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一笙有喜 第399章 同床共寝

时间:2018-01-04作者:鱼不语

    乔治笙在威尼斯人参了股?

    那圣诞节那天,他神乎其技的赌技……

    乔治笙微垂着视线,看不见眼中神情,面上也不动声色,薄唇开启,径自回道:“想演戏不用特地去澳门,改天我叫元宝帮你找几个演员,你想怎么演就怎么演。”

    乔艾雯说:“你不懂,我是要那种赌场里的氛围,一帮人围着我,震惊,感叹,崇拜…旁边再给我配几个超帅的迷弟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没等开口,宋喜先说了句:“我师兄不喜欢人赌博。”

    乔艾雯前一秒还说的热闹,闻言,她侧头看向宋喜:“啊,其实我也不喜欢赌钱,我就是喜欢演戏,一颗躁动的演员梦。”

    她满脸贴着纸条,说起话来那叫一个迎风飞舞,仿佛都能听到簌簌声响。

    宋喜却没笑出来,她心里有事儿,还在想乔治笙参股威尼斯人的内幕,如果真是这样的话…

    宋喜稍微一个晃神儿,乔治笙已经出了牌,定睛一瞧,又是一套炸,将她按的死死的。

    忍不住眼皮一翻,宋喜看向乔治笙,狐疑中带着几分埋怨:“不是双王就是三个2,要么就是炸,你是赌神吗?“

    乔艾雯撇嘴道:“十赌九输,我哥从来不赌钱的,他就是运气好。”

    宋喜说:“我上次还看他一边洗牌一边藏牌,睁着眼睛都看不到怎么藏的。”

    乔艾雯说:“那个啊,我俩小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她话才说了一半,乔治笙出声打断:“什么都往外说,一点儿看家本事都藏不住。”

    乔艾雯闻言,马上悬崖勒马,决定维持神秘。

    宋喜听话听一半,轻蹙着眉头道:“你们有没有公德?不知道听一半很难受吗?”

    乔艾雯满脸是纸,还得意洋洋的晃着脑袋,摆明了要宋喜难受。

    宋喜又看了眼乔治笙,那厮更不可能继续说,烦死了。

    三人打了一个多小时的牌,最后乔艾雯一张脸都贴不下,宋喜也是脸无完肤,就连乔治笙都被贴了两条,左右脸颊各一条,都是宋喜贴的,她还想往纸上写东西,被乔治笙给阻止了。

    临结束前,乔艾雯拉着宋喜一起拍照留念,叫上乔治笙,他当然不肯,最后只有她们两个拍了张根本看不出是谁的合照。

    中午几人都喝了酒,宋喜喝得适量,不多,但这会儿微醺,困意上涌。乔艾雯撕掉纸条后,直接倒在床上,闭眼道:“午安,晚上见。”

    宋喜下床,跟乔治笙一起出了房间,外面没有人,她出声问:“哪间客房方便住人?我有点儿困了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看了她一眼,随后不冷不热的说道:“家里阿姨厨师那么多人,你跟我分房睡,是生怕别人不知道咱俩是假的?”

    闻言,宋喜有一瞬间的激灵,后知后觉,看她表情就知道。

    乔治笙转身,率先迈步往前走,嘴上说了句: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宋喜跟着乔治笙进了他的房间,他房间只有一张床,虽然也是双人床,但是……

    “我睡沙发。”宋喜说。

    乔治笙走到沙发边,自顾自坐下,淡淡道:“我先看会儿书,你靠边儿睡。”

    靠边儿睡的言外之意,就是等会儿保不齐他也要睡的。

    宋喜一时间心跳如鼓,但却不确定是不是她心思不单纯所致,也许,乔治笙什么都没想,再说他们也不是没睡过一张床,很早之前在岄州,那时候他们简直比陌生人都不如,还不是说睡就睡?

    如此想着,宋喜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分外坦然,走到大床一侧,她一边掀开被子,一边道:“那我先睡了,午安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看东西,没有回她,宋喜躺下之后,背对乔治笙,闭上眼睛,明明之前都还很困,但这会儿根本睡不着。

    也是,他就在不远处坐着,她要是能马上睡得着就怪了。

    乔治笙抬眼看向床上,宋喜侧身躺着,一动不动,她平日里不是喜欢平躺着睡觉吗?今儿怎么还换了姿势?

    躺了能有二十几分钟,酒意上涌,宋喜意识逐渐昏沉,呼吸也开始变得沉稳有序。

    静谧的房间里,阳光正好,宋喜躺在大床一侧睡觉,乔治笙坐在沙发上看书,不明所以的人看来,岁月静好,人面桃花,也就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一晃一个多小时过去,北方的冬天,太阳下山早,下午四点多就开始没了阳光,到快五点已是半黑。

    乔治笙夜视力好,看书不需要光,所以无意间发现,天暗了。

    再次看向床上,宋喜果然变成平躺,双手交叠放在身上,安安静静。

    不知道睡觉是不是会传染,反正乔治笙每次看到宋喜睡得这么香,他也会有一丝丝的睡意。

    睡意于他而言,濒临奢侈,所以哪怕是乔治笙,也不肯轻易放弃这样的机会。

    合上书,他起身来到床边,悄无声息的躺在空着的另一侧。

    原本床上只有宋喜一个人的时候,显着床特别的大,结果乔治笙一躺上去,惊觉他跟宋喜之间只隔着半只手臂的距离。

    不是他存心想凑过来占什么便宜,实在是沙发不够长,再者说了,他的房间,她睡床,让他睡地上吗?

    乔治笙翻了个身,背对宋喜,合上眼睛,眼不见心不烦。

    可是闭上眼,他脑海中依旧清晰浮现宋喜的模样,她盘腿坐在他面前,阳光洒在她身上,她穿着件水粉色的马海毛衣,脖颈处戴着一条细链的红心形吊坠,衬得肤若凝脂。

    视线上移,是宋喜的脸,她脸上被他贴了不少的纸条,而他最得意的作品,就是掀开脑门那张,再往鼻梁上贴的那个,每当她轻微呼吸,两张纸条纷纷飘起,像是…扬起来的盖头。

    黑暗中,乔治笙明显的唇角勾起,打牌的时候一直在忍,这会儿终于憋不住了。

    躺了半小时,乔治笙依旧清醒没睡着,所以身后宋喜稍微一动,他立马就察觉到。

    房间太热,宋喜又是穿着毛衣睡的,从平躺变成侧身,她掀开被子,手臂往旁边一甩,搭在了乔治笙的后背处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原本乔治笙都没想什么,但宋喜这句无意识的哼唧,就像是一记惊涛掌,狠狠的拍在了他的心头上。一笙有喜
小说推荐