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一笙有喜 第449章 再试一次

时间:2018-01-17作者:鱼不语

    宋喜开了灯之后重新返回去,病床上的沈兆易眼睛全程没离开过她,像是生怕一眨眼,她就突然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床边有椅子,宋喜没坐,因为是纪闵滢坐过的,她就站在距离沈兆易一米多远的地方,面色平静的看着他,轻声问:“感觉怎么样,好些了吗?”

    沈兆易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看,看着看着,眼眶突然就泛红了。

    宋喜心底也是刹那间的酸涩,但她没有别开视线,只是暗自调节呼吸,几秒之后,出声道:“我刚从我爸那里回来,他都跟我说了……对不起,那时候我什么都不知道,也什么都没帮上。”

    宋喜不怪沈兆易,毕竟那是他的亲人,搁着她,她又能如何?

    沈兆易眼眶越来越红,盯着宋喜的脸,半晌,他开口回道:“你没错,是我该跟你说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宋喜道:“都过去了,你回来就好。”

    沈兆易心底破了个窟窿,就连疼痛都是发空的,看着宋喜那张仿佛释然的面孔,他宁愿她发脾气,宁愿她失控,宁愿她骂他怪他都好,总好过现在这样…

    “喜儿,我刚知道你爸的事情,对不起…让你一个人面对。”

    宋喜在宋元青那里流了太多的眼泪,这会儿反倒不想哭了,她面色平静,如常回道:“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沈兆易眼底清晰的带着刺痛。

    宋喜开口解释:“我没说气话,是真的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她又补了一句:“你能回来,我也是真的很开心。”

    沈兆易左眼下滚落一滴眼泪,他眼底带着太多的无奈和伤心,很低的声音,压抑着道:“我错过了吗?”

    之前宋喜还在诧异,她为什么没有太多心痛的感觉,她还以为自己是铁石心肠,直到这一句…原来她不是不会痛,只是没有被戳中软肋。

    视线不自觉的别开,宋喜如鲠在喉。

    沈兆易静静地看着宋喜,打从她进门到现在,除了给他拔针的时候,不得不碰触他的手,之后她都跟他保持着一定的距离,像是,刻意在维持的界限。

    见过她曾经爱他的样子,所以此刻沈兆易才能清楚的判断,她好像不爱他了。

    宋喜心里的酸逐渐化为疼,越来越疼,疼得她半晌没张开嘴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沈兆易主动开口,轻声道:“萌萌说你交了男朋友,他对你好吗?”

    沈兆易的声音还是那样好听,永远都是温温柔柔,小心呵护,宋喜抬起头,无一例外的看到他眼中滑下来的眼泪。

    她出声说:“我没有男朋友,她故意气你的。”

    沈兆易看着宋喜,伤心绝望的眼底立即发出一抹光亮,像是绝境的人看到了希望,可是紧接着,宋喜一句话又将他打回原形。

    她轻声说:“但我不像从前那么喜欢你了。”

    明知道,沈兆易明明知道,可当这一刻来临之际,他还是变得脸色煞白,一如被抽干了所有的血。

    宋喜说完这句之后,几乎不敢去看沈兆易的脸色,微垂着视线,她如同做错事的孩子,径自道:“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,我没能像当初承诺的那样,无论吵架还是误会,都会一直相信你,你不用觉着抱歉愧疚,如果我是你,我也不会不管我的家人,你没做错什么。”

    宋喜不是矫情的人,比起沈兆易当年伤害她的结果,她更在意的是,为什么她没能早些知道,没能帮到他,要逼得他做出选择,逼得他远走他乡,逼得他拿命去赌。

    她的爱情固然重要,但是抵不上一条人命重要,更何况,那是沈兆易的命。

    宋喜真心觉着,是她做的不够好。

    沈兆易看到她脸上掉下来的眼泪,很想伸手帮她擦掉,可她站在他碰不到的位置,他心疼的不行,却还是拿起桌边的纸巾,伸着胳膊递给她。

    宋喜不怕别人来硬的,她最怕别人用柔软的一面对着她。

    接过纸巾的瞬间,眼泪不受控制的涌出来,宋喜用纸巾挡住眼,默默地没有哭出声。

    不久,耳边传来沈兆易的声音,他低声道:“我没事,这不是回来了嘛,当初的决定是我自己做的,没有人逼我。”

    宋喜有很多话想说,可是千言万语话到嘴边,她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,好在沈兆易懂。

    他没办法重新投胎一回,因为这样的时间一定来不及遇见这辈子的宋喜,所以他孤注一掷,拿命去博,买定离手之前,他以为只是生与死的问题,如今他活下来,却恍然发现,他算漏了人心。

    “喜儿。” 沈兆易轻声呼唤。

    宋喜抬起头,原本一双漂亮的杏眸肿成了两只核桃。

    他看着她,眼底有伤心,但伤心之上又浮着一层光,唇瓣开启,出声问道:“你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吗?我们当从前的事情都过去了,你说你没有从前那么喜欢我,那我就重新开始追你,你别马上拒绝我,我们再给彼此一次机会,行吗?”

    宋喜站在原地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沈兆易直直的望着她,近乎恳求的补充了一句:“如果结果还是不行,你想当朋友就当朋友,你不想再看见我,我就不再来打扰你。”

    他声音越来越低,越来越小,卑微进尘埃里。

    宋喜那颗疼到麻木的心脏,几乎垂死挣扎般的抽搐了一下,她想到乔治笙,乔治笙心里有他的白月光,对她也只会冷嘲热讽,她是不是得了斯德哥尔摩综合征,怎么会喜欢上他?

    沈兆易没有劈腿,伤她也是逼不得已,她从前很爱他的,是因为绝望所以才打算放下。

    错了,全都错了,她放下了本该爱的,爱了不该爱的。

    这一刻宋喜不知道自己是在权衡利弊,还是在理智分析,爱情不是算术题,她应该凭直觉判断,可她毕竟不是小孩子了,也过了那个一见钟情的阶段,成年人的世界,总要计算代价。

    沉默良久,宋喜开口回道:“阿易,我们努力再试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她话音落下,沈兆易眼底的一片死灰瞬间复燃,同一时间,宋喜也终于放下对乔治笙的执念。

    乔治笙有他自己喜欢的人,她又何苦为难自己?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