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一笙有喜 第414章 听话

时间:2018-01-07作者:鱼不语

    乔治笙以为早上宋喜在车里只是随口一提,谁料中午她就发了条短信过来,说已经跟她们中医部的主任说好了,最近几天午休和晚上下班,对方都能空出时间来,就看他的档期。

    乔治笙看到短信的时候,正往会议室走,临时改变方向,他叫助理先进去,自己走到一旁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宋喜很快接通,开口就说:“你放心,秦主任那人特别超脱,不怎么爱八卦,我跟她说过,不要问你是谁,你们坐下就看病,她当面跟你分析病情,开方子,省的你不信我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心底高兴,嘴上却说:“你都定好了,还问我干嘛?”

    宋喜说:“你又没说什么时候有空,我当然要问你了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抬手看了眼腕表,出声道:“就今天中午吧,我要开会,到时候给你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宋喜应声,乔治笙挂断,整个一四十五分钟的会议,他通程面色淡淡,但很多心思精明的人,却看出老板今天貌似心情不错,因为眼睛不会骗人,平日里乔治笙眼底都是冷的,今儿……好像破冰了,暖暖的。

    医院,宋喜在休息室换外套,韩春萌看她呲牙咧嘴的样儿,不由得诧声问: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宋喜回道:“昨晚运动了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韩春萌说:“你干嘛突然要运动?”

    宋喜道:“备战羽毛球赛。”

    韩春萌秒懂,随后说了句:“吓我一跳,我就说嘛,还以为你背着我偷着抗麻袋去了。”

    宋喜换上白大褂,侧头一看韩春萌,忽然说:“大萌萌,你瘦了好多!”

    韩春萌很淡定:“你昨天也说过。”

    宋喜有些吃惊:“你是每天,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瘦。”

    韩春萌模糊了傲娇和不以为意:“才瘦了不到二十斤。”

    宋喜抱着手臂:“可以了,两个月二十斤,你还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韩春萌说:“我想割肉。”

    宋喜问:“割肉喂鹰吗?”

    韩春萌回道:“鹰都不吃,怕腻,顾东旭那贱人的原话。”

    宋喜没忍住,噗嗤一声笑出来:“他看你这次减肥这么认真,发表什么感慨了没有?”

    韩春萌面无表情:“还发表什么感慨啊,他不发飙就不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韩春萌换上白大褂,把柜子门一关,蹙眉看向宋喜,一脸纳闷儿:“欸,你说他是不是有毛病?以前我不减肥的时候,他天天损我胖,揶揄人的话能出一本扎心语录,现在我痛定思痛想减肥了,丫又成天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,你说我减肥嘛,晚上不吃饭不是太正常了?结果他天天晚上买一大堆吃的回来诱惑我,我在跑步,他就站我身边叨逼叨,我实在不吃,他就甩脸子走人,昨晚更过分,一整份芝士烤鸡,当我面儿扔垃圾桶了,就因为我说了句不吃,你说有没有他这么糟蹋粮食的?”

    宋喜笑着道:“他这是心疼你。”

    韩春萌想都不想的说:“滚丫的,用得着他心疼我,他少气我一点儿,我就烧高香了。”

    宋喜说:“你爸妈看你减肥,不也心疼的叫你多吃一点儿嘛,时间久了,东旭就跟家人一样,他看不得你这么辛苦。”

    韩春萌眼睛看着别处,说不出是赌气还是什么,低声道:“身体受苦也总比心里受苦强。”

    宋喜知道韩春萌上次被任姗姗给伤狠了,最近一直很努力在减肥,每天就差站在称上面吃饭,胖一两都不行。

    本能的抬手想拍拍韩春萌的肩膀,结果手臂才抬了一半,宋喜立马疼的皱眉,韩春萌见状,‘啧’了一声:“大姐,你这体力也不行啊,你看我,现在一天六十分钟跑步机,五百个哑铃,三百个仰卧起坐,我昨晚洗澡的时候屁股疼,对着镜子一看,屁股都磨破皮了。”

    宋喜忍俊不禁,一笑肋骨也跟着疼,当真是牵一发而动全身。

    韩春萌蹙眉:“笑什么?这是个悲伤的故事。”

    宋喜一抬手,韩春萌马上抬起胳膊让她扶着,两人并肩往外走,韩春萌捏着嗓子道:“女皇出宫喽~“

    宋喜进手术室,怕借不到乔治笙的电话,特地发短信告诉他,她几点下手术台。

    工作忙完,宋喜第一时间返回休息室拿手机,乔治笙发了条短信给她,告诉她去某饭店,就在协和医院对街,很近。

    宋喜打给他,他也很快就接了。

    她问:“你到了吗?”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还在路上,五分钟。”

    宋喜说:“我要先去找秦主任,看她在没在忙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去吧,我等你们。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,宋喜换了衣服下楼去中医科找秦雪松,好在秦雪松这会儿不忙,宋喜带着她下楼,路上,秦雪松开玩笑说道:“终于能见到这位‘大姑娘’的芳容了,真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宋喜尴尬中带着几分不好意思:“雪松老师,见到他,您可千万别说他是大姑娘,他这人…脸皮薄儿。”

    秦雪松淡笑:“我知道,要不是看你的面子,我什么时候给人上门就过诊?”

    宋喜挽着秦雪松的胳膊,笑道:“那是,您对我最好了,以后您有什么事儿,一声令下,我随叫随到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两人下了楼,去对面很近,也就等个红灯的功夫。

    中途宋喜收到乔治笙的短信,上面是房间号,顺利来到包间,宋喜敲了下门才带着秦雪松走进去。

    乔治笙背对门口,闻声起身,转过来。

    别看秦雪松年纪不小,但她是个特别有品位的人,经常听宋喜提到这位‘大姑娘’,却始终见不到人,她猜对方是个身份有些特殊,不便直接来医院就诊的人,但却怎么都没想到,‘大姑娘’长得这般俊俏,说一句从画上下来的人,也毫不为过。

    宋喜主动出声介绍:“这是我们中医部的秦主任,老师,这是我朋友。”

    宋喜没提名字,秦雪松也没问。

    乔治笙主动上前,微笑着颔首:“麻烦您特地过来一趟。”

    宋喜见过乔治笙笑,无论真心还是假意,但毕竟少见,所以一时间有些贪恋,盯着他的脸多看了几眼。

    秦雪松微笑着回应,乔治笙请她上座,秦雪松说:“我们不急着吃饭,宋喜就是抓我来给你看脉的,我带着任务,一定要先给你看好,不然小丫头成天在我耳边念叨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闻言,先是意味深长的看了眼宋喜,随即看向秦雪松,淡笑着道:“不好意思,给您添麻烦了,是我没管好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