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一笙有喜 第525章 拍卖会上选礼物

时间:2018-02-09作者:鱼不语

    ,!

    从前宋元青还没出事儿的时候,宋喜受到的教育是克制,她本身也不是高调爱炫之人,所以才落得个高冷不好相处的名号。

    但现如今,乔治笙给她做后台,让她可以无所顾忌,为所欲为,天塌了有他撑着,宋喜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畅快和安全感,要不是拍卖会马上就要开始了,她一定躲起来给他打个电话,好好腻歪腻歪。

    拍卖会就设在宴会厅里,展出的东西五花八门,远有马王堆汉墓出土的云纹漆鼎,近有当代著名设计师的玩偶摆件;大气有徐悲鸿的画,精致有dior不生产的全球限量五十瓶香水。

    没有什么东西是在这儿见不着,如果不犯法,他们敢拍卖熊猫。

    这些物品贵的底价在二三十万不等,便宜的也要六七万起跳,每个人手里都有一个牌子,由拍卖师当场定,举一次牌子叫价多少。

    宋喜跟常景乐坐在一起,上面在展出拍卖品,两人在底下小声聊天。

    宋喜说:“你帮我看看他们都喜欢什么,像元宝,阮博衍,嘉敏,对了,还有佟昊,你比我了解他们,你有任务在身,别心不在焉的。”

    常景乐笑说:“都是乔和尚买单,那我们就不客气了,等会儿全场最贵的归我。”

    宋喜嗔怪:“别叫他和尚,那我成什么了?”

    常景乐打趣:“这就护上短了?”

    宋喜说:“谁让你没女朋友,你要是有,也有人替你说话。”

    常景乐道:“我等你给我介绍呢,你身边有没有漂亮闺蜜?”

    宋喜当机立断的回答:“咱俩交情归交情,你要其他的我也就送了,要人可没有。”

    常景乐听出她话语中故意不掩饰的防备,似笑非笑的问:“我怎么了?好歹我也仪表堂堂玉树临风的,到你这儿跟火坑一样。”

    宋喜道:“你还倍儿有自知之明。”

    常景乐忍俊不禁,低声说:“准是乔和尚背地里跟你讲我坏话。”

    宋喜暗道,还用乔治笙说么,第一他这人不爱背地里将八卦,再者她看见常景乐身边女人不断,别说她身边单身的少,就是多,也不介绍给他。

    台上正展出唐代的蓝琉璃香薰,叫价二十五万,每举一次牌加五万。

    常景乐说:“这个挺好,阮阮会喜欢。”

    闻言,宋喜举牌,台上拍卖师伸手示意:“23号,三十万。”

    两秒后,拍卖师指向另一侧:“10号,三十五万。”

    宋喜没侧头,但知道10号是姜嘉伊,面不改色,她再次举牌。

    “23号,四十万。”

    “10号,四十五万。”

    “23号,五十万……”

    在场的都看出来了,姜嘉伊和宋喜杠上,当然这不是头一回,大家权当看热闹。

    两人你来我往,宋喜举牌子举到累,价格刚好涨到一百万。

    “23号,一百万9有比一百万更多的吗?”

    姜嘉伊没有再举牌,蓝琉璃香薰被宋喜拿下。

    拍卖师再次宣布,今晚所有筹款均捐给贫困山区,用作希望工程。

    周围响起片片慵懒掌声,宋喜低声叨念:“八成一些人要骂我花这么多钱买个香薰,脑子进水了。”

    常景乐眼底浮着碎光,淡笑,不以为意的回道:“坐在这儿的人,十个里有十个是来凑热闹的,真正买东西,谁来这儿啊?不过是看谁不爽就抢谁东西,比谁兜里钱多,比谁横,花钱买个乐呵。”

    常景乐也算是直性子,就是这么个理,这群人不是暴发户,但保不齐谁跟谁积怨已久,平时碍着各方势力不好明目张胆的撕逼,但打着给孩子们添衣服买文具盒,那就好说多了,心里骂着妈卖批,脸上也得笑嘻嘻。

    在蓝琉璃香薰之后,宋喜又连着拍了两样东西,分别送元宝和霍嘉敏,三样东西加在一起不到三百万。

    拍卖师频频带头鼓掌,看着宋喜的目光都像是在看财神爷,分外灼热。

    拍卖所得的东西拿下去,拍卖师示意工作人员把下一个抬上来,原本常景乐都坐的有些无聊了,结果看到有人用胳膊擎着一只可以用‘巨大’来形容的鹦鹉时,他眼睛终于亮了。

    “我要这个。”

    宋喜也是第一次在拍卖会上看到活物,听拍卖师讲:“这是一只服过兵役的美洲金刚鹦鹉,精通四国语言,下面给大家展示一下。”

    他用英文跟鹦鹉打招呼,问它名字叫什么,鹦鹉用英语回他:“问这么多干什么,你是敌军想套我话吗?”

    台下一片笑声,宋喜也勾起唇角,常景乐笑说:“花花绿绿的,看着就高兴。”

    宋喜说:“人家那是色彩斑斓好吗?”

    随后主持人又用泰语和日语跟它交流,宋喜别的听不懂,可鹦鹉尖着嗓子喊‘雅买dei’的时候,台下又是一片哄笑,尤其以男人的笑声居多。

    常景乐唇角勾起的幅度变大,笑着道:“我就要这个。”

    宋喜弯着眼睛,等着一会儿开拍,台上拍卖师还在跟鹦鹉逗闷子,最后聊的是中文。

    拍卖师问:“你为什么不远万里来到夜城?”

    鹦鹉眼睛是发直的,没什么焦距,看起来倍儿有目中无人的范儿,直勾勾的盯着前方,它忽然开口说:“小婊砸卸磨杀驴,小婊砸卸磨杀驴。”

    这回台下是真笑疯了,也不知道这鹦鹉来夜城之后都是跟谁学的中文。

    拍卖师企图去捂它的嘴,不管是不是作秀成分,可台下还是一片欢乐。

    终于等到竞价环节,拍卖师说:“一个会说四国语言的不正经鹦鹉,竞拍底价二十五万。”

    还不等宋喜抬手,有人比她更快,而且不止一两个出价,看得出大家都很喜欢它这份不正经,所以宋喜没有马上举牌,等着他们把价格喊高,反正她来搂底儿就好。

    每次叫价五万,台下频频举牌,台上拍卖师应接不暇,短短时间内,这只鹦鹉已经被喊到一百七十五万。

    常景乐笑道:“让某人破费了。”

    宋喜看着人已经少了,举牌喊到一百八十万。

    有人一八十五万……

    又是几番喊价,鹦鹉身价破天荒的被喊上二百万,先前那些逗乐子想要的人,看出宋喜势在必得的气势,都不再举牌。

    宋喜以为二百万就能拿下,台上拍卖师也准备倒数,结果半路杀出个程咬金。

    “01号这位先生,二百零五万!”

    宋喜余光瞥过去,盛宸舟跟她是同一排的座位,一整晚不见他举牌子,好些人都以为他是来陪跑的,没想到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