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一笙有喜 第446章 心疼却不再爱

时间:2018-01-16作者:鱼不语

    宋元青眼底有无奈,但更多的是命中注定的唏嘘:“沈兆易的哥哥在岄州当地杀了人,还是两个,被判死刑,沈兆易找了好多人,就是没来找我,我知道他是骨头硬,想向我证明他可以靠自己,是我主动联系的他,我问他是家人的命重要,还是你重要,他哭了,就坐在我对面,一声不吭,眼泪掉了五分钟。”

    宋喜心如刀绞,透过模糊的视线,她仿佛看到当年的沈兆易坐在不远处,默默的流着眼泪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跟他在一起两年多,从没见他哭过,更不知道他私下里见过宋元青。

    宋元青拿起纸巾想要帮宋喜擦眼泪,宋喜本能的低下头,她不是怨恨,只是…

    宋元青眼底没有意外,也没有受伤,他声音如常,出声道:“小喜,不是爸狠心,也不是我功力,瞧不起沈兆易的出身,而是我这个当爸的,没办法把自己捧在手心里养了二十多年的女儿,送给一个前途未卜举家罪犯的男人,爸还在的时候,我能保你安稳,若是有一天我不在了呢?谁保护你?沈兆易连他自己都保不了,连他家里人都保不了,他凭什么保护你?”

    宋喜低着头,终是忍不住,哽咽出声。

    宋元青红着眼睛,沉了沉气,继续道:“我也是这样跟沈兆易讲的,如果他以后有了自己的女儿,他会明白我就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父亲,我没有多伟大,我也不觉得自己有多高贵,但我就只有你这么一个女儿,我养大你不容易,教你善良不容易,教你懂事儿不容易,你这么好,我怎么忍心冒险赌你后半辈子是幸福还是潦倒?”

    “小喜,爸爸做不到。”

    宋喜伸手挡住眼睛,当悲伤已经超出负荷,她只能任由眼泪肆意涌出,难过到极致,她压抑着声音,哽咽着道:“他要是死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宋喜闭上眼,满脑子都是沈兆易满身上下的伤痕,顾东旭说总局派了三个人过去,只有两个人回来,万一这个人是沈兆易呢?宋元青可以一辈子都不告诉她,但她的良心真就可以不痛不痒吗?

    而沈兆易,他若是就这样死在他乡,他会不会后悔自己说过,可以用命来爱她?

    宋元青听出宋喜话语间的质问,他出声回道:“我是帮了他哥,但我没有让他去维和,我只是让他重新考虑跟你之间的关系,是他自己要去,当时政审他背景不白,他主动来找我,让我给他一次机会,如果他能回来,他还是要跟你在一起,可若是回不来,让我什么都不要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心痛到极致,宋喜蹙着眉头,忽然就哭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宋元青拉着宋喜的一只手,轻声道:“其实沈兆易走后,我一直在想,是不是爸做错了,这几年你一直没忘了他,一直在等他,每次你一掉眼泪,我就想跟你说实话,但我又怕他真的回不来,你这样的脾气,我已经耽误你一次,不能再耽误你一辈子……现在他回来了,无论你怎样决定,爸都支持你,是爸不好,对不起…”

    宋喜摇着头,啜泣出声,几秒后她倾下身体,把脸埋在宋元青摊开的掌心上,一边是家人,一边是曾经的爱人,她无法选择,就像当年的沈兆易。

    宋元青满眼心疼,抬起另一只手,摸着宋喜柔顺的头发,轻声说道:“小喜,记不记得你小的时候,我跟你说过,不要因为出身高而有任何的优越感,尤其是你出生就含着金汤勺,这是幸运,让你能从一开始就有很多选择,让你可以对不喜欢的说不,而大多数人,他们没有你这么幸运,他们从一开始面临的不是诸多选择,而是唯一的一条路,他们没有能力说不,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。”

    宋喜明白,她有的选择,而沈兆易是那个别无选择的。

    轻抚宋喜的后脑,宋元青哄道:“别哭了,爸看着心疼,现在沈兆易回来了,你要是还想跟他在一起,不用顾忌任何人,乔家那边,我会找他谈。”

    宋喜听到乔家二字,脑海中的沈兆易很快变成了乔治笙,那厮不用满身伤痕,只需要一张嘴就可以让她心如刀绞。

    抬起头,宋喜用纸巾擦掉眼泪,通红着一双眼,吸了口气后,出声回道:“爸,我自己的事儿我自己来处理,你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宋元青太有头脑,乔治笙从没来见过他,可私下里却一直在打点,很多时候宋喜还不知道,他猜…也许宋喜跟乔治笙之间,并非她说的朋友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所以他试探性的问了句:“沈兆易回来,他知道吗?”

    宋喜吊着一口气儿,点头平稳的回道:“知道。”

    宋元青问:“你跟沈兆易的关系,他也知道?”

    宋喜猜出宋元青试探背后的意思,她努力心平气和的回答:“爸,你真的不用瞎猜,他知道我喜欢沈兆易,我也知道他心里有喜欢的人,你看今年马上快过年了,三年一眨眼,很快就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宋元青打量宋喜脸上的表情,几秒后道:“你想等,沈兆易愿意等吗?他要是知道你和乔治笙的关系,心里又会怎么想?”

    宋喜双手握着宋元青的手,淡笑着回道:“爸,我现在什么都不想,爱谁谁,爱情对我来说,永远没有你重要。”

    宋元青笑了笑说:“傻孩子,你还说有了喜欢的人,就带过来给我看,什么时候把沈兆易带来,我也有很多话想跟他说。”

    宋喜心底岂止是五味杂陈,她没办法告诉宋元青,沈兆易回来了,带着当初不得不走的真相回来,可她已经变了心,哪怕听了这么多,她也只是觉得心疼和无奈,以及对命运弄人的无力,但却再也没有当初那种爱他爱到疯狂,可以不顾一切的冲动了。

    时间不可怕,可怕的是时间一长,人心会变。

    别说是几年前,就是半年前,宋喜也没想到有一天她会不爱沈兆易,不爱沈兆易也就算了,她偏偏要爱上乔治笙。

    从前她总在心底嘲笑那些飞蛾扑火的人,没有自控能力还没有脑子吗?什么人该爱什么人不该爱不明白?

    现在她终于懂了,大家都是俗人,没经历过的没资格说别人傻。

    滚滚红尘,谁能免俗?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