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一笙有喜 第429章 新年礼物

时间:2018-01-11作者:鱼不语

    半夜不知道几点,宋喜忽然间就醒了,迷迷糊糊睁开眼,隐约听到楼下停车的声音,是乔治笙回来了。

    打开灯下楼,宋喜走到二楼平台的时候,乔治笙正上到楼梯一半,听到铃铛声,他抬眼一看,发财朝着他跑来,宋喜站在不远处,开口道:“这么晚才回来?”

    乔治笙抬头看了她一眼,随即收回视线,淡淡道:“有事儿?”

    宋喜说:“你今天来看我比赛了,我打得好不好?”

    其实她不是想问这个,她是在试探乔治笙到底怎么了。

    乔治笙面不改色,声音也是不冷不热:“我说了恭喜。”

    走上二楼,他向左往主卧去,无意间瞥见门口处的两个保温杯,眼底很快的闪过一抹纠结和隐怒。

    他从她身边一走一过,酒味儿很浓,宋喜跟在他身后,出声问:“今天的事儿办好了吗?”

    乔治笙来到房门口,微低着头,看着门前的两个保温杯,不答反问:“你现在还养成习惯了?”

    宋喜上前弯腰把保温杯拿起来,淡笑着回道:“我跟同事学做水果粥,你想先尝哪一个?”

    乔治笙推开房门,边往里走边道:“哪个都不想吃。”

    他没有随手关门,宋喜也习惯性的跟着往里走,嘴上叨念着她这粥有多好吃,乔治笙穿过走廊来到内室,伸手打开床头灯,转头看向不远处一身睡衣的宋喜,眼神晦暗不明:“跟进来干什么?“

    宋喜打量乔治笙的脸,努力想从他的神情中寻找出蛛丝马迹,然而他藏的太深,她就连他的喜怒都摸不透彻。

    猜不透的时候,宋喜向来直来直往,她出声问:“你不高兴吗?”

    乔治笙坐在床边,将毛衣脱下扔在一旁,只穿着件黑色衬衫,一边去拿床头柜处的烟盒,一边道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宋喜坐在对面沙发上,神色狐疑的回道:“我看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点了根儿烟,宋喜道:“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儿,说出来听听,也许我能帮你解决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她又忐忑的补了句:“你不会是跟我生气吧?”

    宋喜觉的这很有可能,但她的的确确又不知道自己哪里惹到他了,今天两人都没碰到面。

    乔治笙解开两颗衬衫扣子,抽了口烟,没看宋喜,径自说:“晚上小雯打给我,说她今天特别高兴,我问为什么,她说跟姓凌的医生混了一小天,虽然人家不待见她,但她就是高兴。”

    宋喜听到是乔艾雯跟凌岳的事儿,心底本能的松了口气,紧接着说:“我师兄人是真的好,就是难追,你让你妹挺住了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冷淡的道:“热脸贴冷屁股,有意思吗?”

    宋喜美眸微挑:“有意思啊,我看你妹都把我师兄给逼疯了,每个人的乐趣不同,你不要以你的标准去要求别人。”

    顿了一秒,宋喜忍不住嘲讽他:“要是以你的性格,别指望能追上谁了。”

    一辈子当和尚也不是没可能。

    乔治笙看向宋喜,不知道是灯光和烟雾的问题,还是他喝了很多酒,宋喜总觉得他今天眼神跟以往不同,一贯的冷漠幽深,只是这幽深中又带着几分看不透的迷离。

    薄唇开启,他出声道:“看样子你很懂爱情,我记得之前你说过,你‘经验丰富’,看来是没少谈。”

    宋喜没想到乔治笙话锋一转,矛头指到她这里,眼球滴溜一转,她紧张时会佯装镇定,随即面不改色的回道:“我说的话那么多,你就记住这句了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像是跟她耗上了,开口道:“你这么会谈,怎么还跟前任分手了?”

    宋喜心底咯噔一下,眼神儿难免变化,然而就是这一点小变化,乔治笙看在眼底,止不住在心底冷笑。

    看看,她是有多在乎?在乎到提一下都不行。

    “干嘛不说话?”乔治笙主动开口,声音中带着几分戏谑。

    宋喜神情已经恢复如常,粉唇开启,轻声回道:“没什么好说的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你发高烧时都在念叨‘阿易’,我以为你特别喜欢他,怎么会没什么好说的?”

    乔治笙永远都不能感同身受,也不会知道沈兆易于宋喜而言,代表着什么。

    那是她心头上的一根刺,她暂时还拔不掉,只能骗自己遗忘,可乔治笙却说,她发高烧时都在念叨‘阿易’。

    脸色骤然一变,乔治笙清楚看到宋喜的脸在暖黄色灯光的照射下,还是变得一片煞白。

    她只是白了一下脸,乔治笙却是真的伤了心。

    一个人在不在乎另一个人,嘴上可以说谎,眼神儿却骗不了人。

    宋喜这样子,哪里像是不在乎沈兆易?

    两人四目相对,不知五秒还是更久,终是宋喜先开了口,她声音不辨喜怒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乔治笙定睛回视宋喜,一眨不眨的说道:“没什么意思,快过年了,小雯嚷着叫我送她礼物,我想问你有没有别想要的东西,我送给你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他又补了一句:“哪怕你想要见某个人,只要他没死,我都可以叫人帮你把他带回来。机会难得,你要慎重。”

    宋喜心底一片兵荒马乱,却仍旧强迫自己挤出仅有的理智,努力辨别乔治笙到底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他在说气话?还是单纯的…只是想送给她一个新年礼物?

    但无论哪一种情况,有一点可以肯定,他已经踩到她的底线,并且成功激怒了她。

    宋喜正要发飙,结果猛然一个瞬间,她脑海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,她好像终于知道乔治笙为什么突然说这番话,为什么突然提到沈兆易。

    他是在提醒她,不要喜欢上他吧?

    这样的念头一出,再对应他所有的反常,宋喜竟是无法反驳。

    这一次的沉默比先前的都要长,乔治笙手中的烟半天没抽,烟灰坠在地毯上,没有声音,却清晰的脏了一块儿,一如两人此刻的心,无声,却已经互相戳伤。

    良久,宋喜缓缓勾起唇角,淡笑着回道:“有心了,我心里想着谁,嘴上没说都能被你发现,绑人回来就不必了,强扭的瓜不甜,只不过没想到你这么懂女人心,还这么浪漫要送新年礼物,你把这两点用到你喜欢的人身上,白月光早成枕边人了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