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一笙有喜 第578章 关门梳头

时间:2018-02-25作者:鱼不语

    宋喜在棋牌室打牌,外面每来一个人,戴安娜都会领进来打声招呼,宋喜跟两边人都熟,爽朗的说道:“随便坐,跟自己家一样。”

    戴安娜是个喜欢交朋好友的,所以家里来这么多人,她完全不觉着闹腾,反而很享受这种到处都是人的感觉。

    乔艾雯刚来,常景乐就张罗着要把位置让给她,乔艾雯说:“我不打,我等着宝哥来给我梳头呢。”

    常景乐笑着打了张二饼,说:“也就你敢指使他做这种事儿,他那双手是给人梳头用的吗?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还不待乔艾雯回答,顾东旭一推牌,卡二饼胡了。

    无论打的大小,常景乐惯常调侃人:“我可跟你小舅一个辈分,你赢我一点儿不手软。”

    宋喜替顾东旭道:“我旭哥喊你一声乐哥还不够吗?难道要喊你舅?”

    常景乐笑道:“可不嘛,也就我不在乎这些虚名,生生降了一辈儿。”

    正巧赶上戴安娜从外面走进来,闻言,她开口道:“我跟东旭一辈儿的,是不是我也得喊你一声叔或者舅啊?”

    常景乐抬眼,目光落在戴安娜脸上,前一秒还在装大辈儿,这一秒马上变得和颜悦色起来:“跟孩子开个玩笑,我还能占他便宜嘛。”

    都孩子了,还想怎么占便宜?

    几人说话的功夫,外面门铃响起,乔艾雯有些慌,马上道:“要是凌岳,千万别往这屋领,我还没梳头呢。”

    戴安娜出去开门,门外隐约传来对话声,好似不是一个人,乔艾雯躲在书柜后面,不多时,戴安娜引着元宝和佟昊进来。

    乔艾雯舒了口气,闪身出现:“吓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其余人忙着互相打招呼,元宝向乔艾雯走去,一张帅气的脸上如常温润:“想梳什么头?”

    乔艾雯抓起两缕头发,往头顶比划:“俩丸子,我给你看照片。”

    她调出最近拍的照片,其中不乏跟凌岳一起的合照,都是在萨城时拍的,她临时空降,搞得他猝不及防,兴许是没缓过神来,所以她拉着他拍照,他也没躲。

    照片中乔艾雯梳着两个可爱的丸子头,她说:“幸好我发型师是夜城本地人,我临走之前把他喊出来给我梳的头。”

    元宝微笑:“他喜欢你这样的打扮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他马上打趣一句:“不是萝莉控吧?”

    乔艾雯眼睛转了三百六十度,不以为意的回道:“只要他喜欢,什么风格我都能变。”

    元宝道:“这话别让你哥听见,准骂你没出息。”

    乔艾雯着急忙慌:“看半天了,你到底行不行?”

    元宝把手机还给她:“你的事儿,我什么时候不行过?”

    乔艾雯当即回以一记感动的眼神儿:“还得是我宝哥。”

    元宝帮乔艾雯梳头,她就准备俩头绳,他还需要其他东西,戴安娜道:“去我房里,化妆台上什么都有。”

    元宝带着乔艾雯进了主卧,两人前脚进去不到五分钟,紧接着有人按门铃,凌岳来了。

    戴安娜想给里面的乔艾雯通风报信,所以特别大的声音,扬声道:“凌大医生来了,快点儿进来。”

    主卧的乔艾雯闻言,看着才梳了一半的头发,情急之下催促元宝:“快关门,快关门。”

    元宝想提醒一句来着,关门真的好吗?但见乔艾雯火燎屁股一样,他只好先去门口把门关了。

    凌岳跟戴安娜打招呼,换了鞋往里进,走至客厅沙发处,他无意中一瞥,在好几个女式包中,目光落在银蓝色渐变包上,准确的说,是落在包包的挂坠上面,挂坠是一只纯白的皮草羊玩偶,当时两人去看电影,路过商店,她非叫他买来送她,弥补她失羊之痛。

    乔艾雯也来了?

    不动声色,凌岳跟着戴安娜往棋牌室走,中途戴安娜说:“小喜也叫了她老公的朋友,今天人多,凌大医生也接接地气,热闹一点儿。”

    凌岳进了棋牌室,果然看到一些熟面孔,这些人都在宋喜住院的时候就已经见过,大家打了声招呼,凌岳脸上也带着几分微笑,只是心底纳闷儿,乔艾雯呢?

    麻将桌上已经换了一波人,常景乐不打了,换佟昊上来,韩春萌招呼凌岳:“男神,你来打,我要去厨房准备晚饭了。”

    凌岳道:“让王妃替你一把,我去趟洗手间。”

    他转身往外走,好死不死在经过主卧门前,门把手忽然下压,紧接着门从里面开了一条缝。

    乔艾雯想悄悄溜出去,谁知道……就这样跟门前一米处的凌岳,来了个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乔艾雯看着凌岳,他一身军绿色长款风衣,外套都还没脱,凌岳也看着乔艾雯,主要是看她这副鬼鬼祟祟的模样。

    元宝在门内根本没看到凌岳,想叫乔艾雯光明正大的出去,所以抬手扒着门边,直接把门打开。

    这下,戴安娜的主卧,房门紧闭,只有元宝跟乔艾雯两个人在里面。

    乔艾雯清楚看到凌岳那双漂亮的眸子中,星星刷一下子集体暗了,化作一片虚无的冷。

    求生欲是人的本能,在这一刻,乔艾雯下意识的开口解释:“你别误会啊,宝哥刚刚给我梳头来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生怕凌岳不相信,乔艾雯还伸手摸了摸头顶一侧的丸子,殊不知这话不是雪中送炭,而是火上浇油。

    梳头?

    凌岳心中刹那间想到的就是前阵子网上特别火的‘做头发’事件,孤男寡女,房门紧闭,丫告诉他,元宝给她梳头?

    凌岳一直以为自己喜怒不形于色,事实上只是太多年没被人牵动过情绪,如今心底翻腾着醋火和怒火,他脸色陡然而变,无论乔艾雯还是元宝,都看得真切。

    元宝是聪明人,一看就知道凌岳吃醋了,但他没跟着掺和,以免越描越黑,只不动声色的微笑,主动开口打招呼:“凌医生。”

    凌岳感觉血液从脚到头,又从头到脚,一会儿热一会儿凉,印象中他觉着自己应该是微笑了,也尚算礼貌的打了声招呼。

    元宝走了,原地只剩下凌岳和乔艾雯两个人,她马上对他动手动脚,拉着他的手腕,抬眼道:“你别这副表情,怪吓人的,真的是梳头,你闻闻,还有发胶味儿呢。”

    她把头往前凑,没有外人在,凌岳也无所谓沉下脸,薄唇开启,冷漠道:“跟我说什么,你爱干嘛干嘛。”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