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一笙有喜 第567章 一睁眼,变天了

时间:2018-02-22作者:鱼不语
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医院的vip病房,一个病床带一个陪护床,晚上睡觉的时候,宋喜叫乔治笙把陪护床推过来,两人合成一个‘双人床’。

    乔治笙第一反应就是这行为够腻歪,有点儿羞于做,可宋喜觉着这是甜蜜,是浪漫,乔治笙反锁了门,还是照她说的做了,待到他躺上去,可以离宋喜要多近有多近,像在家一样搂着她的时候,他忽然发现这个决定是对的。

    宋喜的脚踝肿的老高,一动不敢动,始终平躺着,乔治笙把一只胳膊垫在她脖颈下,单手拿着书,给她念笑话。

    从前他觉着这本书就像她一样,在挑战他的智商和情商。如今他还是觉着这本书像她一样,挑逗着他的理智和忍耐力。

    不过是跟她挨在一起睡觉,已经足够他抓心挠肺,偏生宋喜躺在病床上,他就是禽兽也不忍心对她做什么。

    宋喜白天受了惊吓,下午晚上又一直在见朋友,他才给她念了二十几个笑话,她笑着笑着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乔治笙抬手关上灯,让她睡得更踏实一点儿。

    夜里不知道几点,乔治笙手机震动,他没睡着,先是调了静音,想起身,但手臂被宋喜枕着,她还抓着他的衣服,他要起身就会把她吵醒,他只好尽量把手机拿远,接通电话。

    手机中传来佟昊的声音:“笙哥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声音很低: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佟昊那边明显一顿,紧接着同样压低声音回道:“上午肇事逃逸的司机已经抓到了,刚开始死活不说,口风很紧,还让我们直接报警抓他,一看就是个死鸭子嘴硬的,刚上了‘大刑’,承认了,说是个女的给了他一百万,我拿宋媛的照片给他认,就是她。”

    病房中一片漆黑,只有窗帘外隐约透进来的淡淡光晕,不知是月光还是建筑光,乔治笙俊美面孔上一片肃杀,就连眼底唯一反射的那抹光,都透露着森然冷意。

    佟昊听着电话里的沉默,几秒过后,主动问:“动宋媛吗?”

    乔治笙声音很低,却丝毫不影响口吻中的冷漠和决绝:“透个消息给刑侦队里的熟人,叫他去你那儿把证人带走,证人拒捕,所以受伤,在这之前,找人去宋媛那儿走一趟,有些错,法律惩戒不了。”

    佟昊有些意外,他以为乔治笙的脾气,才懒得找什么警察,反正敢动他的人,跟找死没什么两样,更何况是动到宋喜头上,但乔治笙竟然破天荒的要求走法律途径。

    心底纳闷儿,佟昊没多问,乔治笙怎么吩咐他就怎么做。

    两人整个通话也不过半分多钟,待到乔治笙电话挂断,一切回归平静,他侧身搂着怀中宋喜,唇瓣在她额头上落下一吻。

    宋喜睡得迷迷糊糊,不知道几点钟,枕头旁的手机响起,她在医院睡得不踏实,所以很快就醒了,睁眼之后,身旁没人,但两张床还是拼在一起的,房间中蒙蒙亮,她摸到手机,发现是顾东旭打来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?”宋喜声音带着慵懒。

    顾东旭沉声说:“小喜,宋媛出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宋喜闻言,表情微顿,两秒之后平声问道:“她怎么了?”

    顾东旭回道:“刚才刑侦队的朋友打电话跟我说,宋媛今天凌晨在自己家里遭遇入室抢劫,对方没有劫走任何值钱物品,但是打瘸了宋媛一条腿,还差点儿把她强|奸了,是她自己报的警,明确的说是打了120,她怀孕了……现在流产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,顾东旭明显声音低沉,似是震惊,又似是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宋喜脸上的表情跟顾东旭刚听到消息的时候一模一样,宋媛怀孕了?现在,又流产了?

    病房房门被人推开,宋喜余光瞥见一抹熟悉的身影从外面走进来,她挂了电话,乔治笙进来发现她醒着,不仅醒着,还脸色奇差无比。

    手中拿着手机,乔治笙明显刚接完电话回来。

    早上六点多钟,病房中挡着窗帘,光线还很是暗沉,两人就这样四目相对,乔治笙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宋喜一眨不眨的看着他,一时间心里百转千回,思绪万千。

    比起开口便是质问,宋喜选择用一种尽可能平静的语气叙述:“宋媛出事儿了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乔治笙面不改色,甚至眼皮都没挑一下,波澜不惊的回道:“刚听说,你这边顾东旭告诉你的?”

    宋喜不答反道:“她流产了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还是那副淡漠的脸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宋喜直直的望着他,唇瓣开启:“不是你找人做的吧?”

    她用的是否定的语句,她希望不是他。

    乔治笙给予肯定回答:“不是我。”

    宋喜面色没有回暖,但也不是生气或是别的,她只说出自己心中的疑问:“我昨晚听见你打电话,说找人去宋媛那儿。”

    原本宋喜只是隐约觉着听到,说是一场梦也不为过,如果没有顾东旭刚才的电话,她甚至不会跟乔治笙提起。

    乔治笙原地站着,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回答:“昨晚查到开车撞你的人,他承认是宋媛雇的他,我已经叫人把他送去警察局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又毫不掩饰的补了一句:“我是叫人去找宋媛,只是打折她一条腿,这是她应得的,就算法律判她坐牢,也不会让你开车去撞她一回,这不公平,我也不喜欢吃这种亏,至于什么强|奸流产,跟我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声音有些冷,毕竟宋喜怀疑他,已经不是第一回,他承认乔家家底儿并不干净,但承认归承认,她总是怀疑和试探,难免会让他不舒服。

    他不舒服,宋喜更不舒服,一睁眼就出了这么大的事儿,牵扯的又都是亲近之人,饶是她定力再强,也需要时间思考和接受。

    病房中突然陷入诡异的沉默,明明有人在,却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最终还是乔治笙先开口,他说:“要我找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吗?”

    “还是找你信得过的人查我?”

    一连两个问句,宋喜抬眼看向他,他声音平稳,没有明显的动气表象,可她却能感受到他话里的隐怒和寒意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