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一笙有喜 第406章 宋喜的黑料

时间:2018-01-06作者:鱼不语

    年底协和医院实在是忙不过来,连主任副主任级别的,都要一天上四台手术,像是宋喜这种小年轻可以拼体力,年纪大一点儿的,真心扛不住。

    心血管内科副主任许莹因劳累去世的例子就摆在眼前,大家心痛的同时,也不免抱怨医护这个职业,简直比当患者还有风险。

    医院也是迫于压力,生怕再闹出许莹事件,所以动用各种关系从全国各地挖来不少技术成熟的医生,进驻各大科室,帮忙缓解压力。

    心外最近一起调来四名医生,其中就有宋喜的老相识,她在大学时期的同班同学,杜慧楠。

    杜慧楠跟宋喜一样,都属于天才型,小小年纪考入夜医大,只比宋喜大了一岁,两人从上学时期就常被人放在一起比较,当然了,在这个看脸的世界,宋喜因为一张脸,让杜慧楠的天才变成了‘学霸’。

    上一次见杜慧楠,还是在岄州,杜慧楠毕业后去了外地工作,两人许久不见,夜城协和算是宋喜的地盘儿,所以在这里见到杜慧楠,她主动打招呼:“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,随时跟我说。”

    杜慧楠淡笑着回道:“我毕业后也一直都在协和,只不过是海城协和,医院长得都一个样子,没什么弄不明白的。”

    宋喜但笑不语,杜慧楠怎么想是她的事儿,宋喜只需尽到应有的礼貌,这是教养。

    杜慧楠刚来心外就展现出特别强的工作欲,这点宋喜从某种角度上而言,是欣赏的,雷厉风行总比慢慢拖拖强,但杜慧楠的工作欲更多的是体现在跟宋喜的攀比上,比如今天宋喜做了三台手术,她就必须要做四台,宋喜做了一个有难度的肺心病手术,杜慧楠紧接着就要做个法洛四联。

    总之,她就是要压宋喜一头。

    这点还不是宋喜看出来的,毕竟她这么忙,哪有时间去盯着杜慧楠今天做了什么手术,但医院别的不多,就是女人多,女人多的地方从来不愁八卦讲。

    宋喜还在手术台上,旁边的小护士就在叨念:“新来的杜医生是工作狂吗?我听说她今天从丁主任手里抢了一个手术做,丁主任还夸她真是咱们心外的第二个拼命三娘。”

    宋喜身旁观摩的是实习医生,其中一个男人道:“向来只会记得第一,谁会记得第二?”

    另一个小护士说:“是啊,感觉像是来抢手术做的。”

    实习医生赶紧拍宋喜马屁:“手术做得好的本就不多,更何况是手术做得好,长得又漂亮的,老师颜值甩杜医生十条街。”

    耳听着几人越说越下道,宋喜出声打断:“这么能说,在手术室里面屈才了,给你们送天桥底下,说段相声也能挣不少钱。”

    宋喜没有完全生气,只是阻止,闻言,实习医生小声说:“老师,我感觉杜医生好像在针对你,什么都要跟你比着来,关键那天我在外面看见她,跟她打招呼,她竟然没理我,你说她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小护士好奇问:“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“真的,我还纳闷儿自己哪里得罪她了,后来想来想去,我都没跟她说过话。”

    小护士说:“不是你的原因,那就更证明她看咱们宋医生不爽,所以连带你也不搭理。”

    宋喜开口道:“一个个都能去演心理罪了,哪有那么多花花肠子?杜医生就是眼睛不好。”

    其实宋喜的本意很简单,杜慧楠上学的时候近视,一直在戴眼镜,现在不戴眼镜了,可能是为了漂亮,换了美瞳。

    结果这话不知怎么就传了出去,到了杜慧楠耳中,变成她不跟宋喜手下的实习医生打招呼,宋喜骂她眼瞎。

    医护这个职业是天使,但不是穿上天使的衣服,大家就都会有天使一样的心,更何况这话谁听了都会刺耳,杜慧楠表面上说不会,不相信,可心底岂止是火大。

    她对宋喜的印象,还停留在宋喜读书的那会儿,那时候的宋喜确实是眼睛长在头顶上,加之天生一张高傲脸,让人不敢轻易亲近,着实高冷。

    自身的优异再佐上宋喜的家庭背景,她说什么话是不可能的?

    医护之间人多嘴杂,每个人都感觉跟对方不错,但谁也不知道哪句话就会被某人添油加醋的传到另一个人耳中。

    更何况小人哪里都有,就有人自己默默无名,却最喜欢看有能力的人之间撕逼。

    宋喜就常听身边人叨念,说杜慧楠又在某某时刻讲了她的坏话,宋喜不置可否,没闲心管这些。

    同时,杜慧楠那边传宋喜的风言风语,传得更离谱,有人告诉她,宋喜在背后嫌她手术做得太多,这么爱抢风头,不知道是不是海城协和那边的风气。

    还有人说,宋喜有背景,已经内定了副主任,年后就升,是担心杜慧楠抢她的功。

    说的最难听的,也是杜慧楠心底最自卑的,就是长相。

    借用宋喜的口吻,说杜慧楠长成这样,不努力工作还能干什么?

    一次两次尚且能忍,十次八次,杜慧楠是忍无可忍,想去找宋喜当面对质,但别人又劝她不要以卵击石,以前的任爽,还有儿科的任姗姗,都是因为跟宋喜起了冲突,马上就收铺盖卷走人了。

    谁人背后无人说,谁人背后不说人,都挺着吧。

    杜慧楠从海城调来夜城,是夜城提供了特别好的待遇,她离开海城协和的时候,算是把老东家给得罪了,来夜城已是没有回头路,冷静下来,杜慧楠也不想去找宋喜说理了,既然宋喜在背后揶揄她,那就别怪她也掀了宋喜的老底儿。

    她直接跟一些亲近的‘朋友’说:“你们才来协和一两年,一定不知道宋喜以前谈过一个男朋友吧?”

    大家都竖起眼睛,连忙道:“不知道啊,宋医生私生活特别隐秘,她平时人又凶,我们也不敢打听。”

    杜慧楠说:“她谈过一个男朋友,比她大了三四岁吧,是个警察,那时候我们还没毕业,那个警察每天都来学校找她,两人特别恩爱,后来毕业后我去了海城,结果有下届的学妹给我打电话爆料,说是宋喜跟那个警察分了,因为男方找了我们学校下下届的学妹,那个学妹家里有人是警察局的一把手。“

    闻言,小护士们眼睛都亮了,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,没想到宋喜还能被劈腿。

    杜慧楠很喜欢这种感觉,嗤笑着道:“还有更夸张的,宋喜那人,平日里看她那么端着,听说她还跑去学校找那个学妹的麻烦,闹得满城风雨,别提多丢人,最后是男方赶到,当着很多人的面儿,直接告诉宋喜,他们已经分手了,叫她别再缠着他,不是你爸是副市,我就非得跟你在一起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