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一笙有喜 第607章 没有他干不了的事儿

时间:2018-03-06作者:鱼不语

    ,!

    宋喜晚上好久都没睡着,隔天是周日,她手机没闹钟,睡到自然醒,睁眼的时候,眼皮有点儿紧,缓了几秒才后知后觉,哦,昨天跟乔治笙生气,气哭了。

    乔治笙……

    宋喜侧头一看,身旁的位置是空的,偌大的床上只有她自己,心底顿时一沉,他人呢?

    还以为睁开眼睛就能看到他在身旁,如今他没个人影,搞得她心底空落落的。

    正想着,门口处传来轻微声响,宋喜抬眼一看,一身简单家居服的乔治笙迈着长腿走进来,两人目光相对,他面色如常,薄唇开启:“睡醒了?起来收拾一下,我来做菜。”

    他走到床边,单膝跪上去,双臂撑在她身体两侧,低头要亲她。

    宋喜下意识的别开,心底想的是还没洗脸刷牙。

    乔治笙俊美的面孔距离她不足十公分,盯着她的眉眼,低声道:“夫妻没有隔夜气,都一晚了,还没气够?”

    宋喜虽没说话,可表情明显已经缓和不少,尤其是那双眼睛,似是在回应:气没气够,你心里没点儿数吗?

    乔治笙很快俯身,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,随即直起身道:“我在楼下等你。”

    他转身离开,宋喜躺在床上,脑子里是他昨天说过的话,谁动我老婆,先来问问我同不同意。

    漂亮话都叫他说尽了,跟他认识这么久,也没听他一次性讲过这么多话的话,他跟盛浅予在一起,讲过这么多话吗?他哄过盛浅予吗?

    才稍微一想,宋喜马上打住,这事儿不能细琢磨,她也曾爽快的表示,过去的事情不计较,不能自己打自己的脸。

    宋喜收拾完下楼,在客厅看到并排共进午餐的发财和七喜,一狗一猫,一大一小,画面搞笑却莫名的和谐,尤其是阳光透过落地窗照进来,地板都泛着柔和的光亮,让人心生温暖。

    怪不得刚在楼上看不到七喜,它是不会自己跑下楼的,一定是乔治笙把它抱下来的。

    迈步走向厨房,宋喜脚步很轻,可刚到门口,乔治笙马上转过头,开口道:“收拾完了?”

    宋喜脑海中忽然闪过一副画面,曾几何时,他成天吆五喝六的逼她进厨房做饭,有一次她还割破手,跟灰姑娘似的,如今换成乔治笙站在那儿做饭,长身而立,动作优雅,完全没有她的手忙脚乱和杯盘狼藉,最可气的是,好香啊。

    乔治笙做了虾仁炒面和海鲜汤,给宋喜的那盘里面,虾仁比面还多,满满的铺了一层,海鲜汤炖的快到奶白色,闻着就让人垂涎三尺。

    宋喜是不扛饿的主,昨晚气都被气饱了,哪里有吃什么东西,一直到现在,胃都饿的咕咕叫。

    她坐下来,乔治笙又给她盛了一大碗海鲜汤,真的是很大的碗,就是从前把她撑吐那个。

    宋喜心底暗自嘀咕,给她这么多,当她是猪吗?

    乔治笙细心的连勺子和叉子都给准备了,拉了把椅子,他坐下点了根烟,道:“尝尝好不好吃。”

    宋喜发现他没给自己盛,很想问问他吃了没有,可碍着面子不好开口,干脆低头吃东西。

    好吃,特别好吃,好吃到想原谅他。

    乔治笙也不跟宋喜搭茬,她在吃饭,他就坐在旁边,一边抽烟一边看她,宋喜吃了五分钟,到底是耐不住,开了口,声音故意维持在淡淡的程度:“你吃过了?”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没吃。”

    说完,停顿几秒,又补了一句:“做错事儿的人哪有资格吃饭。”

    宋喜嘴里一口海鲜面,不知该咽还是怎的,有那么两秒钟的一动不动,宋喜只抬眼看向乔治笙,但见他冷俊的面孔上一片坦然之色,像是刚刚那话不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一样。

    宋喜咽下去,眼带打量的说:“不要博同情,我没有同情心。”

    她就差用眼神儿表演一个心狠手辣。

    乔治笙面不改色,也没有见好就下,而是一本正经的说:“快吃吧,凉了就不好吃了,晚上想吃什么,我提前准备。”

    宋喜想过很多种乔治笙可能会哄她的办法,唯独没想到这种……丫,竟然走可怜路线。

    可能是太过惊讶,在宋喜心中,乔治笙装什么都不会装可怜,如今看来,还是她把他想的太简单了,他竟然为了求和,连这种事儿都做得出来。

    越是惊讶就越是惊喜,宋喜看着他这副装腔作势的模样,怎么看怎么想笑。

    然而事实上她绷着脸,说了句:“不吃就不吃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自己低头大口吃面大口喝汤。

    乔治笙见状,眼底升起一抹笑意,抬手摸了摸她的头:“都是你的,谁也抢不走。”

    宋喜听到这句,喉管猝不及防的微微发酸,吃东西的动作也停下来了。

    乔治笙道:“不用怕我被抢走,我哪儿都不去,就在你身边。”

    宋喜放下叉子,抬眼说:“谁怕你被抢走了?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不爽你拿曾经给过她的东西再来给我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对上宋喜三分醋七分委屈的目光,开口回道:“她当时的结业作品不是我雕的。”

    当时盛浅予是求着他,让他雕一个送她,但他那阵子有事儿太忙,没空雕,只好买一个给她,他跟她说了实话,盛浅予却说,买的也好,买的也是你的心意,等你有空了再送我。

    宋喜气了一晚上,现在听说不是他雕的,登时道:“那你昨晚怎么不跟我说?”

    乔治笙道:“我看你在气头上,说什么都没用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说怎么知道没用呢?害得我白生气这么久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问:“现在不生气了?”

    宋喜垂下头吃面,随口回道:“没那么气了,还有一点儿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你有戒指,有结婚证,你还有我。”

    她有很多盛浅予没有的东西。

    宋喜吃了口面,轻声回道:“我特别爱一个人的时候,只希望他跟我最好,全世界最爱我,恨不得他的一切都是我的,我就是这么自私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道:“彼此彼此。”

    宋喜眼皮一掀:“你给别人做过饭吗?”

    乔治笙面不改色,不答反问:“忘了小雯看见我帮你包饺子,她是怎么说的?”

    宋喜回忆了一下,乔艾雯当时说:你真行!我哥这辈子没下过厨房,为你破例了。

    想到此处,宋喜终于对着乔治笙露出一丝笑模样来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