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一笙有喜 第588章他猜到了

时间:2018-03-01作者:鱼不语

    晚饭宋喜和乔治笙留在家里陪任丽娜一起吃,乔艾雯一直没回来,任丽娜给她打了个电话,乔艾雯说不用等她,她跟凌岳一起吃饭,任丽娜挂断电话时嘀咕一句:“这还没等嫁出去,已经是泼出去的水了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心情好,接了一句:“你不一直希望赶紧把她嫁出去嘛?”

    任丽娜说:“你以为我是舍不得她?我是怕她不招公婆待见。”

    宋喜微笑着道:“我师兄爸妈都很好相处。”

    任丽娜见宋喜对凌岳家里也甚是了解,拉着宋喜问东问西,哪怕是乔家这样的家庭,在嫁娶方面也跟寻常人一样,该担心的还是要担心。

    临走的时候,宋喜下意识的说了句:“阿姨再见,我们走了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从旁提醒:“改口。”

    宋喜微顿,不好意思都写在脸上,轻声说道:“妈,我们走了。”

    任丽娜脸上带着笑,送他们到玄关,目送两人出去,叫他们有空多回来。

    宋喜开车来的,乔治笙没叫司机来接,两人坐进车里,开车回家,路上宋喜道:“下午我来的时候,阿…妈这边有客人在,是个年轻女孩子,跟我们年纪差不多大,长得也挺漂亮的,我以为妈会介绍一下,结果妈什么都没说,那个女孩子一看我来,也马上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俊美面孔上波澜不惊,挑重点道:“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宋喜侧头看向他,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口吻说:“妈当时看到我,表情有些不自然,我在想,她是不是在给你找相亲对象啊?”

    乔治笙不动声色,径自去掏手机,宋喜美眸一挑:“你干嘛?”

    “打电话问她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宋喜看他真的要打,忙抢过手机,出声说:“别打…”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当面儿问清楚,免得你心里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宋喜说:“你这么一问,妈还以为我背地里挑事儿呢。”

    开玩笑,任丽娜才刚对她和颜悦色一些,如今口都改了,若是任丽娜不喜欢她,今晚也不会应的这么痛快,也许,是她想多了。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你这么怕她?”

    宋喜收回思绪,想当然的回答:“废话,她是你妈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你连我都不怕,怕她干嘛?”

    宋喜坐在副驾,眼睛看着前方,嘴上回道:“你惹我生气,我可以跟你吵架,但我不能跟她吵,她是长辈,当然要供着了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道:“别怕,她是我妈也要讲道理。”

    宋喜闻言,侧头笑着看他:“你什么时候开始讲道理了,你不是一向帮亲不帮理吗?”

    乔治笙目不斜视,面不改色的道:“现在都是亲,就要讲道理了。”

    宋喜忍俊不禁,叨念着要告诉任丽娜,某些人简直娶了媳妇忘了娘。

    乔治笙看宋喜心情不错,开口道:“我今天跟爸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宋喜一愣,脑海中本能的出现乔顶祥的模样,还以为乔治笙去给乔顶祥扫墓了,可转念一想,乔治笙若是去看乔顶祥,也不会是这种表达方式。

    迟疑片刻,宋喜试探性的问道:“哪个爸?”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你爸。”

    宋喜先是‘哦’了一声,紧接着反应过来,侧头看他:“你去看我爸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你主动去见他,还是他找你?”

    宋喜就是这样,太聪明,总能抽丝剥茧,一语中的。

    乔治笙回道:“他找我。”

    宋喜很紧张,连连问他宋元青是什么态度,生怕乔治笙不招宋元青喜欢。

    乔治笙把下午跟宋元青之间的对话转述给宋喜,当然,刨去了翻案的部分。

    宋喜听后,总算松了口气:“我爸不会对我怎么样,我就怕他对你有误会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拉着宋喜的一只手,声音平稳很有安全感的说道:“有时候男人之间直接对话,反而更简单,我们气场挺合。”

    宋喜稍微侧头,问:“除此之外呢,我爸对你什么看法?满意吗?”

    乔治笙薄唇一张一合,声音平静中难掩倨傲:“我这么好,他有什么不满意的?”

    宋喜牵起一侧唇角,似笑非笑的道:“这突如其来的自恋是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乔治笙依旧淡定,低沉着声音,不答反问:“我不够好吗?”

    宋喜心底猝不及防的一颤,许是他认真的时候,身上男人味儿更足,她身上微微泛起一层细密疙瘩,慢半拍佯装淡定的回道:“还行吧,有些地方挺好,有些地方还需改进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问:“哪儿要改?”

    宋喜今天心情好,像是掉进了蜜罐子,哪里能想到他有什么地方不好的,忽然眼前闪过一抹画面,她眼球灵活一动,粉唇开启,声音不大的回道:“自控能力太差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不到一秒就跟上她的思维,猜到她口中的自控能力太差,指的是哪一方面。

    握着她的手有意无意的收拢,乔治笙开口道:“你以前说我睡眠问题是肾火太旺导致的,有病就要及时治,合理的发泄欲望有助于睡眠,我最近这两天,睡得都不错。”

    宋喜听他说的旁若无人,虽然车上也就他们两个,可她还是不可抑制的红了脸,嗔怒着道:“合理?纵欲过度的危害要我一一跟你讲解吗?”

    乔治笙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回道:“我说我已经在克制了,你信吗?”

    他声音低沉悦耳,与生俱来的沉稳和波澜不惊,让他的话带着不容置喙的可信度,宋喜相信,同时耳根子一热,一时间语塞。

    开车回家,两人依旧像前两天一样,灯都不开,他直接抱起她往楼上去。宋喜嘴里喊着克制,但一碰到他,马上矜持尽丧,乔治笙也是,在她身上根本毫无理智可言。

    彼此的身体就是消磨夜色的最好利器,长夜漫漫,乔治笙的粗重呼吸尽数淹没在她不受控制的呻吟声下……

    后来宋喜嚷着明天要早起上班,求他放过她,乔治笙才暂且鸣金收兵,洗完澡,她一沾枕头就睡着了,乔治笙去楼下抽烟,坐在客厅沙发上打了个电话给任丽娜。

    半夜三更,任丽娜却还没休息,像是在等乔治笙的电话。

    乔治笙问:“下午谁来了?”

    任丽娜带着几分类似纠结和尴尬的声音回道:“盛浅予,我哪知道宋喜会突然过来,也不好互相介绍,幸好盛浅予看到宋喜就主动要走,我这心里一直不舒服,宋喜没看出什么来吧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