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一笙有喜 第540章 有家过年

时间:2018-02-13作者:鱼不语

    没有什么是气是乔治笙一个深吻解决不了的,如果有,那就让时间更久一点儿。

    宋喜被他搂在怀里,仰着头迎合他,酒意上涌,她胆子变大,理智退化,偶尔会从鼻子里发出甜腻的哼声,让乔治笙骨头都快化掉。

    将她压在后座,他呼吸灼热,声音低沉着问:“下午见你爸,跟他说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~”宋喜闭着眼睛,伸手搂着他的脖颈。

    乔治笙耐着性子问:“他怎么说?”

    宋喜唇角轻轻勾起,软声回道:“不告诉你~”

    乔治笙喉结上下翻滚,忍不住在她小巧挺翘的鼻尖儿上咬了一口,只是微痛,宋喜皱着鼻子,嗔怒道: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乔治笙沉声道:“说实话,不然我让你下不去车。”

    宋喜说:“你怎么让我下不去车?”

    乔治笙抬手欲往她外套里面伸,宋喜一边笑一边拦着他,实在拦不住,她就去挠他痒痒,乔治笙最怕肋骨处痒,宋喜偏偏戳他‘软肋’,搞得他瞬间手忙脚乱,扣着她的手腕,把她胳膊举到头顶,沉声威胁:“信不信我现在办了你?”

    灼热的呼吸,带着酒精和烟草的味道,尽数扑洒在宋喜脸上,她慵懒的眯着眼,似笑非笑:“这么想办我?”

    昏暗车内,乔治笙睨着她,目光如狼似虎,低沉的‘嗯’了一声:“想。”

    宋喜道:“那我看你表现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问:“什么表现?”

    宋喜说:“你要对我好,很好很好,不能凶我,更不能动不动跟我摆脸色,把我哄高兴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故意卡到一半不说,乔治笙低声问:“把你哄高兴了,然后呢?”

    宋喜唇角勾起的弧度变大,弯起的眼睛像极了幻化成人的狐狸精,把头抬起,她凑近乔治笙耳边,声音很低,一字一句的回道:“我,就,让,你,爽。”

    她的确是喝多了,不然平时就算胆子大,也不好意思直说。

    说完她自己咯咯笑,乔治笙却是头皮都麻了,更何况身上。

    一个字的废话都不愿意多说,他被刺激到,唯有吻她才能平息体内暴动的因子。

    两人在车后座缠绵,待到乔治笙差点儿理智尽失之际,到地方了。

    今天是大年三十儿,乔治笙开心,把钱包里面所有现金都给了司机,还说了辛苦了,新年快乐。

    司机受宠若惊,给乔治笙和宋喜拜年之后,自己也赶紧回家团圆去了。

    宋喜被乔治笙扶下车,整条街上家家户户门前都挂着红灯笼,贴着红春联儿,唯有乔家大门口跟往常一样,什么都没有,只有从院子里面透出来的光,灯火通明。

    之前宋喜去超市买福字的时候,都没记起乔顶祥几个月前去世,在北方是三年不能贴福的,乔治笙一定知道,但却没阻止她买,她回家就后悔了,倒是乔治笙没当回事儿,买了不贴就是,不影响她过年的好心情。

    想到乔顶祥,宋喜心底有些失落,酒意也跟着醒了一半,站在门前整理衣服和头发,侧头对乔治笙问:“我身上酒味儿大吗?”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我只能闻到甜味儿。”

    他一本正经的不正经,宋喜恼人的看了他一眼,可终归是心里美,唇角勾起。

    乔治笙拉着她的手:“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这是宋喜第一次来乔家过年,两人从香港回来,乔治笙已经把礼物送过来,特地注明都是宋喜挑的。

    从前宋喜连乔治笙都不喜欢,更不在乎任丽娜怎么看她,可现在不同了,两人刚进屋,她就已经开始紧张,心底琢磨着待会儿怎么跟任丽娜拜年。

    客厅传来电视声,任丽娜走出来迎,看到门口的两人,倒是面带笑容:“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宋喜喊人比乔治笙还快,笑着道:“阿姨,新年快乐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和乔艾雯背地里没少给任丽娜做工作,任丽娜是个护短的人,从前是替乔治笙打抱不平,连带着对宋喜也没好脸儿,可如今乔治笙说就喜欢宋喜,那当妈的还能如何?

    大过年的,任丽娜淡笑着应声:“新年快乐,快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宋喜平时不是个多愁善感的人,兴许是喝了酒的缘故,任丽娜的一个笑脸就差点儿让她泪奔。

    三人一起往里走,客厅没人,乔治笙问:“小雯呢?”

    提到乔艾雯,任丽娜又是一副被气到无语的样子,提了口气,抿唇道:“房间呢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问:“又吵架了?”

    任丽娜马上道:“你不问我都不想说,大过年的,她从外面带回来一只羊,活的,山羊,又没标记也没扎花,说是别人送她的,下午厨房的人问我要不要把羊处理了,我想着你爱吃火锅,就让人把羊收拾了…好嘛,那个祖宗差点儿没把房顶给我掀了,她又没说要养,我当然以为是吃的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只听得一道开门声,紧接着乔艾雯从房间大步走出来,红着眼睛道:“那是凌岳送我的羊!是他第一次送我礼物,你不知道不能问问我吗?说杀就给杀了,那么好看那么白的一只羊,你怎么下得去手?”

    任丽娜挑着眉头回道:“哪儿白了?我就是看着不像养的羊,厨房的人也说了,这就是萨城用来吃的绵羊,羊肉特别好,你疯了要养一只吃的羊?”

    乔艾雯气得欲言又止,几秒才道:“你吃了人家的宠物,还一副活该被吃的样子,你觉得不白,我觉着白啊!”

    大过年的,乔艾雯跟任丽娜就山羊白不白,像不像宠物,该不该宰了吃这个问题,进行了好一番争论。

    宋喜还没等坐下就看了场好戏,终是忍不住乐出声来。

    任丽娜瞥了眼宋喜,又瞪向乔艾雯:“不想跟你吵,大过年的,丢人。”

    乔艾雯气得转身要走,乔治笙说:“洗把脸出来看电视。”

    乔艾雯道:“难受,笑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宋喜憋着笑道:“不就是一只羊嘛,回头我跟师兄说,让他再给你送一只来。”

    乔艾雯还是很憋屈的样子,出声念叨:“我刚跟他打电话说,他还把我骂一顿,说就是送来吃的,那么可爱一只羊……”

    宋喜劝她:“羊会有的。”

    乔艾雯发了一下午的脾气,这会儿看见乔治笙和宋喜回来才作罢,晚上四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乔艾雯随手递给宋喜一包零食。

    宋喜问:“牛肉干吗?”

    乔艾雯说:“羊肉干,凌岳送的。”

    宋喜问:“这么快就晒成干了?”

    乔艾雯捂着心口窝:“别,别提醒我,不是这只羊的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面无表情,淡淡道:“别管她,她没那么有爱心,凌岳就算送她一王八,她也得当天鹅供着。”一笙有喜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