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一笙有喜 第593章 有些人注定互相讨厌

时间:2018-03-02作者:鱼不语

    宋喜咽不下这口气,当即回道:“现在就不添堵吗?她都跑到你家里去了!”

    乔治笙一时大意,下意识的说道:“我不知道她会过去…”

    剩下的话还没等说,宋喜已经侧头朝他看来:“你知道那天去的人是她?”

    疑问的口吻,却是肯定的态度。

    乔治笙暗自恼恨,可到了这种关头,也只能亡羊补牢,如实回道:“你说完,我昨晚给我妈打了个电话,也是才知道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明哲保身:“我已经跟我妈说了,以后叫她别再去了。”

    在宋喜心中,乔治笙是个话不外露的人,他会隐瞒一些事情,但说出来的话,基本一个唾沫一个钉,不会有水分,可她还是抑制不住的生气,继续追问:“不是都分手了嘛,三十儿晚上你送她回家也就算了,既然都说清楚,为什么她还要去你家里?”

    这话该问盛浅予,乔治笙要怎么回答?

    回的不好宋喜一定跟他没完,他从前遭遇危险的时候,都没此刻这么紧张,有种命悬一刻的既视感。

    要思考,但又不能思考太久,沉默片刻,乔治笙薄唇开启,面色不变的回道:“她去我家,我的确不知道,我妈事先也不知道,所以看到你突然过去,我妈心里很过意不去,昨晚我俩打电话的时候,她还跟我说,怕你误会,我妈把龙凤镯送你,就是认定了你是乔家的儿媳妇儿,我这边,你还需要我跟你发什么毒誓吗?”

    乔治笙不是懂女人心,而是深谙人心,宋喜之所以会这么生气,无外乎是觉着自己的身份地位被人挑衅,所以他首先抬出任丽娜的态度,果然,宋喜眼中的气焰下降几寸,毕竟前几天任丽娜特地去了趟翠城山,把一对龙凤镯交到她手上,说是跟乔顶祥结婚时的陪嫁,宋喜为这事儿高兴了好几天。

    可这茬过去,不代表没有别的,宋喜看着乔治笙,忽然声音带着几分哽咽,问了句:“为什么偏偏是姓盛的?”

    乔治笙心头微刺,本能的抬手去揽宋喜,低声说道:“别哭。”

    宋喜心底说不出的委屈,一边掉着眼泪,一边道:“你知不知道,他们现在住的是我家原来的房子!”

    眼泪大滴大滴的滚落,直到这一刻,宋喜才分清自己内心那股翻搅的,比生气和嫉妒还多的情绪是什么,是被人步步压在头顶的窒息感。

    盛峥嵘占了宋元青的位置,盛家住在宋家的房子里,如今竟然连盛家的女儿,都早她一步认识乔治笙,非但认识,她还曾是他心头的白月光,那些朋友虽然没有明说,可话里话外都是乔治笙这些年不近女色,只是为了等她。

    宋喜伸手挡开乔治笙的手,眼泪一直在流,却是默默地,一点儿声音都没有,这画面简直就是在乔治笙心头割肉,眉头一蹙,他沉声说:“我不知道…”

    盛家住的是宋家原来的房子,乔治笙是真的不知道,他没事儿打听这些干嘛,事实上自打正式跟宋喜在一起,他已经在远离盛家,就连盛峥嵘三番五次的示好,他也是能推就推,实在推不了,去了也是不冷不热,态度很是明显。

    但此刻宋喜的委屈和眼泪,乔治笙都能理解,之所以理解,才会愧疚,强势将她揽到自己身边,他低头帮她擦泪,嘴上说着: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对不起没有早点儿告诉她,如果她想早点儿知道的话。

    宋喜窝在乔治笙怀里,终于哽咽出声,这段时间,乔治笙也不说什么,就放任她闹情绪,半晌,待她眼泪逐渐停止,呼吸也变得平稳,他这才开口:“下午发生什么事儿了?”

    宋喜这会儿内心动荡已平,出声说:“我在医院看到你前女友和她妈,她妈我见过,之前我回自己家的时候,发现楼上亮着灯,有人住,我按了门铃,就是她开的,我给我爸原来秘书打电话,一问就知道是谁在住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暗叹,这世上的巧合简直令人匪夷所思,也许这就叫命中注定。

    宋喜见乔治笙没说话,径自道:“你跟她是过去式,你不想说,我也不想翻旧账,我只是单纯的不喜欢,不喜欢跟盛字沾边儿的人,你以后别见她,也别跟她有来往,更别叫她去你家里,我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她斩钉截铁,条理清晰的表达了自己的态度和想法,可以不计较过去,但他的将来,不能有姓盛的存在。

    乔治笙也知道宋喜的脾气,自尊心强,嫉妒心也不弱,偏偏是盛浅予,姓盛,她受不了也是意料之中。

    “好,别生气了,都听你的。”乔治笙声音柔和,抽了纸巾帮宋喜擦脸,宋喜的情绪渐渐回落到原位,过了会儿,出声道:“她叫什么?”

    乔治笙微顿,还是回答:“盛浅予。”

    “哪两个字?”

    “深浅的浅,给予的予。”说罢,乔治笙不动声色的问:“知道这么清楚干什么?”她不是讨厌吗?

    宋喜的面孔隐匿在昏暗光线下,只有从车窗照进来的一抹光,让她半面脸上蒙了一层珠光,阴影将她鼻梁照的更挺,她目视前方,眼中带着几分不爽和倨傲,淡淡道:“她一定知道我叫什么,也知道我的家庭背景,而我却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,眼睁睁看她从你家离开,还笑着叫她慢走。”

    宋喜声音意味深长,乔治笙听出她的言外之意,如果她早知道,那么上次在乔家碰见盛浅予,就不可能那么简单结束了。

    侧头看她,乔治笙低声问:“吃醋了?”

    宋喜闻言,沉默数秒,随即毫不掩饰的回答:“我是吃醋,有些人注定这辈子没交集,只因为一个身份就会彼此讨厌。”

    她不信盛浅予不讨厌她。

    乔治笙重新将她抵在后座椅背上,两人的脸离的很近,他睨着她,看着看着,侧过头压下脸去吻她。

    柔软的唇瓣吮过她的唇,乔治笙低声说:“我是你的,谁也抢不走。”

    宋喜像是被点燃的小炮仗,当即抬起双臂环住他的脖颈,将他拉得更低,用力的,近乎疯狂的吻他。一笙有喜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