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一笙有喜 第547章 我在外跟人开房

时间:2018-02-18作者:鱼不语

    “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站在政府小区门口,看着盛浅予说。

    之前在他家门口,他已经把话摊开,以前是假结婚,现在是真喜欢,跟宋喜没有分开的打算,至于从前的事儿…大家谁都没欠谁,好聚好散。

    盛浅予情绪一度崩溃,但却什么都没说,他担心她自己开车回去会出事儿,只好亲自送她到家门口。

    盛浅予站在原地,深深地看了眼乔治笙,那一眼包含了太多情绪,爱别离,恨长久,求不得,放不下……万语千言,话到嘴边,她出声说道:“新年快乐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眼底露出一丝柔软,对盛浅予,他没有亏欠,也没有愧疚,只是可怜这段感情里,他是先放手的那个,把她留在原地苦苦挣扎。

    体会过这种感觉的人,不可能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他懂她流着眼泪说快乐的心情,可他已经没有身份再去安慰她,薄唇开启,他面色淡淡:“新年快乐。”

    转身离开,绝不拖泥带水,盛浅予看着乔治笙的背影,眼泪哗啦一下掉下来,她心里有个声音在绝望的喊着他的名字,可他听不见,从前他从不忍心看她流泪,就算心里憋着气,行动上也会对她好……这样的乔治笙,她不想失去,也不能失去。

    一定是她出现的时机不对,或者她今晚的状态不好,一定是的,盛浅予站在原地,直到看不见乔治笙的背影,这才默默地擦干眼泪,转身往回走。

    当初他说了分手,还不是默默地等了她这么久?

    宋喜不过是趁虚而入的存在,她才是破坏他们感情的第三者,没道理把乔治笙拱手让人,她的世界里就没有让这个字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乔治笙走了好久才打到车,叫司机找还在营业的便利店,下车往里走,他人生中第一次凌晨出来买套子。

    收银员是个男的,大过年不能回家在这儿加班,本就心情不怎么愉悦,看到乔治笙把各个牌子的套子全都拿了一个遍,他抬眼确认:“都要?”

    乔治笙垂着视线从钱包里拿钱,没张嘴,只是‘嗯’了一声。

    收银员表面上不敢说什么,暗地里腹诽,渣男!一看这副皮囊就是个妥妥的渣男,这得多少个女人能用七八个牌子的套子?

    乔治笙怕宋喜想招儿刁难他,万一挑牌子,挑材质,给他整幺蛾子,他一点儿机会都不给她留。

    拎着袋子往外走,乔治笙火急火燎的回家,想着一进家门就能看到她小猫似的窝在床上等他,结果回到家,轻手轻脚的打开房门,往床上一看……

    乔治笙愣了两秒,床上没人,洗手间也没人,宋喜的衣服和手机都不在房里。

    大半夜的,她跑哪儿去了?

    站在房间给宋喜打电话,盛天酒店行政套房里,宋喜正跟戴安娜把酒言伤,手机响起,她起身去洗手间接。

    “喂?”电话接通,宋喜故作随意。

    乔治笙问:“你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宋喜说:“趁你不在,跑出来放风。”说罢,不等他回答,她兀自问:“你忙完了?”

    乔治笙不答反问:“你在哪儿?”

    宋喜也不接他的话茬,自顾自的说:“大过年的,你突然有什么急事儿?”

    两人卯上,乔治笙坦然中还夹杂着几分心虚,盛浅予突然回来,就堵在他家门口,若是知道宋喜也在,以她的脾气,十有**是要进去见一见的,三年前跟盛浅予说分手,他的确带着赌气的成分,事实上他一直在等她,可无论对两家还是对外界而言,他们早就分了。

    但乔治笙在感情上是个偏执的人,他总觉着欠盛浅予一个正式的分手,就在刚刚,他已经跟盛浅予把话说清楚,所以此时此刻他心底很坦荡,但毕竟是前女友,他不可能跟宋喜说,这不没事儿找茬呢嘛。

    一念之间,乔治笙开口回道:“元宝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他看不见宋喜脸上的表情,只听得她有些担心的声音道:“原来是他的事儿,你刚才去找他了?”

    乔治笙不愿意撒太多的谎,随口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宋喜说:“我看你的车停在外面,元宝来接的你?”

    乔治笙是真的不愿意让宋喜不舒服,所以打定主意不提盛浅予,当然,他做梦都想不到,偌大的夜城,宋喜早就看见他跟盛浅予从一辆车里下来。

    秉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,他竟然没听出她的试探,仍旧糊弄着回道:“嗯,你在哪儿?我去接你。”

    这下宋喜终于火了,她生怕误会他,一而再再而三的给他机会,没有马上发飙,这是她信任的最低限度。

    瞬间沉下脸,宋喜冷声道:“我真的不知道,原来元宝是个女人,他不应该跟你当兄弟,应该跟我当姐妹儿……乔治笙,这就是你说的,除了我之外,一整天都没跟异性讲过话?”

    说完,宋喜自己都觉着可笑,她是没有脑子吗?他说什么她都相信,还信得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乔治笙明显语塞,这状态更是火上浇油,宋喜恨不能大声骂他两句,奈何外面戴安娜还在,她怕丢面子。

    乔治笙也是后知后觉,低沉着声音道:“收起你的想象,我见她是偶然。”

    宋喜火冒三丈,压低声音,质问道:“承认了?年三十儿的晚上,把我一个人扔在家里,跑去跟其他女人见面,问到你头上你还不说,现在又来说偶然,你当我傻子?”

    乔治笙听到她那边很静,但却刻意压低声音,他问:“你在哪儿?”

    宋喜怒声回道:“用不着你管!”

    说完仍觉着不解恨,又负气的补了一句:“我在外面跟人开房,你找你的偶然去吧!”

    说完,她直接挂断电话,关机。

    原地站着,几秒之后她仍旧指尖哆嗦,一瞬间她很想哭,但却不得不忍住,她现在还没发跟戴安娜说,她结婚了,老公原来不爱她,现在口口声声说喜欢,却在买套儿的途中跑了,去见其他女人。

    得是个什么样的女人,才能让他心甘情愿的把她撇下?

    如果心里没鬼,干嘛骗她说去见元宝?

    宋喜扬着头,伸手捏着鼻梁,心底一边生气一边默念:不哭,不能哭,不能丢脸,头可断血可流,面子不能丢。一笙有喜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