸看,这里是不是只有你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宋喜喝的不少,七分醉是有的,掌心微麻,有滚热的温度传来,还有明显比平时跳动更快的节奏。

    两人在说话的时候,乔治笙也没停下动作,宋喜快要死掉,恍惚间有人咬着她的耳朵,对她说:“我爱你。”

    声音已经被快感冲淡,可宋喜不会记错乔治笙带给她的震撼,这个男人,不仅要她的人,同样要她的心,让她一步步沉迷,一寸寸陷入他织下的温柔网,最可怕的是,她竟然心甘情愿。

    身体黏腻,宋喜好几次意识飘移,可她仍旧记得,她曾捧着他的脸,在他耳旁用轻颤的声音说道:“就算吵架,你也只能,跟我吵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正是乔治笙心中所想,他爱一个人,就给她全部,爱也好,怒也罢,只能是她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