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一笙有喜 第595章 坏有坏的好

时间:2018-03-03作者:鱼不语
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宋喜没把跟宋媛见面当回事儿,乔治笙今晚有推不掉的饭局,宋喜晚上跟另外的‘铁三角’一起吃饭,饭后回家睡觉,夜里隐约听到窸窣声响,她困得睁不开眼,有人掀开被子躺在她身边,熟悉的气息,熟悉的触感,熟悉的挑逗。

    他到底又把她给弄醒了,宋喜闭着眼睛,轻蹙着眉头,说着嗔怒的话,可身体却在配合。

    乔治笙在床上向来话少花样多,翻来覆去,磨得人要死要活。

    偶尔突然一下,他会让宋喜失声尖叫,她根本控制不住,唯有回神儿之后,伸手打他,骂道:“你怎么这么坏!”

    乔治笙不语,唯有粗重的呼吸。

    提到坏,宋喜想到下午跟宋媛的对话,开口说:“嗯…我下午见宋媛了…”

    忍着颤抖,宋喜尽量维持音调:“她说你给经侦科的证据…做了假嗯…”

    乔治笙稍微用力挺腰,宋喜立马声音不稳,他在用实际行动告诉她,床上少讲话,讲话也讲点儿有情趣的,提宋媛干什么?

    宋喜主要就是想表达,乔治笙真的太坏了,可他不让她开口,她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讲不出来。

    再后来,宋喜脑子一片空白,什么都没有,唯有跟自己肌肤相贴的这个男人,他霸占欲简直太强,跟他在一起,她只能想他。

    完事儿之后,宋喜被他抱进浴室洗澡,乔治笙要放水,宋喜赶忙说:“冲冲算了。”

    免得洗浴缸,再擦枪走火。

    洗澡的时候,乔治笙主动提起:“跟董媛见面,她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宋喜觉着乔治笙有时候可爱的不行,比如对宋媛的称呼上,连宋喜都懒得改口叫她董媛,可乔治笙知道她不喜欢,所以每每都喊董媛。

    身上有温热水珠流过,宋喜出声回道:“她说她没犯经济罪,那意思是你诬陷她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面色淡定,薄唇开启:“你怎么说?”

    宋喜眼睛都不眨一下的道:“我说我不是警察,管不了这些事儿,她还说你叫人去威胁董俪珺,反正就是各种挑拨离间,这是想着临去坐牢之前,也不让咱俩好了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明知宋喜没被挑拨,不然刚才也不会那么缠人的吸着他,可他就是想再问一句:“这么信我?”

    宋喜抬眼看他,男人比她高很多,水珠将他的一头黑发打湿,他长长的睫毛上都氤氲着水雾,名贵的瞳孔,高挺的鼻梁,削薄的唇瓣,这么好看,好看到让人不想跟他生气。

    粉唇开启,宋喜道:“不信你难道信宋媛?”

    与其说信,其实是信任,乔治笙的很多做法的确不够正面,可是跟恶人讲道理,讲得通吗?

    宋喜是打小儿根红苗正,但宋元青教她的也不是一味的正直,而是懂得保全和自救,关键时刻,命比什么都重要。

    宋喜觉着自己这话不含任何隐晦挑逗,可乔治笙低头睨着她,目光却隐隐幽深,宋喜太明白这眼神儿背后的含义,赶忙说:“打住,我理解你现在体内多巴胺和肾上腺素飙升带来的冲动,但这些都可以通过理智合理控制。“

    说完理论,宋喜又小声动之以情:“什么事儿做多了都不好,过犹不及你不知道吗?会对身体造成伤害的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面不改色的回道:“你少糊弄我,纵欲过度会有疲倦心慌,面色发白精神涣散的症状,是你有还是我有?”

    宋喜闻言,当即美眸一挑:“你还懂这些呢?”

    乔治笙没告诉宋喜,是常景乐调侃他的时候,顺道说的。

    他俯下身要吻她,宋喜以进为退,一把将他抱住,嘴上撒娇道:“我明天还要早起呢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你明天不放假吗?”

    宋喜回道:“我老师要回来了,明早我跟师兄去机场接机,八点就得起来,你可怜可怜我,放我一马行不行?”

    宋喜抱着他的腰撒娇,两人皆是赤条条的站在花洒下面,没多久,乔治笙沉声说:“那你就别撩我。”

    宋喜得令,马上一秒都不等的从他胸前起来,笑眯眯的去到一旁拿浴袍,乔治笙见状,还真有点儿想收回成命的冲动。

    浴室很大,宋喜穿上浴袍,站在盥洗池前吹头发,镜子中映照出身后男人的背影,宽肩,窄腰,翘臀,长腿……他还有腰眼,那种在女人身上性感到极致的标志,原来在男人身上也同样致命的吸引。

    还有他尾椎骨那里的纹身,平时她又不可能让他脱裤子给她看,所以当真见的少。

    宋喜挺怕蛇的,尤其是眼镜蛇,剧毒,毒液可以阻断神经肌肉传导,因而出现肌肉麻痹导致丧命。

    毒,致命,眼镜蛇的象征,又何尝不是乔治笙本身的另一种呈现?

    宋喜透过镜子看乔治笙的背影,有片刻间的恍惚,觉着自己也是他口中的一个猎物,如今无可救药的爱着他,哪怕是他的‘坏’,她都可以最大限度的包容。

    乔治笙很敏锐,感觉到有人注视,哪怕是透过镜子的注视,他突然转头,宋喜被抓个正着。

    不过她也不躲,只勾唇一笑,调戏道:“帅哥,身材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大大方方的转过身来,正面对着镜子,水珠流过全身,他开口道:“你还看过谁的?”

    宋喜不好再盯着看,一边吹头一边回道:“我又不是肛肠科的,上半身常看,下半身没机会看。”

    说罢,不待乔治笙找茬,她先出声转移话题:“为什么想纹眼镜蛇?”

    宋喜以为乔治笙的脾气,会直接说我喜欢,结果他一本正经的回道:“找人算过,保平安的。”

    宋喜着实纳闷儿,美眸微挑:“你说戴个佛保平安倒也常见,纹身保平安?”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之前我也不信,纹之前我出过几回事儿,倒是纹后这些年,消停多了。”

    宋喜是医生,信奉科学,但这世上就是有科学也解释不通的神秘力量存在,不管什么,反正只要是对乔治笙好的,她都没意见。

    乔治笙洗完澡穿上浴袍,宋喜给他吹头发,途中闲来无事,逗他玩儿:“欸,我也纹一个好不好?”

    乔治笙坐着,她站着,他眼皮一掀,看着她说:“你敢。”

    大多数时候,乔治笙对她还是很宠的,但偶尔也会特别霸道,一如此刻。

    宋喜心头一动,故意佯装不解的挑眉:“干嘛?”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你身上每一处都是我的,我就喜欢你这样,不许动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