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一笙有喜 第403章 借她一个发泄的胸口

时间:2018-01-05作者:鱼不语

    乔治笙在开车来协和的路上,一直在‘苦口婆心’的扎她,宋喜就没见过比乔治笙更会‘劝’人的人,经他这么一劝,她是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。

    终于等到他说:“下来吧,我在你们楼下。”

    宋喜一边起身,一边闷声回道:“终于不用再听你扎心了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你以为我想听你哭?”

    宋喜瘪了瘪嘴,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穿上外套下楼,宋喜一出医院大门,外面下了好大的雪,她快步跑到街边,上了乔治笙的车,车上暖气很足,她忍不住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乔治笙侧头看她,宋喜微垂着视线,眼皮都哭肿了。

    发动车子,乔治笙面色淡淡,出声说道:“长宁医院预计今年五月份正式运营,不久就会面向全国各大公私医院以及医科大学招聘医护人员。”

    宋喜声音还是闷闷的,抬头回道:“恭喜你,我听同事说,长宁医院主工程已经竣工,现在就等着开春完善一下配备设施,就可以开院盈利了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东西是死的,人是活的,盖一座医院简单,重要的是医护人员的综合实力和素质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忽然道:“我邀请你来长宁医院。”

    宋喜闻言,先是一愣,紧接着很快回道:“谢谢,不用了,我在协和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你不用忙着拒绝,我还没有开出条件。”

    宋喜道:“我不是跟你坐地起价,我是从来没想过要离开协和,我从实习就在这儿,今年已经满八年,奔第九年了,我是个长情的人,在哪儿呆惯了不爱挪地方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现在说这话太早,我是开私立医院的,各项福利待遇一定高过你们公立医院,哪怕你们是三甲医院,如果你身边的同事都跳槽来了长宁,那你在长宁,同样找得到归属感,不过就是换了条上班的线路。”

    宋喜油盐不进:“那看你能不能挖的动全协和心外的医护吧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闻言也不生气,稍一迟疑,出声说:“有时候公立医院真不拿你们医护当人看,患者是人,你们就不是人?说进手术室,一进去十几个小时,真当自己是铁打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今天因公去世的女医生,医院能给多少抚恤金?够她孩子上到大学?还是够她老公在夜城独立撑起一个家?她还有父母吧?身上还有贷款和欠债吗?”

    宋喜被乔治笙说的心乱如麻,忍不住轻蹙着眉头,低声道道:“人都没了,现在还说这些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乔治笙面不改色,口吻平静:“如果她是在长宁因公去世,我可以保证她家属拿到的抚恤金,可以填补他们百分之五十甚至以上的伤痛。”

    说罢,不待宋喜接话,他自己补道:“别说我这话冷血,你我都清楚,钱不能百分百的补救一件不可逆的事件,但它能无限接近百分百的弥补,人都没了,你不希望她的生命得到最大价值的替换?”

    宋喜沉默,的确是见惯了人世无常,深知所谓的感性永远不如理性来的实际,那是一条人命,为了救别人,自己死在了手术台上。

    如果非要讲公平,那么宋喜希望,许莹可以得到一条人命应该有的价值,还要算上她的敬业,无畏,勇敢。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我虽然不是专做医疗领域,但做生意要讲互惠互利,别人为我创造价值,我为别人保驾护航,这样大家才能双赢。”

    宋喜听了半天,也沉默半晌,随后道:“你今天话有点儿多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你是个好医生,也很优秀,我不想错过你……站在老板的角度。”

    原本宋喜听到前半句还猝不及防的心动了一下,后来听说他是站在老板的角度,她又收回那份心思,出声回道:“我考虑考虑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也没想她会轻易答应,毕竟宋喜这款类型,能力强,骨子里带着与生俱来的骄傲,在一个地方一个领域做久了,就像是划属了领地的狮子,轻易不愿意挪地方,她能说考虑一下,已经算给他面子了。

    无意间,宋喜抬头看了眼窗外,问:“不回家吗?这是去哪儿?”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吃饭,回家等你现做吗?”

    提到吃饭,宋喜后知后觉,她晚饭都没顾得上吃,饿麻了。

    乔治笙没有询问宋喜的意见,直接开车带她来到一处饭店,宋喜没来过,也没问吃什么,左右心情不怎么好,吃也只是为了继续喘气儿。

    车子靠边停下,宋喜跟乔治笙先后下车,两人迈步往门口走,中途地面上有一片不显眼的冰,应该是谁撒的水,夜里看不清楚,宋喜一脚踩上去,鞋底儿直接一滑,整个人往左边栽倒。

    乔治笙站在宋喜左侧,见状眼疾手快,当下伸手抓住她的手臂,将她整个人拉进自己怀里。

    宋喜不知吓到还是怎的,浑身无力,扎在他怀里半天没起来。

    乔治笙扶着她,低头问:“没事儿吧?”

    宋喜太累了,晚上又经历了许莹的死,表面看似冷静,实则内心一点儿打击都禁不起,正如此刻,她觉得地上的那小片冰都在跟她作对。

    饭店门口人来人往,怎么就她滑到了?是不是故意欺负她?

    情绪犹如脱缰的野马,她自己控制不住,眼泪说下来就下来。

    乔治笙低头一看,她竟然哭了。

    眉头轻蹙,眼底也浮上慌张跟紧张,乔治笙又问了句:“崴到脚了?”

    这是他唯一能想到的理由。

    宋喜不想回答,也不想见人,正好乔治笙的胸膛像是一堵墙,给了她暂时躲避外人目光的机会,她一时没管其他,伸手拉着乔治笙大衣的两侧,埋首在他胸前,声音不大不小的啜泣。

    乔治笙是个极要面子的人,他从未当街做过这种事儿,第一反应就是想抬手推开她,叫她有事儿说事儿,可是手触到宋喜的身体,他却又不受控制的卸下全部力气,不舍得推开她。

    两人站在饭店门口不远处,怎么看都像是情侣之间闹了别扭,女人被男人气哭了,如今扎在他怀里撒娇发泄。

    乔治笙依旧顾及外人异样的目光,可他更在意宋喜崩溃的情绪,站在原地,他俊美的面孔上带着淡淡的无奈和心疼。

    “笙哥?”

    一个熟悉的声音打不远处传来,乔治笙闻声看去,但见佟昊站在店门口,两人目光相对,佟昊又缓缓看向扎进乔治笙怀里的女人,虽然看不清脸,但乔治笙身边的异性,一只手就数的过来。

    佟昊很快认出,是宋喜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