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一笙有喜 第617章 滚

时间:2018-03-09作者:鱼不语

    凌岳晚上没吃饭,忙了一整天,本该疲倦的,可身体机能却像是静止了一般,不觉着累,也不觉着饿,非但不饿,还堵得慌。

    坐在客厅沙发处,往常他会看会儿球,今天电视都懒得打开,嫌闹,就这么静静地发着呆,看着茶几处的手机,他习惯了乔艾雯每天跑来粘着他,中饭一起吃不成,就一起吃晚饭,要是晚饭也吃不成,那这会儿她电话准打来了。

    不知从何时开始,她悄悄地渗透他的生活,他嘴上说着吵,可心底早已习惯了这份吵,以至于现在整个房间空落落的,他会觉着安静的有些心酸。

    不确定自己发呆了多久,直到房门忽然被人敲响,一时间凌岳以为自己幻听,慢半拍才回神儿。

    起身往门边走的时候,他心底止不住的高兴,因为平常来他这里的人,只有乔艾雯。

    看都没看就打开门,凌岳甚至想好了见到乔艾雯后,第一句话说什么,嘴唇肌肉都已牵起,可看见门口处的人时,他生生压下了。

    门口,白倩抱着女儿,抬眼看着他说:“凌岳,我总感觉有人跟着我,我害怕…”

    她一只眼睛黑白色,另一只眼睛还是浸着血的,有些吓人。

    凌岳没办法形容这一刹那间,内心犹如坠入深渊的失落感,不是乔艾雯。

    他自己没察觉到,看到白倩的第一秒,脸色瞬间就冷下去了,薄唇开启,看似平静,实则冷漠的说:“那你应该打电话报警。”

    白倩眼底含泪,低声道:“我什么都没想,第一反应就是过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凌岳道:“我这边不方便,你走吧。”

    白倩眼泪掉下来,强忍着哽咽说:“那我能把涵涵放在你这里吗?我怕她跟着我有危险。”

    凌岳冷冰冰的说:“你想多了,不会有人找你麻烦,更不会找一个孩子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白倩见凌岳油盐不进,堵在门口,甚至连门缝都不曾开大,心底的示弱已经逐渐演化成恨意,她都把自己弄成这样了,凌岳竟然还不心软,这是有多包庇那个女人?

    垂下视线,沉默片刻,她再次开口:“那你帮我看一下涵涵可以吗?她刚才跟我说不舒服,我怕她是心脏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个,凌岳终究变了脸色,他看向白倩怀里的孩子,孩子背对他,略一迟疑,他侧身让开路:“先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白倩心底一喜,迈步上前。

    凌岳故意没关门,免得孤男寡女叫人多想,其实也不会有其他人看见,只是他自己不乐意,不乐意和她关在同一个房子里。

    白倩要换鞋,凌岳说:“不用了,我先看看孩子什么情况,要是不行马上回医院。”

    他没准备让白倩母女在自己这里久留,白倩眼底很快闪过一抹什么,跟着他来到客厅,这儿是老房子,她跟凌岳谈恋爱的后期,他刚刚把首付交了,还说以后薪金提高的话,争取十年就把房贷还了。

    十年……她当时心里就有些不舒服,只不过看他还挺开心的样子,没说什么罢了。

    她都没在这里住过一天,也幸好他没搬家,不然她还找不到他的住处。

    把孩子放在沙发上,凌岳蹲下来跟她面对面,声音柔和的问道:“跟叔叔说,哪里不舒服?”

    白倩站在一旁,看了眼凌岳,又环视了一下四周,夜城三环一百多平的房子,他现在是副教授级别,贷款应该早就还清了吧?

    其实他很好,没有她前夫那么有钱,但也不会像她前夫那么朝三暮四,喜新厌旧。

    她现在什么都没有了,凌岳是她最后的机会。

    凌岳蹲在沙发上跟小孩子对话,问她什么,她都只是点头,这是白倩路上一直告诉她的,问是不是不舒服,只管点头。

    可凌岳问哪里不舒服,孩子也只是点头,木讷的像个玩偶。

    侧头抬眼看向白倩,凌岳道:“这样我也看不出来什么,还是回医院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作势起身,白倩看准空挡,忽然冲上前去亲他,凌岳已经反应很快了,抬手去挡,奈何他是起身的中途,白倩从高往下扑的趋势,愣是把他推了个趔趄,他就是要倒也坚持用手臂挡着,白倩扯着他的衣服,疯了似的往他身上扑。

    凌岳一时间竟然没能把她推开,从白倩的背后看,更像是两人纠缠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?”

    忽然间,房间中传来一个女声,凌岳闻声望去,只见穿着驼色外套的乔艾雯站在沙发边,用那样…充满鄙夷的目光看着他。

    白倩也停下撕扯,转头去看,乔艾雯的目光缓缓落在白倩脸上,几秒之后,忽然骂了声‘操’,紧接着三步上前,一把揪住白倩的头发,将她整个人从凌岳身边扯开。

    白倩一声尖叫,完全无法反抗,乔艾雯用力将她推到在地上,想都没想,抄起茶几上一个全实木的摆设,照着白倩的头就要砸。

    凌岳冲上前,一手扣住乔艾雯的手腕,另一手揽着她的腰,用力将她往后拽。

    乔艾雯连着踢了白倩两脚,白倩痛苦喊叫,沙发上的孩子哇一下子大哭,凌岳不想让孩子看到这一幕,情急之下说了句:“够了,别打了!”

    乔艾雯一瞬间被抽干浑身力气,凌岳甚至亲眼看到她脸色从通红变得煞白的全过程,下一秒,她不再挣扎。

    “放手。”

    微垂着视线,五秒之后,乔艾雯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凌岳余光瞥见地上的白倩,还有沙发处的小孩子,头都要炸了,轻蹙着眉头,他说:“你冷静点儿,我…”

    “我让你放手。”

    乔艾雯缓缓抬头,看向凌岳,一双布满红血丝的眼底,尽是冷意。

    凌岳是第一次被她用这样的目光看,冷漠中带着恨,超过了愤怒,直接上升到恨。

    “凌岳我告诉你,我打白倩是为我自己,她惹我不爽,我就打她,就这么点儿道理,跟你半毛钱关系都没有,你要是这么想为她出头,行,看在咱俩认识一场的份儿上,这个面子我给你了,今天就到这儿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动了动手腕,“松开。”

    凌岳直视着她那双冷到陌生的瞳孔,机械的松了手。

    乔艾雯收回视线,迈步往外,他忽然抓住她的胳膊,“小雯…”

    乔艾雯猛地甩开,抬眼恶狠狠地瞪着他,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凌岳,你记着,我乔艾雯要是再他么上赶着你,我跟你姓!”

    她要走,凌岳去拉她,乔艾雯忘记自己手上还拎着那个木雕,用力一挥,“滚!”直接把凌岳手背划破了皮,皮开了,几秒之后血也迅速蔓延。

    她将木雕狠狠地砸在地上,一如这么长时间对他的穷追不舍,对他的痴迷,狂爱……原来任丽娜说的是对的,自始至终,只有她剃头挑子一头热罢了,上赶着的爱情,没有人会珍惜,哪怕是她用尽了全力。一笙有喜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