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一笙有喜 第514章 不是来看书的

时间:2018-02-06作者:鱼不语

    又过了几分钟,宋喜闭着眼睛问:“你看得进去吗?”

    乔治笙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宋喜说:“骗人,我都没听见你翻页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一本正经的回道:“我透视眼。”

    宋喜到底忍俊不禁,笑着睁开眼。

    乔治笙侧头睨着她,薄唇开启,低声问:“不是喊着困嘛,怎么不睡了?”

    宋喜身上一阵阵的燥热,将另一只手臂也拿出来,软声回道:“我困得要死,你在这儿我睡不着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道:“我又没吵你。”

    宋喜噘着嘴,他是没吵到她的耳朵,可他吵到她的心了,她终于明白什么叫有美在侧,心猿意马,她心里就像住了匹撒欢的野马,横冲直撞,跳都不够跳,还怎么睡得着?

    半耷着眼皮,宋喜软绵绵的说:“我明天还要早起,你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没有不高兴,只面不改色的说:“你早晚都要习惯。”

    宋喜只余光瞥了眼他的脸,马上就跟更年期提前一样,心跳很快,脸颊发烫。

    别开视线,她哼唧了一声,不知无奈还是无语的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乔治笙看她这副辗转难眠的模样,黑色瞳孔深处划过一抹促狭,不枉他也在这儿浑身憋闷的耗着,大家都不要好过,他倒要看看,她到底还能熬多久。

    他就像个好的猎手,为了捕获心仪的猎物,不惜耗费大量的精力和时间,只为一击即中。

    论耐性和耐力,他都是极好的。

    刚开始宋喜侧身面朝他,后来改成平躺,最后实在睡不着,只好忍痛放弃跟他牵手,转过身去睡。

    乔治笙问:“要不要我关灯?”

    宋喜困到太阳穴乱跳,下意识的回道:“你不看书了?”

    说罢,不待乔治笙回答,她自己又接了一句:“忘了你是猫头笙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很轻的一声响,乔治笙把房间中唯一的床头灯也关了。

    房间瞬间一片黑暗,宋喜睁开眼,一时间什么都看不到,只知道乔治笙还坐在身后。

    深夜静无声,宋喜竖起耳朵,隔着几秒便能听到翻书的声音,好奇转过身,视线适应了黑暗,她隐约看到一抹身影靠坐在床边,手中拿着书。

    唇瓣开启,她出声问:“看到哪儿了?”

    乔治笙道:“学生上课看手机被老师抓到,对老师说:你教的都是些没用的东西。老师说:我不许你这么说自己。”

    宋喜顿了一秒钟,马上咯咯的笑出声。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反应真慢。”

    宋喜收回笑容,出声道:“那你还没笑呢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笑点高跟反应慢是两回事儿。”

    宋喜不服乔治笙说他笑点高,想起前两天韩春萌给她讲了个笑话,差点儿没把她笑死,她张口说:“太阳给小草打电话,开口说什么?”

    乔治笙稍微停顿,紧接着道:“我日。”

    宋喜在黑暗中睁大眼睛:“你听过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“聪明。”

    她看不清他的脸,却能听出他言语中的傲娇,宋喜侧着身,转着眼睛继续道:“答案不完全,太阳说的是:我日,草你吗?”

    “小草说:我草,你谁啊?”

    “我日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草,你到底谁啊?”

    “我日,我日啊!”

    “太阳跟小草几轮辩论之后,这时太阳的妈妈接过电话……”宋喜还没等说已经忍不住笑,抬手顺了顺胸口,稳定一下情绪,继续说:“我日他妈啊,你是草吧,草你妈呢?”

    宋喜打小儿不骂脏话的人,所以讲起这种笑话,为了缓解尴尬,不自觉的变了童音,还把每一个字的发音尽量说清楚。

    乔治笙不知何时勾起的唇角,轻笑着道:“你到底想不想睡了?”

    她实在太可爱,可爱的让他忍不住想要掀开被子狠狠地欺负,宋喜却没听出他的言外之意,边笑边回:“好笑吧?还说你笑点高,哪天你要是有空跟大萌萌坐在一起,她能把你逗哭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你确定我俩坐一起,是我哭不是她哭吗?”

    宋喜跟乔治笙说过,他把韩春萌给吓哭了,没想到他还记着。

    先前还困得不行,眼下笑精神了,宋喜被乔治笙拉着一只手,跟他漫无目的的聊天,偶尔他也会笑,宋喜就会觉的特别有成就感。

    从未想过,有一天两人会在一张床上闲话家常,最难得的是,乔治笙竟然不觉着无聊,她想说什么,他都陪着她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乔治笙看了眼时间,已经凌晨两点,他对宋喜说:“睡吧,想聊什么明晚再聊。”

    宋喜精神亢奋,以为乔治笙要走了,心底失落,小声说:“晚安。”

    谁料乔治笙竟然原处躺下,就在宋喜身边。

    宋喜心底跳漏了一拍,下意识的道:“你干嘛?”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睡觉。”

    宋喜挑眉:“你不回自己房间吗?”

    乔治笙声音很低:“累了。”

    摆明了耍赖,宋喜静静地注视着他的侧脸,沉默半晌,开口说:“你把被子拿来。”

    他身上什么都没盖,半夜睡着了会冷的。

    乔治笙还是低低的声音: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宋喜蹙眉:“快过年了,别感冒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。”

    宋喜坐起来,欲把手从他掌心中抽走,乔治笙握着她,侧头道:“干什么?”

    宋喜说:“我去帮你拿被子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两秒,乔治笙忽然抓住被角,宋喜只觉得一股风灌进来,下一刻,双人被已经被扯平,一大半盖在她身上,另一小半盖在他身上,两人中间空着的位置,还能睡半个人。

    赶在她有异议之前,乔治笙说:“乖乖睡觉,我不碰你。”

    宋喜一动不动,被子里很温热,一部分来自她身上的体温,而不远处隐隐传来的热量,是乔治笙身上散发的。

    大家都是成年人,有些事情的确是早晚的事儿,宋喜能决定到底什么时候点头,但她不能阻止感情的自然发展。

    打从答应他上楼的那刻起,她就知道他不是来看书的。

    被子下面,乔治笙重新握住宋喜的手,她一声不吭,他猜到她是紧张,小心翼翼,生怕他再有动作。

    喉结上下一动,他低沉着声音说道:“睡吧,我不会强迫你。”

    宋喜闭着眼睛,脸颊一红,暗道她不是怕他,而是怕自己忍不住强迫他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