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一笙有喜 第444章 她越平静,他越疯

时间:2018-01-16作者:鱼不语

    宋喜突然请假,韩春萌跟顾东旭都以为原因是沈兆易回来了,因此顾东旭在得知一些内幕消息之后,第一时间打给宋喜。

    宋喜听说沈兆易去维和,想到他浑身上下各种各样的伤疤,意外的同时,更多的是一股莫可名状的心酸。

    顾东旭又把韩春萌跟沈兆易的对话转给宋喜,临了说了句:“我跟大萌萌都打心眼儿里不愿意相信沈兆易是会劈腿伤你心的人,也许这里面有什么原因,让他不得不这样做,你别躲着他了,无论结果如何,大家把话说清楚,不管你如何决定,我们也都支持你。”

    宋喜吸了吸鼻子,说了声‘好’。

    这两天接二连三发生了太多事情,一桩一桩,打得宋喜回神不及,她一会儿想到沈兆易,一会儿又想到乔治笙,也许应了那句负负得正,她心都疼木了。

    在床上一直躺到下午,宋喜起床收拾了一下,出门下楼,没想到乔治笙竟然在家,还坐在客厅沙发上,他什么都没做,就静静地在抽烟。

    听到脚步声,乔治笙侧头往楼梯处看,跟宋喜四目相对,她眼睛无一例外的肿着,而他眼底浮着一层红血丝。

    经过昨晚那番争吵,两人心底都有不同程度的变化,乔治笙一直记着她那句:我真的烦透你了,你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坏的人!

    这句话的杀伤力不比她提离婚小,她该有多反感,才能说出我真的烦透你了。

    他不傻,知道这是恶有恶报,他从前对她太差,什么难听说什么,什么难堪做什么,她只不过碍着种种不敢说出来罢了。

    昨天酒后吐真言,她算是把心里话都说出来了。

    所以他才会一时恼怒,拿宋元青当威胁,一夜未睡,乔治笙时时刻刻都在忐忑,也许她气急了,说不定什么时候拎包就走了,所以他鬼使神差的在楼下坐到现在,没看到她下楼,他担心,看到她下来,他忽然更担心了。

    短暂的对视,乔治笙别开视线,没有说话,继续抽烟。

    他万万没想到,宋喜会主动跟他说话,声音竟然也是寻常的:“你吃饭了吗?”

    乔治笙还以为自己幻听,不由得侧头看向宋喜,宋喜已经走到一楼,站在客厅去厨房的中间位置。

    她看着他,在等他回答。

    乔治笙不可抑制的心跳加速,脑子也有些转不过来,只好如实说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宋喜说:“我做点儿吃的,你要吃吗?”

    乔治笙心底说不出是开心还是忐忑,唯有‘嗯’了一声。

    宋喜转身进了厨房,乔治笙坐在原位,他能清楚听到心脏咚咚咚咚跳动的声响,枉他平时不动如钟,宋喜两句话就能轻而易举的让他心虚紊乱,关键乱也就罢了,他甚至有些害怕,就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,宋喜不应该这么平静的,她到底想干什么?

    不到二十分钟,宋喜从厨房走出来,端着托盘,托盘上是一大碗疙瘩汤,有鸡蛋有青菜,甚至还有火腿,弯腰放在乔治笙面前,宋喜面色淡淡,声音平静:“锅里还有。”

    说完她转身走回厨房,不多时自己端了个小碗,面对他坐在饭厅餐桌旁。

    乔治笙忽然看不透宋喜,从前她心情很好的时候,才会给他的疙瘩汤里面加很多东西,她心情不好的时候,管他是天王老子,她不想说话就不说。

    但现在,全乱了,她像是没事人儿一样,却做着高兴时该做的事儿,可他明知道,她不开心。

    就好比员工犯了错,老板却一声不响的给了员工多加了福利,这能说明什么?辞退前的遣散费?

    乔治笙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儿,他超过二十四个小时没吃东西,面前热气腾腾的疙瘩汤原本让人食指大动,他却莫名的下不了口,总觉得吃了就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宋喜没看他,挺到现在不吃饭是她的极限,她倒是想绝食发泄,奈何身体不争气,低头连着吃了小半碗,胃里终于舒服一点儿,她吃东西的速度渐渐变慢,等到一碗吃光,再抬头看乔治笙,他还坐在那里,位置没动过,手里的烟又换了一根儿,茶几上的疙瘩汤一口没动。

    眼底有闪烁滑过,不过很快便恢复如常,宋喜主动开口:“我想去看看我爸,你能帮我安排一下吗?“

    乔治笙抬头朝她看去,但见她面色淡定,饶是他再努力,也看不透她心底想了什么。

    乔治笙很不喜欢这种感觉,像是蒙被蒙上眼睛,让他在不知名的地方行走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东西带给他?我让人帮你拿过去。”

    他本能的不想叫她跟宋元青见面,心生防备。

    宋喜道:“没什么东西,就是想他了,想看看他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微垂着视线,心底飞快的盘算着,她要去找宋元青说什么?商量离婚后他是否安全?若是这样,他是不是得拦着?

    他在沉默,大概七八秒的样子,开口问:“你想什么时候见?”

    宋喜说:“方便的话,现在吧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这次没有迟疑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掐掉手中烟,他站起身,宋喜没说别的,本就是换好的可以出门的衣服,两人出了家门,他随便从车库开出一辆车,宋喜坐在副驾,车子往外开的途中,乔治笙打了个电话,叫人安排监狱那边。

    不是他想到了什么对策,只是忽然厌恶极了这种胆战心惊小心翼翼的感觉,他不允许自己喜欢的这么卑微,如果她执意要走,他不是不能留,只是眼下不忍拒绝她的任何要求。

    乔治笙亲自开车送宋喜去找宋元青,一路上两人皆是沉默,车子停到监狱门口,宋喜说了声‘谢谢’,推门下车,这一刹那乔治笙清楚的后悔了,仿佛她这一去,就再也不会回头。

    他一直注视着宋喜的后背,可宋喜却是头也不回,往常来看宋元青,她从来都是大包小提,这回却是两手空空,看来她唯一的一句实话,就是想来看看宋元青,单纯的看看。

    车子没熄火,宋喜的身影消失过去十分钟,乔治笙坐在驾驶席,拿出手机打给元宝,接通后低沉着声音吩咐:“查一下宋元青这些年在官场上的所有人际关系,我说的是所有。”

    元宝沉默片刻,出声问:“你不会想掺和宋元青的案子吧?”

    乔治笙不置可否,元宝似是皱眉说了句:“你说过你疯了才会掺和这种事儿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知道,他知道自己就是疯了,他不想跟宋喜失去交集,他也知道什么东西她最感兴趣,从前她让他帮忙,他嘴上应着,却从来没做,因为大家都明白,做这种事儿对他而言,百害而无一利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