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一笙有喜 第626章 看心看多了,也想看看肠子

时间:2018-03-12作者:鱼不语
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凌岳这个高精尖的活机器请假之后,心外的医生更忙了,宋喜身为‘拼命三娘’,以身作则,什么难手术大手术,她都抢在前头,院里也是为了稳定军心,放出话来,给最近加班加点儿的医护人员提升福利。

    宋喜忙得脚打后脑勺,就连乔治笙约她,都得提前打招呼,他说最近有个商业酒会,想让她一起去,宋喜本不愿去,他强烈要求,她也只好同意,结果等到当天她才后知后觉,为什么乔治笙执意要她来。

    她在酒会上看到盛浅予,盛浅予和盛宸舟都来了,作为盛家人出席商业场合,那就不单单是纯商了,果然私下里问乔治笙酒会什么性质,乔治笙低声说:“市里为答谢部分商人纳税和创收举办的。”

    官商本就是互惠互利相辅相成,当官的拿什么当政绩?最明显的就是在位期间为本市拉动多少经济创收,所以巨商背后定有高官,类似的聚会酒会,每年必会举办几场,尤其是盛峥嵘刚从外地调来,虽背靠方耀宗,可在夜城本地经济根基不稳,必定要联络当地富商,以稳脚跟。

    酒会上不见任何市领导,可宋喜先是看到盛家人,随后也看到林栋文的侄子林洋,林洋还主动过来跟两人打招呼:“乔先生,宋小姐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略一点头,宋喜微笑着道:“好久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林洋脸上也带着笑容,“是啊,我还记得咱们在岄州碰见那回,当时觉得好巧,谁想反而在夜城见面的机会少了。”

    宋喜说:“医院那边平时太忙,今天要不是他拉我过来,我这会儿就在家看病历了。”

    林洋笑着夸赞宋喜敬业,随后道:“宋小姐有空的话,还是要多陪乔先生出来转转,今天琪琪恰好回岄州,不然我就带她一起来了,琪琪很喜欢你,总说来夜城的话,想找你一起玩儿,我说我也不好冒然打扰你,她失望了好久。“

    林琪是程德清外孙女,也是林洋的女朋友,林洋此番话,示好的意思明显,宋喜唇角勾起的弧度变大,不着痕迹的回道:“我也好久没见你女朋友了,这么见外干什么,下次她来夜城,你一定要给我打电话,我请她吃饭。”

    林洋笑说:“好,那我也不怕打扰你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说了一会儿话,见其他人来跟乔治笙打招呼,林洋出声先告辞。

    宋喜又陪乔治笙应酬了几个人,等到闲下来之际,她拿着酒杯站在他身旁,低声道:“林栋文最近有意拉拢你吗?”

    乔治笙‘嗯’了一声:“算是吧,之前都不太明显。”

    宋喜道:“刚刚林洋那话,摆明了借林琪过个桥,是他想跟我走近点儿,或者说林家想跟你走近点儿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眼底划过一抹笑意,低声说:“天天混在医院,脑子里不光是病历和病人。”

    他拐着玩儿的夸她聪明,宋喜也是来者不拒,顺势道:“宝刀未老嘛,林洋说得对,多跟你出来转转也是好的,见惯了医院里‘有毛病’的心,来这儿看看花花肠子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忽然盯着宋喜头顶看,宋喜问:“看什么?”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怎么天使的光圈儿没有了?”

    外人都以为乔治笙冷漠不苟言笑,可宋喜知道,他这人特爱出其不意的冷幽默,关键她还能t到他的点,瞥了他一眼,宋喜煞有其事的回道:“今天不是天使造型,你没看见我头上有王冠吗?”

    她话音落下,乔治笙抬手在她空无一物的头顶比划一下,宋喜问:“干嘛?”

    乔治笙道:“王冠歪了。”

    她快要笑死,若不是不远处有人在,她真想对他动手动脚。

    然而两人对面而立,低声说笑的画面,还是被很多有心人看在眼里,毕竟乔治笙太过引人注目,而他身边的宋喜,无论外貌还是背景,也足够人背地里谈论一番。

    盛宸舟跟盛浅予面带笑容,刚跟几名商人应酬完,待到闲下来,盛浅予脸上的笑容立马收回,盛宸舟不着痕迹的往右看,那边乔治笙和宋喜并肩而立,怎么看都是金童玉女,登对无比,也难怪盛浅予脸色一直不好。

    今天这样的场合,乔治笙一定知道盛家会派人来,可他还把宋喜带在身边,这摆明了是要让盛浅予难堪,盛宸舟压低声音说:“你们两个要闹到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盛浅予微垂着视线,没说话。

    盛宸舟道:“现在整个圈子的人都知道他跟宋喜在一起,以后就算你们和好了,别人背地里要怎么说你?”

    盛浅予打从看见乔治笙跟宋喜的那一刻,心就在翻搅着,之前她骗自己,骗所有人,如今连盛宸舟都看出不对劲儿,她要怎么自圆其说?

    “你不好意思开口,我去问他。”盛宸舟实在看不下去,如果乔治笙是为了气盛浅予,那他现在的做法,就是在侮辱整个盛家。

    见盛宸舟提步要走,盛浅予叫了声:“哥…”

    盛宸舟看着她,盛浅予强忍眼泪,眼底微湿,半晌才挤出声音:“别去,不然我没法在这儿待了。”

    盛宸舟眉头轻蹙:“这是喜欢吗?这是伤害你。”

    盛浅予喉咙微动,停顿数秒,还是那句话:“我跟他的事儿,我自己解决。”

    盛宸舟有心无力,他毕竟是这段感情里的外人,盛浅予说她跟乔治笙之间在冷战,乔治笙做什么都是为了泄愤,那宋喜在其中又充当什么角色?心甘情愿的配合,还是蒙在鼓里的利用?

    这场酒会上,利益牵扯的人太多,就算有仇的见了面,也毫不奇怪,宋喜跟乔治笙到场十几分钟之后,门口处又出现被邀请的人,宋喜扫了一眼,看到祁丞的脸,祁丞长相并不出众,尤其是扎在人堆里,让人好奇的是,他身旁的不是女伴,而是个高他半头的男人。

    从宋喜的角度,刚开始她只看到高个男人的小半张侧脸,莫名熟悉,直到男人像是有预感一般,忽然侧头朝她的方向看来,两人隔空目光相对,宋喜着实一愣……齐未?

    乔治笙跟人说完话,一转头见宋喜盯着某处瞧,顺势看去,也对上齐未的脸。

    乔治笙记忆力很好,他记得有一次坐车从协和门前经过,当时宋喜跟个男人并肩而立,她身上还穿着男人的外套,就是这个人。

    “你跟祁丞的弟弟很熟?”乔治笙薄唇开启,眼底划过一抹酸,毕竟宋喜这会儿还一眨不眨的看着呢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