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一笙有喜 第562章 兄弟不易

时间:2018-02-19作者:鱼不语

    常景乐把戴安娜送到酒店大堂的电梯口,太会玩儿的男人反而懂得进退,他都不会上楼,然而戴安娜临上电梯之前,还是笑着,真诚的说了句:“谢谢,自打离婚之后我都没像今天这么笑过。”

    早在包间聊天的时候,她已经开诚布公的说过自己离异的事实,常景乐心底的确有一闪而逝的意外,但也仅限于意外,就好比一个看见一个像十八其实已经二十八的女人,除了惊讶她的年龄不符之外,又能怎么样?

    戴安娜也是,除了惊讶她结过婚又离了之外,又能怎样?她还是她,他依旧觉着她挺有意思的。

    唇角勾起,莞尔一笑,常景乐道:“新年了,不好的事情都是过眼云烟,我闲人一个,以后有什么事儿随时叫我,别怕麻烦,我这人最爱助人为乐。”

    戴安娜微笑:“好。”

    电梯门打开,她走进去,按下层数,在电梯门完全关闭之前对他挥挥手。

    常景乐这几天都要回爸妈家里住,半夜三更回去,没想到常斌和蒋文娟都还没睡觉,电视开着,可显然是个摆设,毕竟两人没有一个爱看动物世界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这么晚还不睡?”他边脱外套边问。

    常斌道:“你妈妈最近让你看的几个女孩子,你一个都不看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常景乐垮下脸说:“我是找不着女朋友吗?干嘛给我凑相亲局?”

    常斌说:“过完年你就往二十八奔了,还以为自己小呢?我像你这个年纪,你都两三岁了。”

    常景乐玩世不恭的说:“我现在给您抱一私生的大胖孙子回来怎么样?你要两三岁还是三四岁的?”

    常斌‘咝’了一声,一旁蒋文娟马上道:“好好说话,跟孩子总翻什么脸啊?”

    常斌蹙眉道:“他就是你们惯的,我爸妈惯,你爸妈惯,你也跟着惯,全家他就没个害怕的人。”

    他这话不假,常景乐三代单传,爷爷亲姥姥爱,妥妥一高干家庭,结果宠出一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来,他经商,这些年钱是没少赚,但在常斌眼里,他这钱赚的很是轻松,谁不知道他爸是检察院院长,爷爷是原冀北省长,姥姥姥爷是司法的退休高官,就连蒋文娟都是国内女富豪榜上排名前二十的。

    家大业大,富过三代,注定养不出‘勤学苦干’的孩子来,常斌很多时候看常景乐也是无奈,说他不学无术,人家很能赚钱,说他努力上进,结果人家每天吊儿郎当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逼你什么时候必须结婚,反正你今年必须得交个像样的女朋友,别成天乌烟瘴气的。”

    常斌绷着脸,语气没得商量。

    常景乐不怕他,但也没表现得不以为意,只是坐在沙发上,云淡风轻的回道:“别给我介绍你们朋友家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常斌道:“知根知底儿的,哪儿不好了?”

    常景乐说:“不好甩。”

    常斌也就是没胡子,不然一准儿气得胡子翘起来。

    蒋文娟从旁浑和:“乐乐,你跟妈说,你到底想找个什么样的女孩子?我们照着给你挑。”

    常景乐不知怎么想到了戴安娜,可能今晚结束前最后一个接触的人就是她吧。

    帅气的脸上勾起一抹好看的笑容,他出声回道:“我喜欢脸上有点儿肉的,但要尖下巴,还要桃花眼,像我这种的…”说着,他故意弯起眼睛,甚是漂亮。

    蒋文娟宠他宠得不行,忍不住坐近一点儿睨着他,当真是怎么看怎么喜欢,嘴里一会儿一句:“我儿子这么帅,什么样的女孩子都找得到。”

    常景乐忽然说了句:“离过婚的行吗?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蒋文娟笑容一僵。

    对面常斌呵斥:“又开始犯浑了!”

