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一笙有喜 第477章 连哄带骗

时间:2018-01-25作者:鱼不语

    宋喜睡到自然醒,缓缓睁开眼,意识还没有完全恢复,手指动了动,感觉怀里有一团柔软发热的东西,仔细一摸,是七喜。

    可乐睡在宋喜枕边,宋喜伸出胳膊摸了摸,日常吸猫过后,她翻身坐起,脑袋很沉,是宿醉的后遗症,正想下床去洗手间,余光瞥见床头柜处放着一块儿抹茶蛋糕和一个粉色的保温杯,她是喝多就阶段性断片的体质,一时间狐疑,拿过保温杯,打开一看,里面装着牛奶,还是热的。

    不是她准备的,那就只能是…乔治笙?

    脑海中出现熟悉的面孔,宋喜睁眼就觉得心里胀胀的,她还穿着昨天的衣服,对昨晚的事儿,也只记得零星的片段,比如她非让他唱歌。

    去浴室洗了个澡,宋喜出来之后先喝了半杯牛奶,然后坐在床边打给乔治笙。

    手机响了两声,结果显示对方暂时无法接听,宋喜正纳闷儿,紧接着一条短信传来,乔治笙说:在开会。

    宋喜诧异,马上回他:我还以为你在家,那你快忙吧。最后还加了一个动画表情。

    乔治笙又回了她一条:先吃东西,十五分钟后打给你。

    宋喜回他一个狐狸点头的表情。

    放下手机,宋喜坐在沙发上吃蛋糕,明明味蕾在舌头上,可她却觉着心里是甜的。

    乔治笙向来准时,果然十五分钟后,他的电话打过来。

    接通后,宋喜问:“开完会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宋喜靠在沙发上,怀里抱着靠垫儿,尽量声音如常的道:“心疼你们这些不休假的人,不像我,睡到自然醒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睡好了?”

    “嗯,睡好了,就是头有点儿疼。”

    “怪谁?昨天拦你都拦不住。”

    宋喜微微挑眉,故意道:“当然怪你了,你没照顾好我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低沉的声音传来:“昨晚你都做了什么,还记得吗?”

    宋喜眼球滴溜一转,声音低了两分,心虚的问:“我做什么了?”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以后我不在你身边,你禁止碰酒。”

    宋喜眼睛微瞪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其实她心里隐约知道为什么,但那些画面都太模糊,她不确定是真的发生过,还是自己臆想出来的,直到乔治笙意味深长的说:“你喝醉后,就是个女流氓。”

    宋喜脑子嗡的一声,顿了两秒,蹙眉道:“你才是流氓呢,我怎么了?”

    乔治笙道:“说你流氓都是给你留面子。”

    他越这样说,宋喜心里越忐忑不安,一手无意识的捏紧靠垫儿,嘴里着急问道:“我到底做什么了?”

    乔治笙很坏,故意卖起了关子,避重就轻的回答:“你要庆幸身边的人是我,我不会跟你计较。”

    他声音不辨喜怒,当然也刻意隐去了促狭,宋喜抓心挠肺,迫不及待的询问,她这么要面子的人,完全不能容忍自己做了什么丢人现眼的事情,关键还完全记不得。

    乔治笙低声问:“你真要听?”

    “嗯,你快说。”她都要急死了。

    乔治笙那头停顿片刻,随即声音低沉的回道:“你摸我。”

    宋喜想过千万种丢脸的可能,心里也做好了承受的准备,可乔治笙这三个字一出,她还是不免当头棒喝,血液轰的一下往脸上涌。

    乔治笙等了五秒,不见她出声,他主动道:“我都怀疑你喝那么多酒,就是为了这一步。”

    宋喜脸颊泛红,轻蹙着眉头,警惕又狐疑的说:“你在骗我吧?”

    乔治笙波澜不惊的口吻回道:“要我给你描述一下细节吗?昨晚还在车上,你枕着我的腿,手放在我身上还不够,非要掀开衣服往里摸,一点儿印象都没有了?”

    宋喜努力回忆,混沌的记忆中闪过类似片段,原来…是真的!

    “代驾也在,我要是不拦着你,你下一步就是解我裤链…”

    “啊!”宋喜喊了一声,打断乔治笙的直白描述。

    乔治笙看不见她,但却完全能想象到她此时此刻脸红心跳的囧样。

    声音中已经掺杂了笑意,他低低的说道:“没事儿,我又不是别人,你占我便宜相当于肥水不流外人田。”

    宋喜都要疯了,恼羞成怒,反问道:“我喝多了,你为什么不拦着我?”

    乔治笙一本正经的回道:“拦了,我不让你碰我,你就在车上哭喊着耍赖,毕竟还有外人在,我怕人笑话,只能任你为所欲为,暴露本性了。”

    宋喜死的心都有了,她怎么能这样?她是这种人吗?

    乔治笙又是半晌没听到动静,压抑着笑声道:“好了,你跟我还要见外吗?”

    宋喜生气:“谁跟你见外了?”她是丢脸好不好?

    乔治笙道:“对了,跟你说个事儿,你必须表扬我。”

    宋喜随口问:“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乔治笙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回道:“你昨晚非要跟我上床,勾引我很多次,我都拒绝了。”

    如果说‘你摸我’三个字,已经成为宋喜本年度最大的污点,那么如今这句话,就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,宋喜瞬间觉着五雷轰顶,简直要爆血管。

    如果乔治笙在,他一定能第一时间欣赏到她无言以对的表情,一如他昨晚。

    他眼底噙着笑,静静地等待她回复,然而等了一会儿,宋喜剑走偏锋,不答反问道:“你为什么要拒绝?”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你喝多了,我不想趁人之危。”

    宋喜道:“拒绝一次也就算了,还拒绝很多次,你什么意思?嫌我魅力不够吗?”

    乔治笙明白,她这是‘置之死地而后生’,明明是她的锅,现在她非要他来背,不急不缓,乔治笙老神在在,淡定的回道:“我现在回家,你敢吗?”

    他声音低沉悦耳,同样充斥着危险,明明隐掉了回家后的内容,可宋喜却听得面红耳赤。

    心跳如鼓,她很快回道:“你别想用这种激将法逼我上套,这招对我没用!”

    乔治笙暗道,她果然鸡贼,这种情况都没跟他硬碰硬。

    薄唇开启,他转而道:“你待会儿没别的安排吧?来公司找我。”

    宋喜问:“干嘛?”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想你了,想看看你,非要找个理由吗?”

    他的话就像是一根针,让她充满气的气球瞬间歇菜,人也变得温顺起来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