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一笙有喜 第566章 忌惮

时间:2018-02-21作者:鱼不语

    凌岳从韩春萌那里得知宋喜出事儿的消息,定了当天的机票跟乔艾雯一起返夜,当晚就出现在宋喜病房,这也是凌岳跟乔艾雯认识这么久,第一次知道她是乔家人,还是乔治笙的亲妹妹。

    宋喜这一出事儿不要紧,连带着她跟乔治笙的隐婚也浮上水面,周边好些人的关系都变得更加耐人寻味,比如顾东旭到底要不要喊她小舅妈,凌岳虽然还没跟乔艾雯正式确定关系,但照这形势发展下去,以后是喊师妹呢,还是喊嫂子呢?

    一小天的迎来送往,待到最后一波,乔治笙说:“告诉他们明天都不用来了,没空应酬你们。”

    宋喜心底是有一丢丢的小累,但也不会像乔治笙这么直白,关键这话也只有从他嘴里说出来,其他人才会觉得天经地义,理所应当。

    房间中只剩两个人的时候,耳根子终于变得清静,宋喜脚踝不敢乱动,就这么直挺挺的平躺着。

    乔治笙坐在床边问:“想吃什么?”

    宋喜回道:“你吃什么我就吃什么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看她眼底带着止不住的雀跃,开口道:“干嘛这么高兴?”

    宋喜抬起左手,动了动无名指,勾起唇角回道:“感觉有精神食粮就够了,不吃饭都没事儿。”

    没外人在的时候,宋喜满眼欢喜的打量手上戒指,真是越看越喜欢。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那我看着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他拿起手机打电话,叫人送吃的过来,宋喜放在桌上的手机震动几声,拿起来一看,是顾东旭发微信给她,问她现在打字方不方便。

    宋喜回复:身边除了你小舅没外人,你说。

    顾东旭道:我听王妃和萌萌说,今天的事儿出得蹊跷,像是蓄意的,怎么回事儿?

    宋喜回复:我现在已经可以确定不是意外,对面的车压过双黄线直奔我来的,对方是想要我的命。

    顾东旭问:最近得罪谁了?心里有怀疑的人吗?

    宋喜回道:不知道是我爸的政敌,还是我自己得罪的人,如果是后者,我最近只得罪了宋媛,宋媛她妈车祸住院的事儿你知道吧?跟你同一家医院,出事儿当晚她给我打过电话,非说是我找人做的,我俩吵了一架,她认定是我,也说过要报复的话。

    顾东旭道:你有怀疑的目标就行,我找刑侦的朋友帮你查一下宋媛,如果真是她干出这么丧心病狂的事儿,哪怕她是你们家养女,这事儿也绝对没完!

    两人都在打字,但却能完美的模拟出对方的表情和口吻。

    乔治笙吩咐完之后挂断电话,看宋喜双手不停地打字,但群魔乱舞群里却没人讲话,他问:“在跟谁聊天?”

    宋喜眼睛盯着屏幕,出声回道:“东旭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问:“他干嘛?”

    宋喜回道:“东旭说找人帮我查宋媛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我已经找人查她了。”

    宋喜面色坦然的说:“如果她真的犯法,我希望走法律途径抓她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没接话,宋喜回复完顾东旭,抬头看他,但见他从烟盒中敲出一根烟,拿在手里却没抽。

    她很敏锐,马上察觉到一丝若有似无的小异样,主动去拉他的手,宋喜开口说:“我没别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侧头看她,面色如常:“嗯,多个人多条路子查。”

    宋喜回视他,目光清澈坦然:“我没有信不过你,反而是怕你先警察那边查出是她,我怕你为我出头,转身再叫人抓到把柄,可能从小听了太多有事儿找警察的话,根深蒂固了,咱们犯不着为不值得的人冒险。”

    宋喜这话是真心实意,只不过她说的比较委婉,宋元青对乔家的印象并不好,董俪珺出车祸,宋喜绝对站乔治笙,可宋元青对乔治笙却仍旧抱有疑心,如果在这样的紧要关头,乔治笙真的为了帮她出气,对宋媛做了什么,哪怕这是宋媛罪有应得,可宋元青怎么想?

    宋喜夹在两人之间挺难的,一个老公,一个爸爸,他们都是为了她好,只不过信仰和方式不同。

    乔治笙是聪明人,宋喜就算说的再委婉,他也能深入到最底层的含义。

    乔家当初靠什么起的家?宋家靠什么起的家?无论宋元青还是宋喜,对他有所忌惮都是本能的,有些东西,一旦沾了,一辈子都要带着。

    宋喜拉着乔治笙的手,眨着眼睛逗他:“生没生气?”

    乔治笙眼底带着暖色,薄唇开启,出声回道:“我没你想的那么小气。”

    宋喜撇撇嘴:“常景乐他们都说你小气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道:“你信他还是信我?”

    宋喜想都不想的回答:“当然信你了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眼底暖色更浓。

    医生说宋喜的脚最好住院观察几天,宋喜明天就上班了,托韩春萌请了假,她这样实在是上不了手术台。

    她在医院住,乔治笙理所应当的成了陪护,开车回家把她的东西拿到医院,宋喜可以混一天不洗澡,但她睡觉不能穿外衣外裤,乔治笙替她脱裤子的时候,脚踝那里根本脱不下,他说:“我给你剪开。”

    宋喜看了眼自己的小脚牛仔裤,当即回道:“不行,我可喜欢这条裤子了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横了她一眼:“裤子重要还是脚重要?”

    宋喜噘着嘴不说话,乔治笙已经掉头去找剪子,剪子没找到,水果刀倒是有一把,他拎着刀走回床边,弯下腰道:“别动。”

    宋喜眼看着他把牛仔裤划开,又把里面的保暖打底裤如出一辙的划开,她心都碎了。

    裤子顺利脱下,她坐起身,自己脱上面毛衣,三下五除二,浑身上下只有一套黑色的无痕内衣裤,最简单不过的样式,却也丝毫不抢她前凸后翘的风头。

    乔治笙看了一眼,目光瞬间深沉,紧接着别开视线,从袋子里面拿出一套睡裙递给她。

    宋喜直接往身上穿,乔治笙低声问:“穿内衣?”

    “嗯?”宋喜穿到一半抬头看他。

    后知后觉,她这几天晚上睡裙之下都是真空的,血往脸上冲,她很快将睡裙拽下来,低声回道:“在这儿睡就别这么开放了。”

    她刚一躺下,乔治笙马上提起被子,直接盖到她脖子,宋喜问:“干嘛?”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别让我看到。”

    ←  →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