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一笙有喜 第495章 论套路哪家强

时间:2018-01-30作者:鱼不语

    宋喜想吃寿喜锅,乔治笙叫人定了专门吃日料的餐厅,晚上下班她先过去,他临时有事请耽搁半小时,匆匆赶来,就怕她一个人等得无聊,结果推门一看,包间中不止宋喜一个人,还有乔艾雯。

    目光落在乔艾雯身上,乔治笙问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乔艾雯挑眉回道:“干嘛这种表情,嫌我多余吗?”

    乔治笙不语,一副你明知故问的态度。

    径自走到宋喜身旁,乔治笙脱下外套落座,宋喜主动道:“小雯今天是人逢喜事,你没看她病都好了大半嘛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眼皮一掀,看向对面乔艾雯:“他答应跟你在一起了?”

    乔艾雯摇摇头,但眉眼间却藏不住笑:“他答应跟我做朋友,我们慢慢来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道:“追了这么久,一松口就跟你当个朋友,那你之前算什么,粉丝吗?”

    乔艾雯眸子微瞪,出声回道:“我家凌医生说了,我年纪小又是女孩子,贸然决定一段恋爱关系,吃亏的是我,没听过那句话嘛,余生漫漫,当徐徐图之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正在倒茶,闻言不冷不热的道:“你在国外的中文也没白学,不知道还有一句老话,人生苦短,当及时行乐吗?“

    乔艾雯说不过乔治笙,当即蹙眉看向宋喜,撒娇道:“嫂子,你看我哥了!”

    宋喜正听得乐呵,轻笑着回道:“都没错,我师兄跟你哥性格不同,你喜欢谁就按谁的来。”

    乔艾雯撑着下巴道:“我觉着我家凌医生说的没错,这是男人负责任的表现,我果然有眼光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,你还没嫁人呢,矜持点儿。”

    乔艾雯马上反问了一句:“你想让我嫂子矜持还是开放一点儿?”

    乔治笙眼皮一掀,出声回道:“她跟你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哪儿不一样了?”

    “你傻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看着乔艾雯,声音不是铿锵有力,但语气却是盖棺定论。

    乔艾雯又是一口气没拔上来,无语,伸手捂着脑门儿。

    宋喜从旁看热闹,整顿饭因为乔艾雯在,她成功躲避了乔治笙的嘴毒。

    寿喜锅上来,乔治笙一边给宋喜夹菜,一边对乔艾雯讲:“就算你俩真到一起,谈恋爱归谈恋爱,注意尺度。”

    乔艾雯很快回道:“什么叫真到一起?我俩保证能在一起!”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别给我打马虎眼,我说注意尺度。”

    乔艾雯道:“你跟宋喜谈恋爱会注意尺度吗?”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我俩领证了,做什么都是天经地义的。”

    乔艾雯问:“那你俩现在到哪一步了?”

    宋喜埋头吃东西,一副我看不见我也听不见,我不想掺和的模样。

    乔治笙道:“我在说你,你跟我比什么,用不用我直接去跟凌岳谈?”

    他声音一贯低沉,不需要刻意威胁,只要稍微带那么一丝询问,压迫感顿显。

    乔艾雯见状,马上态度良好的回道:“我不是跟你比,我这不是取取经嘛,看你们两个是怎么谈的,我也好学学先进经验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对你谈恋爱只有一个要求,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能受伤,这也是爸从前挂在嘴边的。”

    提到乔顶祥,乔艾雯脸上的打趣逐渐收敛,微微垂下视线,她淡笑着说:“如果爸知道我要谈恋爱,一定把对方祖宗八辈儿都查完了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心想,当他没查吗?只不过凌岳是宋喜师兄,有她这层关系在,他不会做的太明显,更何况查完之后,凌岳各方面都没有什么污点。

    宋喜听着兄妹二人的对话,第一次觉着乔治笙是个好哥哥,他虽然话少,可心却一点儿不粗,甚至代替父亲的位置,尽可能的做到所有。

    饭后乔治笙派人送乔艾雯回家,他自己也没开车,司机送两人回去,隔音板一降,两人坐在后面手牵着手,宋喜枕在他肩头,对他说:“如果小雯真的跟我师兄在一起,你不用担心我师兄对她不好,他是个轻易不懂感情的人,可一旦承认,绝对会认真负责到底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道:“我是对小雯不放心,她听风就是雨的脾气,别看现在装的像绵羊,那是你师兄还没惹恼她。”

    宋喜轻笑着道:“你怕她打我师兄?”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我怕人以后后悔退货。”

    宋喜忍俊不禁:“有你这么说自己亲妹妹的嘛?”

    乔治笙道:“以后我们生儿子不生女儿,免得操心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云淡风轻,就像在讨论我们今晚吃草莓不吃葡萄。

    宋喜抬起头,侧脸看着他道:“谁要跟你生孩子?”

    乔治笙稍一偏头,回视她,面色淡淡的说:“你不跟我生,自己能生吗?”

    宋喜瞪着一双漂亮的眸子,简直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乔治笙看着她,看着看着目光就变深了,身体倾下,他对准她的唇吻上去。

    被熟悉的味道包裹,宋喜既安心又莫名的心悸,这是乔治笙身上独特的魅力,既强大又危险。

    他舌头受伤了,宋喜怕他疼,所以今天格外配合,很轻易的放他进来,又轻轻地缠绕着他,一记深吻过后,乔治笙面不改色,宋喜却是习惯性的双颊泛红。

    拉着她的手,乔治笙低声问:“你觉得什么时候合适?”

    宋喜大脑有些缺氧,一时间没反应过来,低声道:“什么合适?”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我遵从你的意愿,但你总要给我个时间。”

    他还是说的很隐晦,可宋喜却一下子t到他的点,听懂他是什么意思,浑身血液争先恐后的往头顶涌,宋喜努力赶在理智尽失之前,出声回道:“你很想吗?”

    乔治笙鲜少的直接回应:“废话。”

    宋喜脸更红,声音更低的问:“那你还忍得住吗?”

    乔治笙沉声回道:“我说忍不住,你能马上就给我?”

    宋喜内心翻腾着,真的差一点儿就扛不住答应他,可理智在刹那间阻止她的冲动,她沉默考量该如何应对。

    差不多七八秒的样子,乔治笙率先开口,低声说:“不急,我随口问问。”

    他这么一说,宋喜反倒心里过意不去,一时热血,出声道:“年后吧,我再有一个礼拜就放年假了,最近很忙,压力也大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‘嗯’了一声,握紧她的手。

    宋喜觉的乔治笙倍儿暖心,这种情况下还替她找台阶,可她忘了,他也是个有心机的,他太知道‘好到用在刀刃上’的道理。

    越是想要,就越要淡定,他不是姜子牙,也不想玩儿那套愿者上钩,宋喜就是他砧板上的鱼肉,他早晚都要吃,但是个男人就不会想要晚吃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