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一笙有喜 第623章 不认输,不服管

时间:2018-03-10作者:鱼不语
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宋喜跟乔治笙看到门外僵直一眨不眨的盛浅予,盛浅予同样看到他们,小护士没往后看,只是后悔自己一时着急,没等门内应声就推了门,好在宋喜不在意,询问什么情况,然后转头对乔治笙说:“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‘嗯’了一声,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宋喜跟小护士往外走的时候,故意没去看盛浅予脸上的表情,大家同是女人,她能猜出盛浅予心底想什么,备受刺激,疯狂嫉妒,心被剖开…看到喜欢的人跟其他人亲密,大抵是这种状态,宋喜可以理解,却完全不会心疼,明知道她跟乔治笙已经结婚,盛浅予还存着这样的念头,难过,也是自找的。

    宋喜走后,乔治笙从她办公室里面出来,他旁若无人的走过盛浅予和盛宸舟身侧,擦肩而过后的第二秒,盛浅予瞬间红了眼眶,盛宸舟伸手揽着她的肩膀,无形中给了她一种保护,带着她离开医院。

    直到坐进车里,盛浅予的眼泪才毫无顾忌的落下来,盛宸舟递了纸巾给她,沉声道:“乔治笙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按盛浅予说的,他跟宋喜在一起不过是为了跟她斗气,可斗气用得着背地里也做戏吗?刚刚开门的时候,他也看到了,宋喜分明是从乔治笙腿上下来的。

    乔治笙是什么人?天生冷漠不容易亲近,若是故意做戏也罢,可让他私下里对人敞开怀抱,说一点儿感情都没有,可能吗?

    盛浅予不说话,一颗心正在被人凌迟,她想到英国那一个半月,当她时隔几年再一次看到乔治笙的时候,万语千言,她只想要一个拥抱,可乔治笙看她的目光,让她心都凉了半截,虽然他没说什么,可她已经猜到了,见过他曾经爱她时的眼神儿,如今很容易就知道不爱了。

    那一个半月里,她每天无比煎熬,不仅是身体上的疼痛,更多的是心灵上的折磨,她不想放他走,可又不敢让他留,因为他每天都处于一种随时要把心里话说出来的状态,是她一直以身体状况不好的理由拖着,直到他提出回国,说等她病好再来看她。

    盛浅予那时就明白,她病好之际,应该就是他跟她提分手之时。

    人生中最痛苦的状态,莫过于知道了未来,可却无法改变,她想尽办法,费尽周折,却仍旧抵挡不住年三十儿的那天,他亲口跟她说:“我爱宋喜。”

    她不信,她要怎么相信?英国那两千天的苦苦等待,每天想他无数遍,回国跟他重新开始,是支撑她走下来的唯一动力。

    现在,她要怎么告诉自己,心平气和的接受,他已经不爱她的事实?

    人在极度痛苦的时候,身体会开启应急保护,一如此刻,盛浅予心底会滋生出一个微弱却坚定的声音:别认输。

    是啊,不能认输,承认乔治笙不爱她,她会活不下去的。

    盛宸舟侧头看着盛浅予,只见她从压抑的隐忍,到逐渐气息平和,像是自己说服了自己。

    抬手擦干眼泪,盛浅予回道:“他想让谁哭,那个人绝对笑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盛宸舟眼底带着明显的不悦,开口道:“他凭什么让你哭?这么多年,除了当初你答应去英国之外,还有哪儿对不起他?前几天他突然叫停跟盈泰的所有合作,因为那天饭桌上俞靖瑶说的话?那他到底是在打俞靖瑶的脸,还是故意要让你难堪?”

    盛浅予觉着自己距离被剥光示众越来越近,这份羞辱,是乔治笙给的,可他是因为宋喜才这么做,所以她不怪乔治笙,只恨宋喜。

    “我跟他之间的事儿,他想怎么处理都行,但我不想第三个人出现在我们中间,宋喜占了我的位子,还指使我爱的人伤我,是谁给她的权利?”

    盛浅予有些出神的看着前方,声音不大,却隐含怒极后的狠意。

    盛宸舟很了解盛浅予,开口说:“如果问题真的出在你跟乔治笙身上,那就跟第三个人无关,你要么再跟乔治笙好好谈一次,生气发脾气总要有个限度,现在你天天都这么不开心,家里人看得出来,尤其是二叔,你要是不趁早把事儿解决,他一定会再找乔治笙。”

    盛浅予要怎么跟盛宸舟说,可能乔治笙已经放下过去,重新开始新的生活了,这样的话,她讲不出口,有些秘密注定只能是埋在自己心里,直到死都不会叫人知道,不然她算什么?

    就因为没接到那条短信,所以现在乔太太不是她?

    一条短信而已,她等了那么多年,做了那么多,自打认识他之后,她从未设想过后半辈子的人生中没有他。

    人生很长,就像一盘艰难的棋,她只误下了一子,谁敢断定结果就是满盘皆输?

    无论方耀宗还是盛峥嵘都跟她讲过,过程起起伏伏,这些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结果。

    她要跟乔治笙在一起,谁也挡不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乔治笙进了兰家的病房之后,看到常景乐跟兰冬薇都坐在沙发上,某人给他使了个眼色,乔治笙收到,跟兰豫洲聊了几句,借故跟常景乐一起离开。

    直到进了电梯,常景乐才露出烦躁的表情,蹙眉说了句:“真他妈烦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知道他烦什么,景家跟兰家有意撮合两个晚辈,常景乐就算不喜欢兰冬薇,可也不能把事儿做绝了,不然父母没面子不说,总也要顾忌兰家的影响力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出一主意。”乔治笙薄唇开启,忽然说了句。

    常景乐马上侧头道:“赶紧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你喜欢男的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是满眼认真的开涮,亏得常景乐还听的一本正经,闻言,他气得深吸一口气,半晌才道:“我没你牛逼,现任市长都敢得罪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面色无异,也不接茬。

    电梯壁上映照出两人一黑一绿的身影,常景乐闹了一句之后,认真的口吻,低声道:“提醒你一下,听我爸那意思,盛峥嵘可不是什么好惹的主,你不要以为你不喜欢盛浅予,分了就完事儿,他以前在滨海和渝城都任过职,风评不是一般的狠,你小心哪下弄不好,把他得罪了。“

    乔治笙道:“我只是跟他女儿谈过恋爱,又不是卖给他们家,他不好惹,你觉得我很好惹?”

    常景乐闻言,马上道:“惹不起惹不起,你们都牛逼,整的我们这群吃瓜群众隔三差五心惊胆战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