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一笙有喜 第417章 调戏

时间:2018-01-08作者:鱼不语

    隔着球网,两人四目相对,宋喜是那种为了脸面什么都能死扛的人,所以这会儿表现出前所未有的淡定,甚至是强势。

    乔治笙对上宋喜的目光,一瞬间脑海中尽是她没有穿衣服时的样子,说到底…还是心虚,所以短暂的对抗之后,他率先开口,沉声道:“少废话,你还打不打了?”

    虽然口吻还是硬邦邦的,但宋喜分明听出话里的‘颓败’,他到底还是没扛过她,不得不岔开话题。

    没有戳破,宋喜抬手继续发球,乔治笙是个小心眼儿,刚输了一局,这会儿必须要找补回来,他用左手不方便,只能配合脚下步伐,再也不能淡定的站在原地,也要开始左右移动。

    宋喜很喜欢这种逼人上梁山的快感,各种见缝插针的打他死角,两人一时间也是旗鼓相当。

    一口气打了半小时,两人输赢四六开,当然宋喜是那个四。

    一起去休息椅,宋喜从包里变魔术似的拿出很多东西,其中就有两个保温杯,将粉红色的递给乔治笙,乔治笙完全没觉得有何异样,接过去拧开盖子就喝。

    这若是在从前,谁敢给他这种颜色?但人都是会慢慢习惯的,宋喜先从浅色开始逐渐麻痹,一如温水煮青蛙,直到现在,乔治笙看到任何浅颜色都不会觉得奇怪,毕竟家里的保温杯足够提炼出四五十种色板。

    宋喜的手臂还是很酸疼,想开一袋蜂蜜樱桃,却怎么都撕不开,乔治笙余光瞥见,放下保温杯,伸手抢过来,一下就打开了,重新递给她。

    宋喜接过来,垂着视线道:“还是你体力好。”

    闻言,乔治笙眼皮一掀,一眨不眨的看着她,目光幽深。

    宋喜抬头对上他的视线,顿了两秒,马上道:“你想什么呢?我就是单纯的感慨,同样都是打球,你什么事儿都没有,我累得浑身肉疼。”

    轻蹙着眉头,宋喜一脸嫌弃乔治笙思想不单纯的样子。

    乔治笙见状,面不改色,薄唇开启:“我什么都没说,你觉得我想什么了?”

    宋喜没料到他来这招,不动声色的回道:“你先说你想了什么,我才知道我想的跟你想的是不是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别开视线,喝了口宋喜给他准备的蜂蜜水,不冷不热的说:“你是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宋喜吃了颗樱桃,随口问:“我故意什么了?”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勾引我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宋喜浑身一僵,像是被人定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足足过去五秒,她才努力控制着体内翻腾的血液,唇角勾起,尽量镇定的说:“哈,我勾你干什么,你是鱼吗?”

    宋喜摆明慌了,这回倒是乔治笙特别镇静,他侧头看向宋喜,脸上表情如常,目光却特别锐利,像是能透过皮肤直接戳到人心里去。

    一眨不眨盯着她的脸,乔治笙薄唇开启:“你喜欢我吗?”

    宋喜脑子刹那间完全空白,心里的那头小鹿也撞得头晕,这会儿一动不动,整个人都是木的,只有嘴巴自己应对:“我喜欢你干嘛?”

    乔治笙又问:“你喜欢别人吗?”

    宋喜回道:“我谁都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我给你一次机会,你追我,我也许会考虑一下。”

    宋喜心里的那头小鹿忽然醒了,朝着她的心口玩命儿的乱撞,宋喜差点儿拿不住手里的零食袋子,眼神略有躲闪,下意识的勾起唇角,不正面回答,只笑着问:“你怎么了?吃错药了?”

    乔治笙道:“我的药都是你给的。”

    宋喜被他看得脸色通红,发烧一样,硬着头皮扯着唇角,出声回道:“你喝酒了吧?”

    乔治笙问:“你脸红什么?”

    宋喜感觉到脸颊滚烫滚烫,尤其他这么一问,她更是无地自容,顿了几秒,眉头一蹙,似是羞恼的说道:“我是正经人,你以为我是你?”

    说罢,她别开视线,光明正大的伸手摸脸,用冰凉的手给滚烫的脸降温。

    乔治笙看着她的侧脸,忽然间勾起唇角,眼底带着笑意。

    他什么都没说,转过头去喝东西,宋喜心跳如鼓,到现在都不确定他到底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约莫能有十几秒的样子,静谧球馆中,乔治笙带着戏谑的声音传来:“开个玩笑,至于这么紧张?”

    玩笑……

    宋喜侧头瞪向乔治笙,不知是气恼还是松了口气,中气十足的回道:“我是良家女子,一般不跟人开这种玩笑!”

    乔治笙脸上笑意更浓:“什么人会强调自己是良家女子?”

    宋喜眉头蹙起:“乔治笙,故意找茬是吧?”

    乔治笙侧头看向她,两人目光再次相对,他眼底带着笑意,她眼底是怒意,两人认识这么久,第一次角色对调,从前她哪敢直呼他大名,更不敢这么明目张胆的瞪着他。

    互相看了几秒,某一瞬间,彼此同时别开视线,因为心底皆有些异样。

    宋喜不说话,乔治笙主动道:“不喜欢,就别露出做贼心虚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宋喜这儿逐渐冷静下来,嘴巴利索的回道:“我这是女人该有的内敛和羞涩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似笑非笑:“装的?”

    宋喜面不改色:“礼貌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你们家规矩真严。”

    宋喜说:“礼多人不怪。”

    两人唇枪舌战,你来我往,不分高下。

    宋喜的脸红的快退的也快,等到乔治笙再看她的时候,她已经恢复如常,一如之前她脸红慌乱的模样,都是他臆想出来的。

    这女人不是一般人,牙尖嘴利心思还深,要想套她的话,着实不容易。

    不知道他搞什么鬼,不是吃了假药就是喝了假酒,突然发神经。

    乔治笙跟宋喜并排坐着,沉默却心思各异。

    没多久,乔治笙起身道:“别耽误时间,打完吃饭。”

    宋喜紧随其后站起来,出声接道:“我想吃火锅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回家,我想吃疙瘩汤。”

    宋喜轻蹙着眉头道:“我不想做饭,浑身酸疼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已经站在球网对面,不近人情的说:“十局,你打赢四局就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宋喜立马变脸,挑眉道:“这话是你说的?”

    乔治笙马上反问: “没赢上四局怎么办?”

    宋喜说:“我再给你加俩蛋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