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一笙有喜 第520章 当权者

时间:2018-02-08作者:鱼不语

    隔天晚上六点多,盛天酒店楼下停了多辆私家车,司机打开后车门,身穿iuiu浅绿色镶钻吊带长裙的宋喜从里面跨步出来,虽然上身外搭了皮草,可零下二十几度的天气,整个人如同深处冰窖。

    宋喜迈步往台阶上走,身后传来一个女声:“宋喜?”

    扭头一看,后面并排上来两个年轻女人,一个露着手臂,另一个露着大腿,都是熟面孔,长辈在市政府任职。

    宋喜跟她们打了招呼,三人一起走进大堂,乘电梯去顶层的途中,其中一个已经迫不及待的打听起宋喜的现状,宋喜微笑着回道:“我还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住哪儿?要是离得近,我们再出来玩儿,叫你一起喝茶。”

    宋喜面不改色的回道:“我跟男朋友一起住。”

    旁边两人都很惊讶,一个接一个的问:“你交男朋友了?谁啊?是咱们本地人吗?”

    宋喜避重就轻的回答:“本地人,不是圈内的,你们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干什么的?你说说名字,没准儿我们认识呢。”

    宋喜莞尔一笑:“普通人商人。”

    她就是不说,对方眼神儿难免带着打量过后的不屑,按理说交了不错的男朋友,谁会藏着掖着?宋喜一口一个普通人,怕不是普通到提了名号都没人认识。

    宋喜自然知道她们心里想什么,好在她这一年见惯了,比她们更明目张胆的比比皆是,如果不是太过分,她一般都装看不见。

    电梯在顶层打开,今天的聚会直接包了酒店最大的宴会厅,厅前有专人负责核实到场人员的身份,宋喜签到之后走进去,很快吸引众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去年宋喜参加聚会的时候,宋元青还没出事儿,所有人对她皆是笑脸逢迎,今年距离宋元青入狱虽已有一年之久,可宋喜的出现,还是不免在人群中引发一阵骚动。

    落井下石之人有之,但也不乏真心实意过来跟她打招呼聊天的,这其中有宋元青朋友的儿女,他们的父母在宋元青出事儿时,大多数秉持着明哲保身的宗旨,那是宋喜第一次亲身品尝到,大难临头各自飞的滋味儿。

    宋喜对他们父母却有不爽,但官场风云莫测,大家立场不同,可以不赞同,能理解,更何况他们的儿女没有丝毫对不起宋喜的地方,所以宋喜也不会带着不忿的心情回应。

    这批人心照不宣的避开宋元青的事情,只当做没发生,大家好久不见,叙叙旧。

    然而总会有不开眼的冤家,宋喜正跟人聊得好好的,身后当啷来了一句:“宋喜,还真是你?”

    包括宋喜在内,身边一圈人闻声望去,只见打头一人穿着黄色裹身长礼服,披着巧克力色的卷发,手中拿着一个香槟杯,宋喜晃了两秒才认出来,是许久未见的姜嘉伊。

    他们这个圈子聚会,不局限夜城官员子女,全国各地只要有能力或者有机会想来的,都可以进来,也算是一场小型的峰会。

    姜嘉伊身后就是几名海城管员子女,双方碰面,不管真心还是实意,都要互相点头微笑。

    宋喜看着姜嘉伊,没出声,姜嘉伊来到她面前,淡笑着说:“我以为你今年不会来了。”

    宋喜面上带着礼貌却明显不热络的微笑,出声回道:“来看看朋友。”

    姜嘉伊当众问:“宋叔叔还好吗?”

    宋喜想到当初在乔家的时候,姜嘉伊也是每次都拿宋元青激怒她,从前的旧账未清,今天又增新仇,宋喜暗自恼恨,红唇开启,不动声色的说:“身体比从前好了。”

    姜嘉伊说:“那就好,我还怕出了这样的事情,宋叔在里面会想不开。”

    周围人皆是面色各异,明显尴尬,可又不能走开,只能硬着头皮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宋喜微笑着回道:“不在其位不谋其政,我爸现在看看书喝喝茶,心态很好,还总是劝我,让我别跟那些见风使舵落井下石的人生气,毕竟这样的人才爱钻牛角尖儿,想不开。”

    在场的没有一个是傻子,宋喜这话相当于当面儿损姜嘉伊,姜嘉伊当场脸色一变,空气中的火药味儿渐浓,一触即发。

    好在这时门口处传来一阵骚动,大家抬头看去,宋喜也瞄了一眼,是个穿着灰色风衣,里面姜白色毛衣的年轻男人,年纪看不出是二十多还是三十出头,身高在一米八上下,长得不算惊艳,又是张陌生面孔,能在这儿出现的人,定不是一般人。

    果然身旁已有人压低声音说:“盛宸舟,刚上任两个月的工商局长秘书。”

    有人问:“姓盛?跟盛市长有关系吗?“

    “是盛市长亲侄子。”

    自古一朝天子一朝臣,如今夜城换了新市长,一切都以盛峥嵘马首是瞻,这也是盛家第一次派人参加这种场合,可见盛宸舟就是钦差大臣,无论夜城还是其他各地的官二代官三代,没有不上前打招呼的理由。

    就连姜嘉伊都暂且放下跟宋喜的恩怨,走上前去露脸寒暄。

    怕是整个场子没去跟盛宸舟打招呼的人,就只有宋喜了,宋喜骨子里的骄傲,不允许她向盛家低头,如果宋元青没出事儿,他基本可以确定就是新任市长,现在要她跟盛峥嵘的侄子打招呼,就算她不多想,其他人也会在背地里把她的脊梁骨给戳断,连带着贬低宋元青。

    她今天来的目的,一是想证明自己过得很好,堵住那些幸灾乐祸人的嘴二来,乔治笙日后断不了跟夜城各个官员的往来,她既有这样的条件,为何不用?

    但盛家人,算了。

    宋喜一个人站在餐桌前,仿佛隔绝了喧嚣与热闹,那些曾经属于她的东西,现在属于别人,她心底不无失落,但更多的是看透过后的感慨,那些人手捧的是盛宸舟吗?不是。

    是盛峥嵘吗?其实也不是。

    是权利。

    谁当权,谁就应该被周围人众星捧月,这件在老百姓看来特别市侩且虚伪的事儿,在这个圈子里尤为明显。

    宋喜庆幸自己生在这个圈子,却没有把这个圈子当做生活的全部,不然从山顶跌落山脚的滋味儿,不是每个人都能扛得住的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