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一笙有喜 第579章喜欢就是不讲道理

时间:2018-02-26作者:鱼不语

    自从过年跑去萨城看凌岳,一直到现在,两人都挺融洽的,虽然还没正式确立关系,可凌岳分明对她比从前惯多了,以前都是见着她的人就跑,现在还知道主动给她打个电话什么的。

    这会儿突然翻脸,乔艾雯看着心里难受,也着实委屈,她真的就是梳了个头啊。

    她拽着他的手腕,想拉他进去,凌岳拉着一张冷脸,低沉着声音说:“干什么?”

    乔艾雯道:“你进来,我好好跟你解释。”

    凌岳站着不动,他才不进去,元宝刚从里面出来。

    乔艾雯从他的面色就猜出他心中所想,她抬眼道:“你要不怕别人听见,那我就站这儿跟你解释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用正常音量道:“我今天去弄头发,我发型师不在,我只能…”

    主卧离着棋牌室不近也不远,关键保不齐随时有人会出来,凌岳眉头轻蹙,低声打断:“行了。”

    乔艾雯打量他的面色,开口道:“什么叫行了?我好心好意梳你喜欢的发型想让你高兴,你还往我身上泼脏水。”

    她话锋转得很快,一副不解释清楚,她还不高兴的样子。

    凌岳冷脸看着她,被气到没办法开口。

    乔艾雯勇敢坦然的回视他,几秒之后,忽然低声道:“吃醋了?”

    凌岳闻言,当即心底一慌,紧接着此地无银三百两的露出一抹轻嘲,企图把手腕抽回去,乔艾雯抓着不放,反正她在他眼里一直都是死缠烂打的类型,也无所谓黏不黏人。

    她拉着他往房间里面进,凌岳受着道德约束,觉着这样不好,一来这是别人家,二来他刚刚还气她跟元宝从里面出来,可实际上……他有些行不由衷,竟然半推半就的跟她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乔艾雯顺手把房门关上,然后拽着他走到梳妆台前,指给他看:“那,我这人一向用事实说话,这是我刚用过的梳子,隐形卡,发胶,头绳在里面,要不要我现在打开给你看看?”

    她伸手指着头顶,说的是实话,可也有开玩笑的成分。

    凌岳面不改色,依旧阴沉:“打开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乔艾雯有点儿懵。

    凌岳一眨不眨的看着她,乔艾雯迟疑着道:“我刚梳好的。”

    凌岳道:“拆了。”

    原本乔艾雯还没生气,想着既然他误会了,那她解释就好,可突然一瞬间,她有些不爽,那种感觉像是她憋着一个惊喜给他,可他看见之后却不屑一顾,还白白浪费了元宝的时间。

    心底如此想着,乔艾雯一言未发,坐在梳妆台前,把刚刚梳好的丸子头拆了。平时她是卷发再盘,今儿是直发盘的,所以元宝用了不少卡子和发胶,眼下长发散开,依旧柔顺,她随手在脑后拢了一下,紧接着起身,二话没说作势往外走。

    凌岳又不瞎,当然看出她突然不高兴了,这回轮到他开口道:“生什么气?”

    乔艾雯不是个能咽下气的人,当即转身回道:“知道你要来,我眼巴巴的赶来,眼巴巴求着宝哥给我梳个头哄你高兴,你说拆就拆,拿我当傻小子呢?”

    凌岳很犀利,不答反问:“你是气我让你拆头发,还是委屈这个头是元宝给你梳的?”

    女人的心思向来很复杂,两者都有,但乔艾雯没办法在生气的时候跟他讲道理,所以干脆回道:“我要跟你谈恋爱,你不跟我谈,反过来还要吃我的醋,我说了宝哥跟我亲哥一样,你爱信不信。”

    说完她扭身就要走,凌岳拉住她的手臂,看着她道:“是你在追我,这话怎么好像我故意吊着你一样?”

    乔艾雯正跟气头上,闻言怒极反笑:“说我上赶着是吧?成,以后我离你远儿远儿的。”

    她甩手要走,凌岳稍稍用力,抓着没放,与此同时蹙起眉头,压低声音说:“你讲不讲理?”

    明明是她惹祸在先,现在反倒把他数落的一身毛病。

    乔艾雯瞪眼道:“不讲理,谁讲理你找谁去。”

    跟女人讲道理,他开玩笑呢吧?

    凌岳跟乔艾雯认识时间不短,虽然大多数时候都是她跟在他屁股后面转,可这女人脾气大小,他心里有数,这若是让她带着一肚子的气出去,指不定还要怎么样。

    薄唇开启,凌岳说:“我要是跟个女人从一间房里出来,说给她梳头,你信不信?”

    乔艾雯停下挣扎,沉默几秒,微微转着眼球,出声道:“你说我就信。”

    凌岳问:“你生不生气?”

    乔艾雯抬眼瞪他:“你要说这么做,我就一辈子不跟你说话。”

    凌岳看着她说:“我还只是叫你把头发拆了,过分吗?”

    同理,他也相信乔艾雯跟元宝之间没什么,可相信不代表不气。

    两人四目相对,乔艾雯气消了,出声问:“吃醋就吃醋呗,拐弯抹角的。”

    凌岳松手,沉着脸道:“像你亲哥也不是你亲哥,叫你亲哥给你梳头,看我会不会生气。”

    乔艾雯莫名被戳到笑点,忍俊不禁:“我哥这辈子不可能给我梳头的。”

    凌岳见她嬉皮笑脸,有些来气,又有些心软。

    乔艾雯是彻底不气了,主动去拉他的手,晃着道:“我承认百分之七十的错误。”

    凌岳说:“那百分之三十呢?”

    乔艾雯挑眉:“你不知道有种感情就是我跟宝哥,很多时候我哥都没注意的事儿,他会注意到。”

    话说一半,凌岳神情变得有些不对,乔艾雯马上补道:“但我俩是纯纯的兄妹情,宝哥就算喜欢昊哥都不会喜欢我,我也是,我就喜欢你这种高冷假装不待见我,其实心里干吃醋的。”

    她又恢复以往那种皮皮的样子,凌岳也仔细回忆了一下元宝看乔艾雯时的神情,完全不是男人在看喜欢的女人,就是大人在看小孩子,只要她想要的,他能力范围之内都会给她。

    之所以会控制不住的翻脸,乔艾雯说的没错,他就是吃醋,干嘛她的脑袋瓜子要其他男人碰?

    凌岳站着不说话,乔艾雯却看出他气消了,趁其不备,她上前抱住他的腰,八成激动,力气用大了,竟推着凌岳往后退了一步,他鞋跟撞在床底,身子往后一倒,连同乔艾雯一块儿仰倒在大床上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