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一笙有喜 第569章 幕后还有人

时间:2018-02-22作者:鱼不语
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宋媛还在医院接受治疗,警方已经派人过来,跟先前询问她出事经过的那批警察不同,这次来的警察,是为了宋喜的车祸案。

    宋媛三缄其口,她自己就是律师,知道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,以身体为由拒绝一切问话,警察提醒她:“宋小姐,警方已经抓获肇事司机,他指证是你买通他,目前你是本案很大的嫌疑人,希望你能尽力配合。”

    宋媛脸色煞白,不是吓的,而是刚刚小产,还在挂水,警察也不愿过多逼迫一个刚刚经历过如此打击的女人,但表示她目前的行动会受到警方监控,也就是说,不管宋媛如何拖延,除非她有证据摆脱嫌疑,否则这个案子她撇不清。

    待到警察走后,宋媛马上拿出手机打给祁丞,祁丞电话打不通,她随后打给他助理,助理接通后,宋媛问:“祁丞在哪儿?”

    助理说:“老板临时有事儿要飞外地,宋小姐有什么需要,直接跟我说就行。”

    宋媛闻言,一瞬间心都沉了,沉默半晌,她开口道:“帮我找最好的刑事律师,我要打官司。”

    祁丞的助理似是丝毫意外都没有,声音如常的回道:“好,我马上帮您联系。”

    宋媛没有立即挂断电话,顿了顿,她又说:“你帮我转告他,我在协和医院…妇产科,叫他落地之后打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您放心,我会第一时间帮您转达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,祁氏顶层办公楼,助理挂断电话,正对面就坐着祁丞,他向祁丞转述宋媛的要求,祁丞在抽烟,虽然不动声色,可看得出脸色难看,唇瓣开启,出声道:“她要找最好的律师,你就帮她找,别以公司和我的名义。”

    “是…宋小姐还说她在协和医院,妇产科。”

    祁丞沉默良久,开口回道:“往她户头上转一千万,如果她再问起我,就说我带我爸出国治疗,短时间不会回来。”

    助理第一时间明白祁丞的意思,稍顿,他试探性的问道:“那婚礼事宜…”

    祁丞绷着脸,语气平静却让人心底发沉:“全部取消。”

    祁丞在警察局也有人,所以不难知道宋媛的最新动向,她惹上刑事官司是小,但她竟然流产了,在这么重要的关头…如果她没突然查出怀孕,他也不会急着要跟她结婚,可现在孩子没了,她在他这里,当真是没什么用处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宋喜住院的第三天,韩春萌,戴安娜和顾东旭组团来看她,病房中只有宋喜一个人,戴安娜问:“就你自己?”

    宋喜道:“你们来的五分钟前,这屋里还一帮人,刚走。”

    顾东旭从轮椅上起来,被韩春萌扶到床边椅子上坐下,他说:“没人正好,再跟你说个事儿。”

    宋喜问:“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顾东旭道:“经侦科收到一份资料,里面是关于宋媛从业以来跟客户之间的一些经济上违法操作,据说今天早上已经有人去局里报案,说是跟宋媛有经济往来,随时指证她利用职业便利获取私利,经侦科已经派人去宋媛那边了。”

    宋喜一时间没说话,戴安娜坐在床尾,开口接道:“她还真是墙倒众人推啊,如果罪名坐实,她不仅要吊销律师执照,还有可能面临巨额赔偿。”

    顾东旭说:“赔钱是小,现在她又是刑事案,又是经济案,坐牢是跑不掉的,就看坐多久了。”

    韩春萌瞪眼说:“她活该!在小喜家里白吃白喝这么多年,回过头来,她要小喜的命!要不是那天我也在车上,我真的不敢想象车里的人到底有多绝望。”

    顾东旭看向宋喜:“经侦科这边的证据,是我小舅找人弄的吧?”

    宋喜面色如常:“可能吧,他还没跟我说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想干什么,从来都是只做不说,以前是,现在也是。

    顾东旭没有马上接话,也没有表现出欲言又止,可宋喜却猜到他心里想什么。

    她毫不避讳的道:“你想问宋媛在家里遭劫,是不是他找人做的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韩春萌跟戴安娜皆是面色各异,有些紧张,但也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顾东旭沉默片刻,开口回道:“以前事不关己,大道理谁都会讲,但这次是宋媛想要你的命,她还付出行动了,那天你们三个都在车上,我都不敢想,万一你们出了什么事儿,剩下的这些人要怎么办?”

    他脸色有些冷,纠结只是一闪而逝,取而代之的是坚决:“就算是他找人做的,我也能理解。”

    宋喜道:“宋媛的腿是他找人打断的,但他没有叫人做其他事儿,他不是敢做不敢当的人,我相信他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顾东旭眉头轻蹙,似是想到什么:“我记得警察给宋媛录的口供,宋媛说过,当时她家里突然断电,几分钟后有人按门铃,说是物业检修,她开门之后被人捂住嘴拖进去,对方一脚踹在她腿上,她疼得倒在地上起不来,然后歹徒好像离开了一会儿,随后又进来企图实施强|奸。”

    宋喜眸子微挑,跟顾东旭四目相对,三秒后,两人异口同声:“两拨人?”

    戴安娜闻言,也是恍然大悟的样子,出声道:“打断她腿的人为什么要离开一会儿又回来?别说是一时情急忘了,如果房间是黑的,那宋媛根本就不知道到底是两个人还是同一个人,是这个意思吧?”

    韩春萌瞪眼说:“我去,说的太吓人了,难道宋媛还得罪了其他人?”

    宋喜越想越觉着蹊跷,蹊跷的同时,也豁然开朗了,如果真的是这样,那就很好解释乔治笙的说辞,他说了只要宋媛断腿,可宋媛却说差点儿被强|奸。

    “宋媛得罪了谁,对方下这么狠的手?”这话是顾东旭问的。

    宋喜没接话,暗道乔治笙真的没有骗她,如果说之前的信任是平地起高楼,单从感情上而言,那么如今就是有理有据,他说到做到,敢做就敢承认,没做就是没做。

    一屋子四个人,心思各异,宋喜想着乔治笙,顾东旭想着案件中的关键人是谁,唯有韩春萌跟戴安娜想的简单:“有些人,多行不义必自毙。”

    “做人啊,要讲良心,不是不报时候未到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