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一笙有喜 第639章 酒后吐酸言

时间:2018-03-15作者:鱼不语

    ,!

    “我不是不喜欢她,从前是习惯了一个人,不想再多一个人在身边,两个人又要重新认识,互相了解,花大把的时间和精力在对方身上,最后……可能很小的一个理由,说分开就分开,说不要就不要,我真的怕了,她才二十四岁,什么都好,很可能连段儿恋爱都没谈过,如果我随随便便就答应,那答应之后呢?吃饭,看电影,牵手,接吻,然后带她去酒店还是回家?”

    “说真的,我无所谓,可她呢?她知不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?确定只是想跟我谈段儿恋爱,还是结婚生子?她太随便,伤我的心,我太随便,伤她的心,在我这儿,时间永远是检验爱不爱的唯一标准,我错了吗?”

    凌岳靠在椅背处,目光坚定,可却谁也没看,一口气说了一长串话,简直惊了在座的其他人,跟他认识这么久,从没见他一次性说话超过五十个字,宋喜除外,毕竟两人从前争论学术的时候,凌岳一口气能给她复述课本上某一章节的八百字。

    但他能敞开心扉说句心里话,众人还是喜闻乐见的,戴安娜道:“你怎么想就怎么说啊,说你不是不喜欢她,也不是故意拖着她,你不说实话,很容易就从好男人变成渣男。”

    宋喜撑着下巴道:“实不相瞒,人家亲哥已经表示不高兴了,还以为你是不主动不拒绝,如果再加上一个不负责……”撇了撇嘴,宋喜一脸的意味深长,“别说你是我师兄,你就是我亲哥,也架不住人家亲哥要清理门户了。”

    凌岳酒精上头,神经紧绷,当即开口回道:“是我不想负责吗?是她早找了其他人负责!”

    戴安娜一个原来如此的表情,跟宋喜对视一眼,两人意料之中,说一千道一万,还不是吃醋了。

    像凌岳这种极品闷骚精,越是脸上云淡风轻,心里越是翻江倒海,这些天指不定翻来覆去睡不着觉,憋着生闷气呢。

    韩春萌是不行了,喝多了眼力见儿跟不上,宋喜跟戴安娜心领神会,合着灌了凌岳几杯酒,将他灌了个八分醉。

    戴安娜撺掇,“凌岳,是男人你就给乔艾雯打电话,说你喜欢她,让她赶紧回来。”

    凌岳喝酒不上脸,脸还是白的,唯有眼底熬的略显发红,唇瓣开启,他低声回道:“她删了我所有的联系方式,我找都找不着她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宋喜当场掏出手机,“我打给小雯。”

    戴安娜说:“男人嘛,该爷们儿的时候就得爷们儿点儿,不然叫其他男人抢走了,你后悔药都买不着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宋喜已经拨通了乔艾雯的电话,里面传来嘟嘟的连接声,她转手递给凌岳。

    凌岳将手机贴在耳边,不多时,对方接通,熟悉的声音传来,“嫂子。”

    两个字,凌岳心痛了一下,自从上次吵完架到现在,好几天没听见她的声音,夜里睡不着觉,翻来覆去想着她,还有她身旁的那个男人,他看得出周政对乔艾雯不一般,她自己呢?

    她知不知道有人对她虎视眈眈?

    “喂?嫂子?”

    半晌没听到说话声,乔艾雯那边又叫了一句。

    饭桌上鸦雀无声,戴安娜跟宋喜起身往别处走,顾东旭也把韩春萌拉去一旁,凌岳就这样拿着手机坐在椅子上,默不作声,长达十秒。

    乔艾雯是个聪明人,很快就察觉异样,然而她没有马上挂断电话,而是试探性的说了句:“信号不好,我挂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凌岳下意识的动了动唇瓣,低沉着声音问:“你在哪儿?”

    果然是凌岳,乔艾雯那边停顿片刻,随后不动声色的回道:“有事儿吗?”

    凌岳视线微垂,睫毛挡住眼底的神情,醉后身上的疏离感被晕染成淡淡的慵懒,远处两个房间,房门都开着,其余四个人分别竖耳听着,暗道年度表白大戏即将拉开序幕,关键别人的表白也就算了,这可是凌岳的啊,活久见。

    正想着,凌岳那边已经兀自开口,声音不冷不热:“耽误你了?”

    乔艾雯冷淡的应声:“是,有话就说,没事儿我挂了。”

    凌岳唇角扯起一抹自嘲和讥嚣,“现在有其他人陪你,每天乐不思蜀,也不用想着回国,真好。”

    乔艾雯顿了几秒,出声回道:“你到底打电话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凌岳说:“恭喜你啊,无论走到哪儿都有人陪,给你买冰淇淋,给你拍照,海边好玩儿吗?夜城没有海,怪不得你不愿意回来。”

    说起拍照,凌岳心底醋火升天,他手欠去翻乔艾雯的微博,她微博更新了一组在海边拍的照片,她戴着蓝色的太阳镜,笑得很是灿烂,看小图他就觉着太阳镜反光,她对面似乎能看到人影,果然放大一看,镜面中映照出一抹男人的身影,几乎是立刻,凌岳就想到周政。

    他快要气死,哪怕乔艾雯穿的是t恤和牛仔裤,可她的笑容刺伤他了。

    乔艾雯道:“夜城不光没有海,还没有我想见的人,为什么要回去?”

    凌岳被气笑了,顺势回道:“我看那个周政挺好的,不就大你不少吗?没关系,反正你喜欢比你年纪大很多的,年纪大知道疼人。”

    乔艾雯嗤声回道:“不是年纪大的就会疼人,有些人别说三十,活到三百也就那样了,不过你还是说对了一点,政哥真的很好,也知道疼我…”

    凌岳陡然变了脸色,几乎咬着牙叫了声:“乔艾雯!”

    宋喜跟戴安娜在房间门口戳着,前者脸色都变了,酒也醒了,好几次都想冲出去把手机抢回来,“叫他表白,不是叫他扎心的。”

    戴安娜拉着宋喜,老神在在的回道:“让他吵,有些话不吐不快,更何况是酒后吐真言的酸话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问你,你回不回来?”凌岳拿着手机,这会儿醉意已经明显。

    乔艾雯那头稍顿,紧接着说:“我要是不回呢?”

    凌岳睫毛轻颤,半晌才从唇缝中挤出声音:“我跟你到底是谁不负责任?主动撩我的人是你,撩完就跑的人也是你,乔艾雯你告诉我告诉我,你到底是喜欢我还是耍我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