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一笙有喜 第633章听老婆的话

时间:2018-03-14作者:鱼不语

    在协和每年患者流量高峰期之际,江宗恒能放凌岳一个礼拜的假期,不得不说,这是真心疼他,然而凌岳没待到一个礼拜就提前回来了,宋喜跟韩春萌都惦记着,没见到人之前就想着问问情况,然而等她们见到凌岳之后,彻底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韩春萌是不敢,宋喜是不用。

    凌岳不过去了美国几天,又抽条子了,肉眼看得见的瘦,知道的是去找人,不知道的还以为去抽脂整容了。

    他心情不好跟宋喜大相径庭又异曲同工,两人都会装作没事儿人的样子,不过宋喜会特严厉,就像现在几个实习生都能根据她的反应判断她当天的心情,而凌岳正相反,他越是心情不好,越是对人和善耐心,像是生怕人看出他心底藏着什么事儿。

    一米八六的大男人,每天吃的比猫少,做的比牛多,一头扎进手术室,不到下班不出来,话少得可怜,韩春萌私下里跟宋喜说:“你快劝劝偶像吧,看着真让人难受。”

    宋喜叹气,“劝了,可也要他听才行啊,他现在每天靠光合作用活着,不知道能撑多久。”

    韩春萌不敢去劝凌岳,但是鬼点子多,眼球一转,出声道:“找江主任,只有他能治得了凌岳。”

    宋喜无奈,“老师最近也很忙,晋升加手术,一堆事儿要做,我都怕他知道了要上火。”

    韩春萌说:“凌岳这边都要命了,上点儿火就上点儿火吧,谁让你跟凌岳都是主任掌心肉呢。”

    宋喜也是没办法,偷着去跟江宗恒打了小报告,江宗恒听后很是生气,“这不胡闹嘛,我也是最近忙得没空注意你们,一不留神他就给我来这套,三十多岁的人了,还跟小孩子似的,脑西搭牢了……”

    宋喜闻言忙道:“老师,您可别再骂我师兄了,有话好好说。”

    以凌岳现在的状态,宋喜怕他挨着江宗恒的骂,中途就要晕过去。

    江宗恒嘴硬心软,回头找凌岳聊天,刚开始走的温柔路线,奈何凌岳死扛,说没事儿,气得江宗恒没三分钟就变脸,不容置喙的道:“从明天起给我下去坐门诊,这种状态天天泡手术室,你觉得你技术过硬,我觉得你没有医德!”

    到底还是一通臭骂,不给凌岳解释的机会,直接赶出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楼上又少了一位能操刀的,有资格当主刀的医生更加忙,更何况这里面还不乏骑驴找马,三心二意的。

    杜慧楠私下里去长宁面试,她是夜城协和从海城协和高薪挖过来的,然而人欲无穷,人往高处走,她有这种想法也没什么毛病,只不过面试官打开电脑之后看了一眼,紧接着淡笑着回道:“不好意思杜医生,我们这边不能聘请您。”

    杜慧楠闻言一愣,不由得问:“有什么问题吗?”

    她没聊任何福利薪金,怎么光报上身份和名字,就说不行了呢?

    面试官也很直白,“我们电脑里面会有一份不能录用的人员名单,杜医生也在里面。”

    行业‘黑名单’,就像搞金融和搞法律的,只要有过污点,就会全行通报,相当于信誉失效,同样医生这行也有。

    杜慧楠听后更加惊讶了,眸子微瞪,出声道:“会不会搞错了?我目前就职于协和心外,之前受聘于海城协和,如果我的职业操守有任何问题,协和也不会留我在那里工作。”

    面试官道:“我仔细看过您的资料,没错,没有重名,也没有搞错。”

    杜慧楠脸色难看,“那为什么我会在行业黑名单里面?”

    面试官说:“我们的电脑档案,仅针对于来长宁面试的人,您非要说是黑名单也可以,但不一定是您指的行业黑名单。”

    杜慧楠反应了数秒,试探性的问:“你的意思,只是长宁不接受我?”

    面试官笑得礼貌而疏离,“可以这么说。”

    杜慧楠没有发脾气,而是冷静的问:“我能知道原因吗?”

    面试官淡笑,“不好意思,我也只是遵照上面的名单办事儿,并不知道具体原因。”

    杜慧楠从长宁走后,比起不能跳槽去更好待遇的医院,她更在意的是,偌大一个长宁,为什么要跟她过不去?而且长宁现在都没全面营业,她更是初次过来,怎么就得罪了?

    乔治笙晚上难得有空,来医院接宋喜出去吃饭,她刚坐进副驾,下意识的往那儿一瘫,说了句:“可累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道:“怨谁?”

    让她去长宁她不去,带花园的房子都没把她哄住,死活要跟这儿遭罪。

    宋喜噘着嘴道:“我是江主任的关门学生,他回来了,我走了,院长怎么想?而且现在正值下任院长……”

    乔治笙开着车,目视前方,淡淡道:“得,我说一句,你一百句在后面等着。”

    宋喜嘀咕:“本来就是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又侧头跟他撒娇:“你们长宁能不能不挖我们协和的墙角?最近搞得院里人心涣散,大家在手术台上聊得都是跳槽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人为财死鸟为食亡,你自己清风道骨,总不能拦着别人人间烟火。”

    宋喜瞥了一眼,暗道他损人都别出心裁。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叹了口气,她心底盘算着晚上吃点儿什么好。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等你们下任院长选出来,不管是不是你老师,赶紧来长宁,看不得你每天出去给别人当牛做马。”

    宋喜靠在椅背上,侧头道:“欸,如果我老师没选上院长,你能高薪挖他去长宁吗?”

    乔治笙磕都没卡一下的回道:“为什么不能?只要你喜欢,协和的树我也给你栽倒长宁的土里。”

    宋喜瞬间唇角高扬,笑着道:“嘴巴抹蜜了?”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你买的唇膏挺好用。”

    宋喜马上巴拉巴拉说了很多,乔治笙从前完全不care这些东西,如今也能听个七七八八。

    两人随便闲聊,乔治笙忽然说:“之前在你们医院嚼舌根子那个,姓杜的。”

    宋喜眸子微挑,“杜慧楠吗?她怎么了?”

    乔治笙道:“下面人说,她来长宁面试。”

    宋喜不冷不热的道:“意料之中,她从外地挖过来的,心本来就不在我们这儿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长宁拒了。”

    宋喜侧头问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乔治笙面不改色的回道:“你不喜欢的,我为什么要让她占便宜?”

    乔治笙的立场很清晰,哪怕杜慧楠是再世神医,当代李时珍,他宁可去别处高薪挖扁鹊,也绝对不会用一个的罪过自己人的人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