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一笙有喜 第435章 都不好过

时间:2018-01-13作者:鱼不语

    英雄?

    出身不好?

    用命去拼一次‘重生’?

    沈兆易这个人,乔治笙还一次都没见过,但是光听人讲他的背景,已经足够戏剧了。

    都说子不嫌母丑,狗不嫌家贫,那沈兆易这种呢?到底该歌颂他的英雄主义气概,还是该深扒他究竟为何想当一个英雄?

    归根到底,这些都不是乔治笙在意的,他在意的是,沈兆易到底为什么跟宋喜分手,就因为要去中东秘密参与维和?

    元宝太了解乔治笙,那样骄傲又自负的一个人,喜欢一个人都未必会主动追,更何况是讨厌嫉妒一个人,更不会主动问。

    所以元宝只能主动告诉他:“沈兆易回来了,马上会升任公安总局经侦科科长一职,现在还没对外公布,就等他正式归队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心底不免一慌,回来了?

    沉默片刻,乔治笙不冷不热的说:“这回算是荣归故里,他赌命,赢了就是加官进爵前程似锦。”

    元宝道:“但他丢了宋喜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神情一顿,紧接着脸色就冷了。

    元宝径自道:“有得必有失,每个人想要的东西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心底怎能不恼恨,他恼宋喜竟然念念不忘一个为了前途抛下她的男人,但他更恨自己,宋喜宁可喜欢沈兆易,都不喜欢他。

    元宝想到昨天乔治笙怒极甩下的那句话,想必也是知道宋喜还喜欢着沈兆易,沉默片刻,他出声问:“沈兆易回来了,你不怕他跟宋喜破镜重圆?”

    乔治笙听后,怒极反笑,嗤了一声。

    元宝靠在桌边拿眼睛瞄他,就等他笑完能说出什么话来,果然,乔治笙嘲讽的口吻说:“怕?我巴不得他们破镜重圆,真等到那天,我就自动解放了。”

    元宝面不改色的问:“要不要我提前帮你备上离婚礼物?”

    乔治笙眼皮一掀,视线落在元宝脸上,那样冷,夹着刀子,恨不能将人千刀万剐。

    元宝面不改色,甚至调侃:“你拿这眼神儿去看沈兆易,看我干什么?”

    乔治笙声音很冷:“她爱往火坑里面跳,我还能拦着她?”

    元宝道:“现在不拦着,等收尸的时候,你别心疼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真真是扎了心。元宝说的很对,他嘴上再怎么狡辩,但心里疼不疼,自己清楚。

    该死的宋喜,他上辈子欠了她的,这辈子结婚窝囊,不爱她窝囊,爱她更窝囊!

    元宝跟乔治笙斗气是闹着玩儿,讲了两句玩笑话,他正经的说了句:“你总说人最不能难为的就是自己,有能力的情况下,自己怎么高兴怎么来,但我看你现在就是在难为自己,喜欢本是件开心的事儿,你管她心里怎么想,你都没去追,又怎么知道宋喜最后不会选你?”

    乔治笙冷着脸,沉声回道:“我没追吗?”

    他天天有空就陪着她,听她王婆卖瓜自卖自夸,吃下她递给他的所有东西,养她捡回来的狗,推掉市长的局,跑去体育馆陪她打球。

    乔治笙不懂什么叫浪漫,他只知道尽量满足她的所有想法,记住她平日里说的每一件小事儿,在她想做什么的时候,他可以帮她做,帮她出气,不让她受委屈。

    他以为他已经表示的很清楚,但宋喜说的更直白:我又不喜欢你。

    元宝说:“你嘴上从来没有清楚的跟她说过‘我喜欢你’四个字吧?”

    乔治笙气到冷笑,如果真的说过,那他简直可以无地自容了。

    元宝一看他这样子,就猜到他定是反其道而行,越喜欢就越要虐,如果只是虐虐别人也就算了,回头他还自己生闷气,关键自己生闷气也就算了,别影响到身边人嘛,搞得整栋楼里的人都心惊胆战的。

    “我看得出来,宋喜也是个挺高傲的人,骨头硬,你要是想用冷着她或者揶揄她的办法,让她突然掉头喜欢上你,我劝你还是趁早备一份离婚礼物吧。”

    元宝口吻悻悻,不是气乔治笙,是真觉着无望。

    乔治笙嘴巴不仅硬,而且毒,薄唇开启,他冷声说:“一次没摔疼她,她非要摔第二次,那是她自己没脸没皮,我上赶着一个没脸没皮的,你当我是什么?”

    元宝眸子微挑,出声道:“好,要脸,有骨气,你就奔着这份骨气谈恋爱,什么时候你原封不动把这话跟宋喜说了,别忘了提醒我一声,我买两份礼物,一份祝你离婚快乐,一份祝宋喜早日脱离苦海,以后找个会说话的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冷眼看向元宝,元宝也不废这个嘴皮子里,起身往外走。

    待到房门关上,乔治笙才卸下冰冷的盔甲,眼中露出伤心,不快,愤怒,甚至是忧虑。

    沈兆易回来了。

    丁慧琴给沈兆易做了手术,术后直接被安排进单人病房,协和医院人满为患,单人病房更多时候有钱没人脉都住不进,沈兆易是宋喜的前男友,哪怕是前任,科里也会多多照顾。

    他满身伤痕,看得人触目惊心,丁慧琴私下里问宋喜是怎么回事儿,宋喜摇摇头,如实回答:“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说完,又怕丁慧琴不信,她补了一句:“我们好几年没联系了。”

    当初两人谈恋爱的时候,沈兆易几乎每天往医院跑,丁慧琴对他也不陌生,后来宋喜突然请了半个月的假,再来之后,沈兆易就未曾出现过了,再后来,科里也都渐渐知道两人分了手。

    不知道怎么安慰,丁慧琴只好道:“手术很成功,他麻药过后就会醒,我给他安排了护工看着,你不用担心,想看就去看一眼,不想看就早点儿回家休息。”

    宋喜勾起唇角,微笑着说:“谢谢丁主任。”

    丁慧琴说:“谢什么,你们年轻人把爱情看得太重,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就会发现,跟谁都是一辈子,找个喜欢自己的,比找个自己喜欢的人强,贴心。”

    杜慧楠一顿八卦过后,整个医院都知道是宋喜在扒着沈兆易,都分手了还死拉硬拽着不放,对此宋喜没什么好解释的,毕竟那就是当年的她,总以为不顾一切就可以挽回一切,最后丢了一切,才不得不承认,想走的人,留不住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