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一笙有喜 第589章 有些人,注定有缘无分

时间:2018-03-01作者:鱼不语

    果然是她。

    乔治笙一手拿着手机,另一手拿着烟,沉默片刻,薄唇开启:“她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任丽娜道:“她说刚回国,过来看我,带了很多礼品,我说太客气了,叫她把东西拿走,她问我是不是还在生她的气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没说话,任丽娜径自道:“我能怎么说?当初的事儿我的确很生气,但我不是针对她,更何况想清楚也无外乎一个利字当头,她家里决定的事情,她也没办法,我说我不怪她,也没生她的气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声音波澜不惊,同样也不辨喜怒:“你没跟她说,我已经结婚,有老婆了吗?”

    任丽娜很快回道:“我知道她来看我是什么意思,我也想找个机会说的,可还没等开口,宋喜就进来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问:“盛浅予回来之后,没联系过你吗?”

    乔治笙把烟按灭在烟灰缸中,声音如常的回道:“联系过。”

    “你跟她说你结婚了?”

    “她早就知道我结婚了。”她在英国出车祸,他去看她的时候,她就已经知道了。

    任丽娜有些紧张的问:“她怎么说?”

    乔治笙不愿再提,只表明立场道:“我已经结婚了,对她不会再有其他想法,今天宋喜改口喊你一声妈,早前她也叫过我爸,身边人也都知道我俩的关系,不管我俩因为什么结的婚,总之现在我们没想过分开,要是她再去你那儿,你跟她直说,叫她别再去了。”

    任丽娜明白乔治笙的意思,沉默片刻,应声道:“好,要是她再来,我也劝劝她……哎,突然觉得这孩子也挺可怜的,跟你没缘分。”

    当初盛浅予跟乔治笙在一起谈恋爱,那时盛峥嵘还在外地任职,两人无关家庭,二十岁出头的年纪,就是单纯的你喜欢我,我也喜欢你,谈了两年,盛浅予逢年过节必来拜访,挺开朗有礼貌的女孩子,哪怕后来乔顶祥知道她是盛家人,她外公是方耀宗,也只是提醒了乔治笙一嘴,并未阻拦,加之乔治笙不以为意,大家都以为不出意料的话,以乔治笙对感情的认真程度,适婚年龄就会娶了盛浅予。

    谁料,计划没有变化快,或者说有些事情,是老一辈早就想到,却是小一辈不撞南墙不回头的。

    那年盛峥嵘从滨海副市调去渝城当副市,看似平调,可渝城是直辖市,所以盛峥嵘实属升职,这是好事儿,盛浅予很开心,连带着乔治笙也挺高兴,还准备了一份礼物,但乔顶祥却隐约觉着,盛峥嵘的官路不止于此。

    果然,盛峥嵘在渝城上任不过半月,乔顶祥和乔治笙都被盛家请去吃饭,说是盛家请客,其实是方耀宗做东。

    方耀宗那样的位置,哪怕是乔顶祥也得听候指令,那天饭局上具体发生了什么,任丽娜并不清楚,但她又不傻,回来之后乔治笙就跟盛浅予分手了,盛浅予去了国外,乔顶祥着手将家里尾大不掉的灰色生意一一清除。

    当年任丽娜觉着方耀宗和盛家看不起乔家,所以特别赞成乔治笙分手,又不是找不到老婆,何必上赶着人家?

    可自从盛峥嵘被调到夜城,还升了市长,任丽娜有些恍然大悟,兴许当年盛家已经在为这一步做打算,所以不希望盛峥嵘的官路上有丁点儿的污点,但如果盛家只想甩开乔家这块儿污点,又怎会提点乔家,叫他们尽快撇下一些产业,完全洗白呢?

    这一点,没人比乔治笙更清楚。

    电话已经挂了,他还坐在客厅抽烟,回想起当初那场饭局,方耀宗坐在主位,说的是叫他和盛浅予暂时分开几年,这段时间,给盛家,也给乔家一些调整的空间。

    对方说的很是客气,但再客气,也掩埋不掉上位者对下面人发号施令的本意,乔治笙见惯了乔顶祥叱咤风云的样子,他受不了乔顶祥被人嫌弃出身,还是因为自己这个当儿子的。

    他看到桌上盛浅予红着眼睛,虽然难过,却也默默地做出了选择,她选择家族利益。

    既然这样的话,还有什么好说的?

    方耀宗说暂时分开几年,乔治笙直接说:“那就分手吧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用一种极端的方式来挽回乔家的颜面,可生气归生气,他还不是默默的等在原地?他试着站在盛浅予的角度去想问题,如果事关家族利益,个人感情是否可以挥洒自如?

    他在夜城等她,他心里也很清楚,盛浅予一定也在等他,所以哪怕当初分了手,后来他爱上了宋喜,也总想当面儿跟盛浅予说清楚,最起码告诉她,别再等他了,等不到的。

    烟灰缸里的烟头不知不觉堆了一些,乔治笙回忆过往,没觉着心痛,更不会心动,就像元宝和常景乐他们评价他,他是一根筋的人,尤其体现在爱情上面,爱就是爱,不爱就是不爱,非得一颗心里只能装一个人。

    既然宋喜来了,那他心里势必装不下盛浅予,只是想到任丽娜的那句,没有缘分,多少还是会有些感慨,可能这就是命,造物弄人。

    看了眼时间,他已经在楼下待了一个小时,乔治笙起身拎着烟灰缸进了一楼公卫,把烟头处理掉。

    宋喜不喜欢他抽太多烟,被她看见,她准要问他为什么偷着下楼抽烟,他不想撒谎,更不想无风起浪,想来还是毁尸灭迹最简单。

    宋喜睡得很沉,梦里面隐约被乔治笙压在飘窗上挺动,她以为这是梦,所以放肆由他,可这份感觉却越来越清晰,越来越敏锐。

    到后来,身体的颤动终于让宋喜缓缓睁开眼,视线还未聚焦,耳边已传来熟悉的低沉喘息,她费力睁开眼,无一例外看到那张模糊的俊美面孔。

    天还没有完全放亮,微光,室内一片静谧,乔治笙在她身上的动作不大,堪称轻柔,但却每一下都做到最深,宋喜轻蹙着眉头,唇瓣微张,酥麻化作声音溢出嘴边。

    从前宋喜只知道乔治笙失眠,浅眠,天赋异禀,现在她又多知道一项,他不用睡觉的时候,体力也一直维持在巅峰,像是不会累。

    都把她弄醒了,还好意思在她耳边哄道:“你闭眼睡觉,我轻一点儿。”

    宋喜要是能在这种情况下睡着,别说她不是个女人,她都不是人!

    从天蒙蒙亮到完全大亮,直到宋喜定的手机闹钟响起,乔治笙才闷哼着结束。

    他说送她去上班,宋喜懒懒的瘫在床上,有种想继续休假的冲动。一笙有喜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