    常景乐但笑不语,蒋文娟紧张地问:“乐乐,你可别逗我,真的假的?”

    常景乐说:“假的。”

    蒋文娟长舒一口气,随后道:“我跟你爸真没多大要求,也不一定非叫你找个当官的或者有钱人家,但最起码女孩子要家底儿干净,人也好,你以后千万别跟我开这种玩笑,我心脏病都快叫你吓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常景乐就是这点好,禁得住唠叨,像乔治笙他们,完全不能听人在耳边磨叽,但他可以,家里人随便说,他都听着,反正不做就是了,还落得个孝顺的好名声。

    听常斌和蒋文娟唠叨半小时,常景乐打岔道:“爸,年前我问你宋元青的案子,你当时说忙,年后再说,现在有空了吧?”

    闻言,蒋文娟自动起身去泡茶,躲开不听。

    客厅就剩下他们两个,常斌不答反问:“你打听这个干什么?”

    常景乐道:“治笙在跟宋元青女儿谈恋爱。”

    常斌把烟头按灭在烟灰缸里,不紧不慢的说:“是宋元青女儿托你帮忙,还是乔治笙托你帮忙?”

    常景乐道:“当然是治笙。”他跟宋喜之间还不到这个份儿上。

    常斌知道常景乐跟乔治笙多年的好朋友,常景乐这些年之所以能赚这么多的钱,也少不了乔家的势力帮衬。

    沉默片刻,他出声回道:“你转告他,宋元青的案子已经定了,别说他现在跟宋元青的女儿谈恋爱,就算已经结婚了,也不能轻易碰,谁碰谁倒霉。”

    常景乐闻言,也是思忖片刻,随即道:“宋元青是真的贪污了吗?”

    常斌没看他,兀自回道:“我们检察院办案看证据。”

    这话,含义颇多,饶是常景乐都觉着蹊跷,他还想再问,常斌却蹙眉不愿意答了,并且明确警告:“你跟乔治笙好,我不拦着你们相处,这些年他对你,对咱们家也都够意思,所以我今晚才会托你给他带这些话,我是官,他是商,商不与官斗,官不与高官斗,多厉害的人上头,都有比他更厉害的人,只要他不去碰当官的底线,凭他们乔家的本事,钱多少都赚不完,至于其他的,尘埃落定的东西就不要再去想原因,没人在乎原因,只有输赢和结果。”

    常景乐当晚回到房间,给乔治笙打了个电话,问他身边有没有人,乔治笙身边是宋喜,现从床上下来去外面接,听到这番话,沉默了。

    常景乐说:“听我爸这意思,就算宋元青是被冤枉的,你也不能替他翻案,是不是宋喜求你办事儿了?要是你不好拒绝,改天我找个机会跟她说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沉声道:“先别说,她要面儿,从前我俩没在一起的时候,她倒还问过我,反而现在没问了。”

    常景乐唇角轻勾:“看着柔柔弱弱的,脾气倒挺倔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心里还想着宋元青的事儿,嘴上却问:“你看上她朋友了?”

    常景乐稍微一顿,紧接着笑:“哈,戴安娜吗?她挺有意思的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宋喜的姐妹儿,你少给我捅娄子,翻了脸你们做不成朋友无所谓,别连累到我。”

    常景乐挑眉:“欸,大哥,我刚为了帮你打探消息,忍着我爸妈唠叨我半小时,你就这么对我?”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活该,我要是你爸妈,都不承认你是我儿子。”

    常景乐气到嗤笑:“我怎么了我?”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感情这么不专一,小心怨念积多了糟…”

    “呸呸呸!大过年的你少咒我!”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懒得管你,我又不是你爸。”

    说罢,挂断电话,气得常景乐有种冲动,他就撩戴安娜怎么了?有本事乔和尚跟他绝交,有异性没人性的东西。一笙有喜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