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一笙有喜 第502章你可以随心所欲

时间:2018-02-02作者:鱼不语

    三人经常相聚,却很久没有像现在这样,一边喝酒一边谈心,哭成一团,宋喜印象中,上一次还是因为她爸的事儿,那时韩春萌也是抱着她大哭,告诉她不要怕,他们会一直陪在她身边。

    可女人流泪跟男人流泪不能比,也许女人天生有可以流泪的权利,而男人却要有泪不轻弹,顾东旭心底该绝望成什么样,才能如此不顾面子的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可能这一刻他恍惚回到儿时,在那个他还可以掉眼泪的年纪,当乔舒欣第一次告诉他长大不能当警察的时候,他也像是现在这般,哭得毫无保留,感觉天都塌了。

    宋喜作为一个‘过来人’,她流着眼泪对顾东旭说:“别害怕,只要还没疼死,总能继续活下去,慢慢的都会变好,慢慢的…”

    顾东旭双眼通红,喉咙尽是酸涩,喝不下酒也说不出话,可他心底一直在重复发问,要多久,要多久才能淡忘此刻的绝望。

    韩春萌已经陪着顾东旭大哭一场,此时她鼻眼发红,压抑着酸涩说道:“东旭,我敬你是个爷们儿,不当警察怎么了?你在我心里永远都是最好最棒的警察,你对得起这身制服!”也不枉我爱你一回,这句话,韩春萌留在了心里。

    顾东旭实在太难受,连带着宋喜和韩春萌也跟剜心一样,三人锁在病房里喝酒,期间护士来查房,也被宋喜给挡回去了。

    顾东旭数度流泪,他说就像一直以来的坚持,忽然间就没有了,他不知道以后还能干什么。

    宋喜说:“你就是你,不做警察你也一样是顾东旭,无论你做什么,只要心底的那口气儿不散,你就没变。”

    韩春萌也说:“我这辈子最开心的事儿就是认识你们两个,是你们教会我努力,勇敢,善良,现在东旭,你又教会我什么叫执着,遇点坎儿怎么了,你特么没服!你没弯腰!“

    顾东旭被这句话给戳中了,他红着眼睛说:“我没服!”

    他的确没办法做到将白的染成灰的,只要想想都觉着浑身不自在,乔治笙说他就是被父母宠惯坏了的小孩子,一直在自己的世界里固执己见的做着梦,可能吧……可这是他最后的坚持了,从今往后,梦醒了,他也要回归到‘成年人’的世界里,那就将这最后的一点儿执着,留给他做了二十几年的警察梦吧。

    韩春萌带头拿起啤酒罐,三人含着泪喝酒,乔治笙打给宋喜的时候,宋喜正趴在床边,听韩春萌讲自己六岁时因为太胖放弃跳芭蕾时的绝望心情,乔治笙说他在附近,现在过来接她。

    宋喜说:“不用,我待会儿自己回去。”

    顾东旭听到这话就猜到对方是谁,他侧头道:“先回去吧,我跟萌萌聊会儿天。”

    韩春萌酒量不好,醉的最快,这会儿都没细想,只对宋喜说:“没事儿,你先走,我今晚留下陪他。”

    宋喜问:“就你俩行吗?”

    韩春萌摸了摸顾东旭打石膏的腿,调侃道:“放心吧,他都这样了,我还能干什么?”

    宋喜勾唇一笑,起身准备下楼,临走之前,她攥拳捶了下顾东旭的肩膀,两人目光相对,虽然皆是红着眼,可眼底的神情却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宋喜说:“小爷,我宣布从今往后你晋升我偶像行列。”

    顾东旭笑着说:“这么看我这工作辞的值啊。”

    宋喜说:“好好养着,伤好等你在其他领域大展拳脚,我和大萌萌也好有吹嘘的资本。”

    顾东旭应声:“不是事儿,去吧。”

    韩春萌起身出来送宋喜,房门关上的刹那,韩春萌抱着宋喜,失控哽咽,却不敢放肆大哭,宋喜刚刚退下去的眼泪再次涌上眼眶,拍着韩春萌的背,宋喜强忍着酸涩说:“挺住,现在最难受的人是东旭,陪他度过这个坎儿,以后会慢慢好起来的。”

    韩春萌点头,几秒后抬起头,肿着眼睛对宋喜说:“你别担心,有我在这儿陪他。”

    宋喜又劝了韩春萌几句,这才转身下楼。

    医院门口停着熟悉的黑色宾利,宋喜走过去的时候,司机下来帮她打开后车门,弯腰坐进去,乔治笙就在一旁。

    隔音板是降下的,车门关上,乔治笙先开口,低声问:“喝酒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宋喜心情不好,人也是蔫蔫的。

    乔治笙故意逗她:“跟病人在一起喝酒,不怕传出去影响宋医生的美名?”

    宋喜微垂着视线,人很平静,声音却难掩低落:“东旭辞职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三秒,乔治笙波澜不惊的声音传来:“也好。”

    宋喜闻言,突然有些激动的说:“什么叫也好?东旭坚持的东西没有错,这个世界本应该循规蹈矩,就是因为有太多不遵守规矩的人,所以才显得守规矩的人那么愚蠢,你以为我愿意默许那些所谓的潜规则和灰色地带吗?我只是没有东旭那么倔,但不代表我们是对的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依旧平静的说:“道理谁都懂,可规矩是死的,人是活的,说的再直白一点儿,适者生存,顾东旭再当警察,你觉得以他的性格能走多远?得罪的人多了,哪天怎么死的都不知道,你跟他是朋友,你是希望他平平安安的活下去,还是像电视里演的那些个英雄,下葬的时候你去给他献花?”

    他当真不是个浪漫梦幻的人,一般人遇到这种事儿都会哄,可他直接把顾东旭再当警察后的命运摆上台面,虽然这些尚未发生,可一幕幕却血淋淋的刺人。

    宋喜登时不说话了,一动不动的坐在原位。

    乔治笙等了几秒,主动伸出手,拉住她的手,低声说:“我不想看见你哭,他那么大的人了,总不能靠着理想主义活在现实生活里,你做了朋友该做的,其他的你改变不了。”

    宋喜默默地掉眼泪,乔治笙倾身过去帮她擦掉,两人靠得更近了,他垂着视线看她,柔声道:“心里想要什么,都可以跟我说,我可以很现实,但你可以随心所欲。”

    只要在他的势力范围之内,他的确有资本让她为所欲为,哪怕她想活成顾东旭那种理想主义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