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一笙有喜 第471章秀恩爱

时间:2018-01-24作者:鱼不语

    几人一通调侃,最后还是霍嘉敏先拿起酒杯,出声道:“来吧,这么好的日子,大家先干一杯。”

    宋喜面前是空杯子,正要倒酒,乔治笙说:“这杯我替她喝。”

    常景乐挑眉道:“欸,没你这么护着的啊,我可打听好了,小喜最近在休假,明天不用上班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她没吃东西,空腹喝酒对胃不好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霍嘉敏不高兴了,瞪眼道:“我也没吃东西,我不是空腹喝酒吗?”

    乔治笙眼皮都没挑一下,淡淡道:“我又不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宋喜满眼同情,桌上响起男人们无情的笑声,霍嘉敏伸手捂着胸口,似是被扎的缓不过来劲儿。

    宋喜知道乔治笙嘴毒,没想到他这么毒!

    看不下去,她主动开口说:“嘉敏,我跟你喝一杯。”

    霍嘉敏仍旧一脸受伤,蹙眉看着宋喜道:“还是你会办事儿,我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,早跟他翻脸绝交了。”

    宋喜把杯子里倒上酒,单独跟霍嘉敏喝了一个,以平复霍嘉敏受伤的心。

    一杯喝完,她又倒了一杯,准备跟大家一起喝,乔治笙侧头看她,宋喜小声道:“没事儿。”

    常景乐从旁偷听,忍不住阴阳怪气:“啧啧啧,至不至于这么心疼啊?”

    宋喜举杯道:“我敬大家,请你们嘴下留情。”

    常景乐说:“该嘴下留情的是你家乔和尚。”

    宋喜马上道:“别给我家小笙起外号,我护短。”

    美眸挑着,宋喜豁出去‘以毒攻毒’,对付这帮妖魔鬼怪,就不能来软的。

    然而事实证明,这帮妖精软硬不吃,她一句小笙,常景乐立即给自己起名小乐,还顺道依次叫道:“这是小宝,小敏,还有小阮。”

    阮博衍说:“你丫才软呢。”

    常景乐一本正经:“难道叫你小眼(衍)吗?你明明眼睛挺大的,让人误会。”

    阮博衍习惯了,不动声色的回道:“你怎么不叫小长(常)?”

    常景乐笑得痞里痞气:“长就长,干嘛这么谦虚,还小长?”

    宋喜瞄了眼桌上各异的表情,乔治笙自然是淡定的,她都怀疑常景乐在他面前脱光了,他也不会有什么异样;元宝是习惯了,笑的不以为意;霍嘉敏也是女人,可她笑得特别随意,仿佛没把自己当女人。

    宋喜听这些内涵段子通程无压力,她只是庆幸在场的都是老司机,免得凸显她一人不正经。

    大家一起干了一杯酒,每人面前的小火锅都已经煮开,乔治笙拿起筷子,夹的第一片肉不是放在自己这边,而是放到宋喜的锅里。

    短短两天,两人的关系翻天覆地,说实在的,她自己都有些云里雾里,还没完全适应,心里不好意思,她轻声道谢。

    常景乐问:“要不要喂啊?”

    乔治笙跟没听见似的,压根儿不搭理他,宋喜抬眼道:“你要是羡慕,下回带女朋友一起来。”

    常景乐说:“我哪儿有女朋友?”

    宋喜说:“那天日料店的,不是你女朋友吗?”

    常景乐回道:“妹妹,不是一起吃顿饭就是女朋友…”说着,他意味深长的看了眼乔治笙,随即道:“有几个能像你家小笙一样,只跟自己女朋友一起吃饭的?”

    宋喜心底心花怒放,嘴上淡定的说道:“这是他应该做的。”

    常景乐挑眉,四下煽动:“看见没?这就是家教,都学着点儿。”

    元宝道:“谁都能学,只有你用不到。”

    霍嘉敏补充:“是啊,你连家都没有,教育谁啊?”

    阮博衍说:“他只需要调教,家教这种东西,对他来说太复杂了。”

    常景乐不知怎么就引起了‘公愤’,大家都在怼他,宋喜跟着听了半天的热闹,某一个瞬间,她忽然想到怎么少了一个人?

    凑近乔治笙,她压低声音问:“佟昊怎么没来?”

    乔治笙面色如常,轻声回道:“在国外。”

    宋喜道:“这都快过年了他还出国,是公事儿吗?”

    乔治笙黑眸一瞥,看着她道:“你问他干嘛?”

    宋喜说:“大家都来了,就他不在,好奇嘛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公事儿,年后回来。”

    宋喜点点头,面色坦然,乔治笙特地仔细看了一眼,没看出端倪,这才又给她夹了块儿这里的特色春卷。

    东西没吃几口,坐在宋喜左侧的阮博衍率先放下筷子,拿起酒杯说:“宋喜,我敬你一杯,祝你跟治笙早日修成正果。”

    宋喜马上放下筷子,倒了一杯酒,微笑着回道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阮博衍放下酒杯,霍嘉敏又拿起来,开口道:“小喜,咱俩之间没什么好说的,都在酒里面。”

    宋喜笑了,又倒了一杯酒,跟霍嘉敏喝了一杯。

    等到霍嘉敏放下酒杯,乔治笙瞥见元宝也预备好了,薄唇开启,他出声道:“你们车轮战吗?宋喜心领了,我替她喝。”

    常景乐道:“别着急,你等下一轮的,这轮必须小喜亲自喝,这是祝酒。”

    宋喜也没那么多矫情,主动道:“没事儿,不能厚此薄彼,来,元宝,我敬你。”

    元宝说:“是我敬你,希望你跟笙哥求仁得仁。”

    宋喜勾起唇角回道:“借你吉言。”

    全桌都喝了,也不差一个常景乐,宋喜不等他举杯,自己先把酒倒好,侧头面向他:“来吧。”

    常景乐笑道:“一看就知道懂事儿,我这人不好高骛远,先定它一个小目标,祝你跟小笙早日冲破道德的束缚,达到更高阶段的水乳交融。”

    宋喜红着脸,完全没办法接茬,这杯酒也是不好往嘴边送。

    乔治笙面不改色的说:“别搭理他,赶紧喝完了事儿。”

    宋喜什么都没说,仰头喝下,常景乐也是喝完才笑着道:“小喜,我告诉你一个大实话,你别看某些人一本正经的样子,骨子里浪着呢,别的酒他不让你喝,这杯怎么劝你赶紧喝,还不是自己心里也盼着?”

    桌上另外几人全都笑的意味深长,仿佛常景乐真的说了大实话,宋喜连着喝了几杯酒,身上发热,脸颊更是滚烫,粉唇开启,她出声回道:“你不要挑拨离间,我相信小笙的人品。”

    常景乐摇着头,一副你太稚嫩的表情,乔治笙淡定的开口,声音悦耳:“用不着你祝,早晚的事儿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